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14章 嫉妒会使人丑陋
    蓝若水顿时一惊,接着头几乎是“嗡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她刚刚纠结了半天的披风,最后因为紧张的先朝着仁宁宫走,竟是根本就忘记还给左丘浚了!

    亏他还管自己要来着!

    蓝若水,你蠢死算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这太后的询问,她要怎么回答呀!

    总不能当真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,可是不解释,又实在有点说不过去,但解释的话,用什么解释呢?

    啊啊啊,亏她还有个超强的精神意念力,关键时刻真是一点用都没有!

    左丘浚闻言亦是一怔,接着轻咳一声道:“那是因为蓝姑娘的衣服不小心坏了一处,儿臣用披风为她挡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真聪明。

    又没有撒谎,又完美解释。

    当即也补充道:“回太后,的确如此,都怪我糊涂,更换了衣服后忘记把披风还给太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太后意味深长的点点头,并没有多问,不过脸色不错,还愉悦的接过蓝若芷递过来的茶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听到此话的蓝若芷却是气到炸裂。

    方才,甚至险些在给太后倒茶之时便失态了。

    衣服坏了一处?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凑巧!

    早不坏晚不坏,偏偏遇到太子的时候坏!

    相比之下,她这些天反而是小心翼翼,没有做任何动作,妄图通过讨好来博得太后和太子的欢心!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却不如这个女人回来的第一天!

    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,面上装出庆幸的样子,故意道:“那姐姐可真的是够幸运,这要不是碰上太子,那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说完,明眼人也知道她是想说蓝若水丢人。

    而刚刚经历过那一场根本不愿提及之事的蓝若水,此时却是眼神一黯。

    的确,若没有太子,就算她保住清白,今日也无法全身而退,丢人怕都是其次了。

    当即,再次真诚的看向左丘浚,认真道:“的确,今日多亏遇到太子,若水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手中的披风双手奉上,只有左丘浚懂得,它在自己心中的分量。

    左丘浚神情凝重,亦是双手接过,为的是告诉她,自己懂她的含义。

    只是,转回头,脸上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寒冷。

    甚至,目光有些微寒的看向蓝若芷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再次提起,蓝若水已经暂时从那件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她并不明白原委,但因为她的话而令蓝若水再次难过,他还是免不了有些迁怒于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绪很不理智,但他也不知为何,就是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而接受到左丘浚视线的蓝若芷却是一怔。

    自己来了太后这里数日,虽然每次都有见到太子,却从没得到他的正眼相待。

    当即,脑子无法正常思索。

    只是心头狂喜,觉得左丘浚终于注意到她了!

    因此,胆子也顿时大了起来,看着左丘浚手中的披风,温柔道:“太子殿下,这披风,让若芷服侍你披上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伸手将披风接过。

    太后喝茶的动作一停,眼眸闪了闪,却并未抬头,好似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然而,左丘浚却是倏地抬起手,将披风一把披在自己身上,让蓝若芷的手直接扑了空,之后比往日还要疏离道:“多谢姑娘,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蓝若芷的脸色一僵,暗暗的咬了咬牙,不过却还是笑了笑,努力的为自己找台阶下,拿起手边的茶壶道:“那若芷为太子倒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左丘浚刚想说什么,却听太后抿了一口茶道:“恩,这茶不错,太子你可以尝尝。”

    未说出口的拒绝便只能咽了下去,不过,左丘浚却是转向蓝若水说道:“皇祖母这的东西自然都是好东西,蓝姑娘你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蓝若芷刚刚上扬的嘴角又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说,她还要为蓝若水斟茶?

    那这样子,她和这屋子里的宫女有何区别?

    明明,她现在也是嫡女了!

    只是,她对外示人一直是温柔娴淑,当着太后和太子的面,再大的气也不可能发作,所以,嘴角衔着一抹标准的笑,为左丘浚斟完了茶,接着,又当真为蓝若水斟了一碗。

    蓝若水并未直接看去,余光却一直盯着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若是有机会害她,一定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所以,她要将蓝若芷的每个小动作看的仔仔细细。

    不过,出乎她的意料,蓝若芷规规矩矩的倒着茶,没有任何多余的行动。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在心里暗暗想,难道,今日因为当着太后,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?

    “姐姐,请喝茶。”正想着,蓝若芷已经倒好茶走到她的面前,对着她道。

    既然没什么,蓝若水也便伸出手打算接过。

    然而,手刚刚碰到茶杯的沿,还没有拿住,却见那杯子已经朝地上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就见故意松开手的蓝若芷忽然朝下一捞!

    茶杯稳稳的接到了自己的手中,但杯中的水因为晃动泼出,洒落到蓝若芷的手和前胸,弄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茶是刚刚沏好,自然是有些烫的。

    蓝若芷那被溅到的手立即起了红点,不过,她下一刻却是忽然“啊”的一声,两只胳膊回拢,挡在了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不用想,那意思就是,怕因水打湿衣衫显出身形而“走光。”

    那盈盈弱弱的样子,当真容易激起别人的怜香惜玉之情。

    蓝若水冷冷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她的超强意念力,可以将发生的极快的动作分解变慢,所以,眼前飞快发生的这个动作,在她眼前,就是一系列慢动作的集合。

    故意松开的手,刻意回弯的角度,甚至故意往自己身上泼的样子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清晰的,甚至让她懒得揭穿。

    听到这一动静的太后,将茶杯放下道:“怎么了?没接好?”

    而不等蓝若水说话,蓝若芷已经说道:“太后,别怪姐姐,她也不是有意的,何况,这茶杯我也已经接住了。”

    句句都是维护蓝若水的话,那焦急的神情更像是为姐姐担心的妹妹。

    太后并未多说,只是看着她的样子蹙起眉道:“一个茶杯而已,掉就掉了,何必去接它?”

    “太后教训的是。若芷也没想那么多,只是想到是太后的茶,脑子里只有无论如何要守住。”蓝若芷道着歉,仿佛将一切过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太后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问道:“那可有烫伤?”

    手上火烧火燎发疼,但是蓝若芷却摇了摇头:“没有烫伤,就是……就是衣服有些不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神还若有若无的偏向旁边的左丘浚。

    蓝若水眼睛微眯,她终于知道蓝若芷的目的了,原来,是想要左丘浚也为她披上披风么?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66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