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148章 自古人心最难测
    三颗解药,六个人。

    这沈天一与其说是给他们一条活路,不如说,想让他们在毒发而自相残杀之前,先因人心而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,纵然这里面有兄妹,有师徒,有夫妻。

    但现实之中,又有多少人因为贪婪而枉顾这些。

    沈天一,不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吗?

    他这样做,无非就是想证明,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他一人这么自私吧!

    “这个人诡计多端,这药也不一定是真的。”不等师傅开口,左丘黎已经先行说道。

    沈天一的目的,在场每个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若当真是六人争三颗药,已经很过残忍,最后若那三颗药是假的,那……有可能让他更加开心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人连养育自己的师傅都能杀,如今又来害自己的同门师兄弟,又有什么做不出来呢?

    师傅点点头:“没错,这到底是不是解药,我一时之间也没办法辨别,所以,我有一个提议,希望你们可以赞成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赶紧道:“师傅快说。”

    胸膛有些起伏,师傅深呼一口气道:“我方才动用了内力,如果不出意外,很快就要发作了。所以,在我发作之时,我先试吃第一颗,如果有用,我们再来讨论接下来如何,此药潜伏期长,在你们发作之前,我们应该还有些时间。但若是此药无用,黎王,你就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……”师娘听到最后,顿时失声抽泣。

    他们生离后的相聚才这么几日,如今又要死别么?

    其余几个人也是脸色暗沉,心里发堵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知道,今日的结局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当真有人生有人死,或许是全部葬身此地。

    但却也承认,如今师傅所提的建议并非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左丘黎蹙了蹙眉:“我会把你打晕。”

    师傅却摇了摇头:“没用的,我说过中此毒至死方休,在此之前,根本不会晕过去。所以,你一定要先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师傅你死了,我们没有解药一样不能活啊!”蓝若水此时心情激动,一向引以为傲的脑子几乎都被情绪影响的无法很快转动。

    这是她来到古代,第一个对她如此好的长辈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师傅,不如说是父女情义。

    师傅却是一声苦笑:“就算是那样,你们也不能是被我伤害的。只可惜,我无法救你们,真是枉称丹心宗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。”到这份上,即使是蓝若水,也不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,左丘茗亦是低声流泪。

    一路的患难与共,如今可能共赴死亡,一直比较避讳的路十,终是忍不住揽过左丘茗的肩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公主来说,她承受的太多了,如今面对死亡,没有惊慌失措,没有自私为已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,只是借她一个肩膀了。

    忽然,师傅却是猛地一喊:“我要发作了,快,给我解药!”

    接着,便见他整个人倒地,脸上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芸儿……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啊,大师兄!”师娘赶紧上前拉住他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像并未听见一样,整个人蹲下蜷起身,只是茫然的看着前方,眼中却没有任何焦距,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,只是陷入到自己的恐惧中。

    师娘顿时泪如雨下,原来自己的失踪,曾经是他那么恐惧的一件事吗?

    忍不住伸出双臂,从外围抱紧他:“大师兄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,你若是死了,我马上追来!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就连路十的眼眶也不由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蓝若水擦掉脸上的泪,还是问道:“师娘,这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师娘却并没有回答,只是紧紧的抱着他。

    这药,可能是解药,也可能是毒药。

    她只想,多抱他一会。

    蓝若水转过身去,捂住嘴,努力不让自己哭泣的声音发出。

    忽然,却听身后师傅一声大喊:“师傅,你的仇,我一定会亲手报!”

    接着,便挣开师娘的怀抱,站起身,看向他们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瞳孔有了焦距,但是目光中却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“他毒发到最后一个阶段了。”左丘黎下意识手握长剑,但却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师娘亦是站起身,沉默着从小瓶子中倒出一粒药,接着,趁他不备之际,将他从脖后一揽。

    师傅奋力抵抗,但与他相处多年,师娘亦是最了解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当即掐住他的嘴,直接将药对他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脸色却是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反正,黄泉碧落,这一次,她都会追随。

    众人屏气凝神的看着,连脸上滑落的泪水都顾不得擦。

    只见师傅静止的身躯忽然动了动,眼中渐渐清明起来,看向众人道:“解药管用了?”

    师娘顿时一喜,不顾还有这么多年轻人在,一下扑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小女儿之姿尽显。

    想到她方才经历的,师傅不由拍拍她的肩,轻声安抚道:“好了,我没事了,恩?”

    那温柔的声音,仿佛化尽一切寒川。

    “看来药是真的。”身旁,左丘黎开口道,任何时候,他都是这些人之中最冷静的。

    然而这句话,却再次让人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因为,如今五个人,两颗解药。

    师傅不由叹了一口气:“早知如此,这颗药不该我吃。”

    但,试药这件事,可以说是率先赌上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众人此时对他只有感激,甚至庆幸,他吃下去的这药是真的。

    对此,左丘黎亦无话可说,只是又问道:“前辈,若是一生相对平安,并没有经历过什么仇恨之人,中毒会如何?”

    师傅蹙了蹙眉:“若无仇要报,未经历过什么事,那么还是会记起最恐惧的事,哪怕很小也会觉得异常恐怖,最后依然会疯癫,唯一的不同是,可能不会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疯癫,还有可能治好么?”左丘黎看了一眼左丘茗,又转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师傅想了想,仔细的解释道:“但凡疾病均应有治愈方法,万物追其根,还其源,自是可以解,只是时间问题。而那些最终因病而亡的,往往是被病灶破坏了身体本身,不过疯癫与之不同,所以受时间影响不大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终于点点头,看向众人道:“丘茗就拜托你们照顾了,路十,跟本王走。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4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