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184章 这也太重口味了
    几百字的一封信,竟然用了大量篇幅都在论述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若是左丘黎敢碰蓝若水,便让蓝若水用各种刀法将他的某物阉割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,煎炸蒸炒,或者洗晒晾干,配成草药,磨成药粉……

    各种手法简直不要太详细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向冷静如左丘黎,也觉得大腿中间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眼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蓝若水一把抢过那封信,嘟囔道:“看吧,我不告诉你纯粹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嗯,的确是为他好,又蒸又炸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还想吃?

    然而,忽然间却又想到什么,脸上出现一抹诡异的红色。

    蓝若水抽了抽嘴角,假装不着痕迹实则非常有目的性的往某人的某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会脑补这么残忍的画面,还能有什么反应吧?

    这也太重口味了。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你的目光还能不能再明显点?

    当即双腿的肌肉都有些发紧,难不成还真的想采取行动?

    两个人的目光,扫来扫去,均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龙猫小脑袋看看左丘黎,又看看蓝若水,接着,又低头看看自己的小龙猫,再迷茫的抬起头,不是很理解你们这些凡人。

    接着,不耐烦蹬了蹬那条传信的腿儿。

    蓝若水这才想起,那信上,师傅可是交代了要她回信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今日的发现很重要,她要及时向师傅交代。

    所以,赶紧把目光收回,从小包袱里拿起纸笔,洋洋洒洒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简直实现了从极不正经到一本正经的完美转型。

    一旁因无聊而看着的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能把字写成这么难看也是不容易,远远望去就像蜘蛛爬,近近看去就像虫子滚。

    不仅毫无美感不说,甚至让他怀疑这信就算是落到坏人手中,也一时半会儿辨不出个什么内容,搞不好还以为是什么高级密码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原本的蓝若水并不会写字。

    这些字也还是蓝若水到了这边之后速学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用惯了硬头笔的现代人,用这古代的软笔能写成这样,她已经很满意了好吗?

    而且,她还秉承了在现代医生的书写方式,那就是……正常人看不懂,不正常人更看不懂。

    所以,写成这样,完全不为怪。

    甚至,还十分自信的拿到左丘黎的面前,展示着:“怎么样?写的不错吧?”

    左丘黎由衷的点点头:“很差。”

    “切!不识货。”蓝若水将纸卷了起来,小心的重新绑到龙猫的小短腿儿末端。

    因为小家伙腿实在太短,身子又太圆,毛顺下来当真是看不到这封信。

    所以,从一定程度来说,这比用鸟传递还安全了许多。

    毕竟,没什么人会想要去捉山间跑着的一只鼠。

    普通人见到的话,估计远离还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好啦,就辛苦你带回去啦。”确定绑得结结实实不会掉下来,蓝若水拍拍龙猫的屁股道。

    被调戏的龙猫显然很生气,不过,却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朝着蓝若水吧唧吧唧嘴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十分抱歉的说:“我这里没有胡萝卜干儿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,她这几天都在专注于吃肉。

    但龙猫又是素食性动物,不然的话,她还可以将偷偷藏的两个鸡翅膀忍痛让给它,大不了少吃一顿夜宵,牺牲真是相当大。

    龙猫顿时更加生气。

    大老远的跑过来,被说变胖不说,连个东西都没得吃,哼!

    当即迈着小短腿儿,要从门缝中挤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门缝虽然因为门的老旧而有些变大,但对于龙猫那肥胖的身躯来说,实在是窄了点儿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头先钻出去,接着费劲地将身子往前挤,好不容易将半个身子都挤出去,又把屁股卡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然后,就见那圆嘟嘟的小屁股扭啊扭扭啊扭,好半天才终于扭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蓝若水看的一阵笑。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这女人原来也挺坏的,明明可以打开门让它出去,非要在这里看戏。

    看别人挤屁股,就这么爽?

    当即,因为这个部位联想到身上的某个部位,整个人又不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以,干脆硬着脸道:“很晚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正笑得眼泪都流出的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果然对动物没有爱心,多萌呀!再看两遍还是想揉。

    然后,就去抽屉里拿出私藏的两个鸡翅膀,香滋滋的吃掉之后,才漱了漱口,接着从床底下左丘黎的身子上迈了过去,这才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被人横跨的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他一定是疯了。

    因为前半辈子所有的原则都打破了,还没有发怒!

    不过,蓝若水并没有这觉悟,躺到床上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,睡的那叫个香甜,丝毫没有注意到床下的左丘黎用内功将那封信捏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而龙猫这一次离去,蓝若水左等右等,一连过了几天都没见龙猫再次爬回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自己腿上的伤,经过这几天的短暂修养倒是恢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最起码,从行动力来说已经完全没有阻碍。

    因此,蓝若水跃跃欲试的小种子又在心里萌芽,终于忍不住对着左丘黎道:“咱们还是去岩石那边探探吧,万一那批药材都用完了,我就闻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不由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可能存在传染性血液的尸体,他们是想等到蓝若水师傅那边的结果再行动。

    毕竟,若要前去探查那实验的地方,不做点准备,万一被传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但如今看来,估计那血的解药,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配出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的确必须去探一探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因此,思前想后,还是对着蓝若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既然要探察岩石边,两个人商议一番之后,还是决定深夜去。

    因为就他们最近几天所探的状况来说,药房如今是他们守卫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毕竟,就算不知道有人进药房的原因,但总归有高手入内,所以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而玄阴堂内的侍卫数量是固定的,如今加强了药房的防卫,那其他地方自然薄弱。

    因此,左丘黎和蓝若水几乎没费吹灰之力,便到达了岩石堆旁。

    玄阴堂的面积十分广阔,而她其后的岩石堆仅仅在玄阴堂之内就有几里地那么长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边走一边动用精神意念力,去努力闻里边的气味,顺便仔细听里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终于,就在左丘黎担心蓝若水的腿是否可以撑得住之时,只见蓝若水的脚步忽然停下!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5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