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168章 大夫我有抑郁症
    “嘘!”蓝若水刚一微动,左丘黎赶紧竖起食指,在嘴边做出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仔细的侧耳听去。

    屋顶之上,细微的动静传来,很显然,是有人在打探他们。

    而且,从屋顶上微微吹入的风来判断,这些人甚至打开了屋顶上的瓦片,大概在朝里张望着。

    心里顿时了然,难怪左丘黎要做出这种抱她的姿态。

    当即将身子软了下去,任由他抱住,看起来十分的自然,就像是真正的夫妻一般。

    一直过了很久,才听到屋顶上,瓦片重新盖起以及人离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睁开眼,然后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左丘黎的嘴角忽然邪邪一勾:“脸这么红……有这么热么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一把将他推开:“你在我被窝里当然很热,出去!”

    说完才觉得这话说了比不说,还更有歧义。

    左丘黎一个坏笑,随即揽起被子,重新躺倒在地。

    床上,蓝若水偷偷的摸上自己的脸,好半天才感觉到热度降下去。

    还特别欲盖弥彰的把被子踢开,以示她是真的很热。

    地上,闭着眼的左丘黎,嘴角一直弯着,亦是好半天才下去。

    万籁俱寂的夜,渐渐多了许多的鸟鸣鸡叫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院中,忽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床上的蓝若水倏地坐起,看向地上的左丘黎,紧张道: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左丘黎亦是起身,将被子放到床上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赶紧将被子收拾完毕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新来的不知道吧?”隔壁屋子一个年长一些的男子走过来,看着左丘黎好心的解释,“这是玄阴堂叫早呢,一会洗漱后病人都要去挨个号脉的,那边有井水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点点头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屋内,听到这些的蓝若水不禁无语,这种叫早简直吓死个人。

    而且,天还没有全亮啊,难道病人不该多休息吗?

    也是不懂。

    不过,听说可以出去,她倒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毕竟,只有出门才可以查线索,所以赶紧梳妆完毕,在左丘黎的陪同下“虚弱”的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玄阴堂的会诊厅,集中在正殿之中。

    要走出他们所住的院子之后,再登个片刻左右的山才能够到达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到达之时,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。

    而不出意外的,有一列为外乡人候诊地。

    想来外乡人也安排居住在一起的缘故,早上好心提醒左丘黎的那位大哥,此时正在他们之前。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偷偷瞧去。

    只见这人脸色消瘦,看起来很没有精神,面部和眼眶都十分黝黑。

    而体态略有些丰盈,尤其是胸部和肚子却显得稍大。

    一只手正在捂着右胸下首的位置,看起来很是痛苦。

    心里稍微有了些计较,便也不出声,只是默默的跟在其后排队。

    周围,坐着十来名大夫,看样子都学问颇深的样子,也十分和蔼。

    号完脉之后,便会写下当日的药方,之后由他们亲自找到学徒们领药并安排煎服。

    可谓是管理的井井有序。

    很快,队伍前行,前面的大哥已经坐在大夫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蓝若水赶紧收回目光,只见大夫似乎很认真的为那位大哥切着脉,接着,笑着道:“恢复的不错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再照旧服用几贴药应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大哥皱皱眉道:“可是大夫,我觉得近日疼痛的次数似乎变多了,食欲也不是很好,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病总要恢复的嘛!我们玄阴堂你还不放心吗?”不等他说完,大夫直接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怎么会?”大哥赶紧边摆手,边站起身,“玄阴堂自然是放心的,我这就去再吃几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跟随一旁的学徒而去。

    蓝若水却不由皱了眉。

    以她的初步判断,此时大概是肝部有了病变,看症状倒是极像肝硬化。

    那就算玄阴堂医术再高明,也绝对不是几贴草药便能治愈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些人根本就是区别对待的?

    “下一位。”忽然,旁边的学徒开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左丘黎手臂微动,蓝若水反应过来,赶紧扶着他上前走了几步,也在那位大夫的面前坐下。

    同样,细心的号脉后,大夫不假思索的便拿出纸笔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张方子。

    蓝若水低头瞧去,只见上面,当归,人参,灵芝,黄芪,阿胶等一系列都是补气血的草药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冷笑,这方子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,但问题却大了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首先她这个病是师傅特意调过的脉象,所以应该根本不是正经意义上的病。

    若不是敷衍,应该要好生研究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而绝不是随意开这些可有可无的药。

    第二就是,不管脉象如何,根据她之前所提的症状,是个大夫都知道她现在十分体虚。

    正所谓虚不受补,直接服人参,灵芝这种东西,很有可能让身子更差。

    总之,这药方对于这种“状况”的她来说,都不会适用。

    心里,终于有了谱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些大夫的确对外乡人,就是有别的打算。

    不过,关于打算,她也有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,接过药方,连看都没看,蓝若水便一脸萎靡的交到左丘黎手中,接着却并未站起,而是道:“大夫,你这药方里有令人快乐的药吗?”

    大夫:……啥?

    看病这么多年,还是头一回被问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应对,却听蓝若水又说道:“其实我这病治好治不好也无所谓了,反正人生苦短,早晚得死,早死一天晚死一天,又有啥区别?”

    身后,左丘黎挑挑眉,虽然事先未商量,还是配合道:“娘子,你怎能这样想?你死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字后面左丘黎没有说,因为他肉麻的话实在演不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倒却更像是情绪激动而失声。

    “相公,若不是因为你,我早就不治了。”蓝若水凄然的看了他一眼,演技十分棒。

    而大夫看了半晌,终于了然。

    虽然那时候还没有抑郁症这个词,但病症可是从有了人类就有。

    虽然是敷衍,但大夫始终是大夫,闻言直接道:“病人如此想的话,别一直在屋子闷着,多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毕竟,万一想不开寻死,对他们来说还是个损失。

    蓝若水心中一喜,嘴上却是道:“可是这院子里又没什么好景致,我一点都不想出屋。”

    大夫皱了皱眉:“这样吧,我吩咐人和院子的管事说一声,允许你们去院外的山上走走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眼睛一亮,成了!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5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