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149章 本王不做这懦夫
    听到左丘黎的话,蓝若水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一生相对平安,没有经历过仇恨,这……说的不是左丘茗么?

    所以,他问了这么多,只是想知道左丘茗如果中毒不解是什么后果?

    而他与路十的离开……是想把剩下的两颗药,留给她和师娘么?

    一个,是守护他十多年的属下,一个,是他同父异母的亲生妹妹,一个,是身为王爷的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,竟然全部放弃?

    只是为了两个对他来说,认识数日之人?

    “你们站住!”眼见路十深深的看了左丘茗一眼,便要同左丘黎而去,蓝若水大声喊道,“谁让你们走了?”

    左丘黎脚步一顿,却是没有回头:“不走,留在这里杀掉你们么?”

    蓝若水心里一揪。

    左丘黎说的没有错,等到他毒发而情绪失控,六亲不认之时,没有人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那日他抱自己下山,那副见人杀人,见佛杀佛的样子,当真不是一般的可怕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后来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蓝若水忽然眼前一亮:“不,你等等!说不定,我可以救你们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纷纷看向她。

    如今大家可谓是坐在同一条船上,面对生死,能力是否暴露已经没有那么紧要。

    所以,蓝若水深吸一口气道:“这里面只有总督大人知道,我有一种能力,那就是用我的意念去影响别人的情绪。既然这种毒药是对情绪产生影响,我想或许我可以用我的能力去应对一下,但我不确定结果如何,而且……恐怕我需要服用一颗解药保持清醒,因为我只能影响别人情绪,无法控制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一大段话出口,蓝若水心底是忐忑的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里面所有人与她相识都在这两三个月之间。

    不管相处如何,彼此的了解和信任,一定都有她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何况,她的能力如此匪夷所思,听起来那么像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若是没有得到古石之前的她听到这话,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不过是想要解药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这话是从她的嘴里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同意。”不料,话说完没多久,左丘黎却首先说道。

    蓝若水眼中波光闪烁,心中不知如何感想。

    却听左丘黎淡淡说道:“别用这种感激的目光,本王只是证明你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简直要被他气笑,蓝若水心里的不安倒是缓解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。”一旁,左丘茗随后说道,“虽然我不了解这种能力,但是我相信若水。”

    师娘一直蹙眉的脸也终于开了口:“你服药师娘自然没意见,不过若水,师娘从来没听过这种能力,你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蓝若水面色凝重,却只是道:“我只能尽力。”

    师娘拍拍她的手,把药交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蓝若水拿着那颗药看向路十:“路十大人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正在发呆的路十顿时一怔:“我?我能有什么意见,主子说你行,那你肯定行。”

    时而呆萌时而机灵的路十,甚至把蓝若水逗笑。

    这紧随主子步伐的属下,她也很想来两个!最好来一沓!

    不过,在服下药之前,蓝若水还是问道:“那这最后一颗解药,你们认为应该给谁吃?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一个人,左丘黎。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有些感动,来到古代,经历了那么多的栽赃陷害,尔虞我诈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生死只在一念之间的时刻,大家却没有一个人有私心。

    她也看到左丘茗眼中的害怕,路十眼中的不甘,师娘眼中的不舍,左丘黎眼中鲜少出现的无奈。

    但,却均没有一个人起贪念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沈天一的计划注定落空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看到这样的画面,会有何感想。

    然而,却听左丘黎坚定开口道:“这解药本王不会吃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想了想,也斟酌了一下开口:“总督大人,这里所有人就你的杀伤力最大,的确由你服下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毕竟,他的情绪也是最难安抚的。

    却听左丘黎冷声问道:“在老人和女人面前,你让本王做这懦夫?”

    蓝若水顿时一怔,她倒没想到,这家伙如此的大男子主义,但这却又并非普通意义上的大男子主义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身为男儿,保护弱小,不顾及身份,这左丘黎倒是不失血性!

    难怪,尽管左丘黎看起来如此冷漠,他曾经所率领的军队却对他颇为敬重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便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干脆将药递给师娘道:“总督大人说的没错,师娘,这最后一颗药你吃吧,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救下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虽然当初老教授警告过她的,不能太过频繁动用这种力量,否则脑子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崩溃。

    但如今这个局面,她也会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说着,便率先服下那颗攥在手中的解药。

    然而,师娘却笑了笑,将药递给了左丘茗:“我的确是老了,但更应该把活下来的希望让给年轻人。公主,你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左丘茗赶紧摆手:“不不不,大皇兄说得对,我从小被父皇宠着,从来没人敢欺负我,而且我胆子又大,或许我不服药也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僵持不下,在那里推来搡去。

    忽然,左丘黎却是再次开口:“蓝若水,本王问你,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救下大家?”

    “很大。”蓝若水仔细的想了想,还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她在精神病院做医生时,也曾安抚过因情绪失控而到处砍人的精神病患者。

    纵然这个是毒,说白了也是侵扰思维,想来和那个差不多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人数多了点,但左丘黎这个“能源”在场,她也有很大信心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左丘黎转过头,看向路十,“路十,那这颗药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路十的脸上顿时迷茫不已:“主子,为什么给我啊?”

    左丘黎眉头紧紧蹙起,却没有及时开口。

    路十眼珠一转,忽然道:“主子,我六岁那年为何失忆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原来路十曾经因为什么事失忆吗?

    他今年二十岁,六岁失忆,不正是……十四年前!

    难道路十……也和先皇后之事有关?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4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