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38章 不理无关的女人
    “恩,这会脑袋倒是长正了。”左丘黎瞥了蓝若水一眼。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果然还是没好话。

    只听左丘黎又说道:“此事兹事体大,所以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,还不宜上报父皇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点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,国与国之间就没有小事。

    一个不慎,说不定就会引起一场战争。

    生长在和平年代的她,自然知道和平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所以,当即道:“放心,我会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好像对此并不怎么在意,闻言只是道:“你这么急的叫我来,就为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蓝若水赶紧道,“我还要问问我师傅师娘呀,他们有没有回来,或者让你给我带封信啥的?”

    左丘黎残忍的摇摇头,并且道:“他们大概忙着恩爱,把你忘了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好吧,玻璃心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左丘黎嘴角微勾,想到临行前,师傅半威胁半恐吓的对他说,让他务必保护好蓝若水,否则毒的让他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不爽的心情终于得到点缓解,所以好心的宽慰道:“没事,反正他们岁数大了应该也生不出孩子,还是会要你的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抬头看着他一副劝慰的面孔,呵呵,你这也叫劝?

    当即放弃挣扎,直接问道:“那他们说了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那边病人实在太多,大概都要安置的差不多才会过来吧。”左丘黎自行分析得出结论,非常棒。

    蓝若水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,虽然有点想念,但一想到他们是在救人,做着这么多年没有做的本职,想来应该也开心,所以,也一并为他们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琉璃呢?毒解了吗?”

    左丘黎摇摇头: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撇撇嘴:“真冷漠。”

    一般人怎么都会关心一下的吧,好歹是自己救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左丘黎却并不认同:“大夫不是我,我更没有闲心去关心一个与我无关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眼眸甚至不由自主的闪了闪。

    哇,没想到,左丘黎还是个能给人安全感的男人呢!

    不会随便对女人过分关心。

    真苏呐!

    看着蓝若水善变的表情,左丘黎觉得自己不知为何又手痒了。

    手指微微动了动,淡淡道:“都问完了?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再不走,说不定真的把她脑袋弹出个包。

    自己一定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眼见他要转身,蓝若水赶紧叫住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左丘黎身形一顿,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蓝若水脸色一拉,忍不住抱怨:“你这么急干嘛?刚刚也是,不告而别。”

    提到方才,左丘黎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莫测:“事情水落石出,宴会到此结束,你与太子殿下温柔对视,我不走,留下影响你们的好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蓝若水当即怔住,“什么温柔对视,他帮了我,我只是感谢他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也帮了你,你感激我的时候眼神可没有那么亮。”左丘黎不假思索的嘲弄回去,说完才忽然皱眉,这话竟然是他说的?

    这个女人绝对有毒,看看把他影响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忽然眯了眯眼:“总督大人,你该不会是……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左丘黎的心不由为何猛地一跳,直接别开眼冷冷道:“你想多了。我只是观察力敏锐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心事实上也在蹦蹦直跳。

    她方才到底哪来的胆子问出这样的话啊!

    刚想解释点什么,却听左丘黎忽然冷笑一声道:“其实也不需要观察,太子护驾,东宫赏花,是人都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果然知道那天她与太子相遇的事!

    方才一直压在心头那件事,也随即浮了出来,蓝若水不由严肃的看向他问道:“左丘黎,我认真的问你一件事,你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一怔,抬头看向她,双眸闪动,带着些微微的闪躲,不知为何却最终没有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左丘黎的手都微微握起。

    只见蓝若水认真的望着他道:“四皇子嫖妓那件事,你是不是为了给我出气做的?”

    左丘黎的脸色莫名一变:“你就为了问我这个?”

    蓝若水眨眨眼:“不然还能是啥?你是不是听到路十的叙述,所以猜到他对我不轨了?”

    左丘黎脸色阴沉:“他罪有应得,我只是看他不爽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心一颤,他没有否认!

    那以她对他的了解,答案是什么便再清楚不过了!

    所以当即道:“谢谢你,真的!以后你有事找我,我一定全力以赴,不是回报,是真心的!”

    左丘黎不知为何有些气闷,奇怪的是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便冷冷道:“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!你是猪吗?在哪都被暗算?”

    一想到来参加个宴会,便见识三场对她的刁难陷害,顿时觉得更生气了!

    看着左丘黎冰冷的脸,蓝若水却心里颇暖。

    甚至连带着觉得,这个“猪”也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他所说,也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啊!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,谁又想天天生活在破除阴谋的水深火热之中?

    忽然,不知怎的,不由想到了这首诗的后半句话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手便忍不住的拿起,放置在枕头旁的小鸭子玩偶摆弄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鸭子做的十分精致,是用黄色和白色两种颜色的布所缝制,而且,白白的肚皮上还额外绣了一个“水”字。

    这是她前几日从母亲所有的东西中翻到的,也是她记忆中唯一能记得住的东西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即使四岁前的记忆在长大后会消失,但一直陪伴着她的玩偶还是能存储在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而纵然这位母亲只是原主的妈妈,但或许是身体里流淌着同样的血,蓝若水也能感受到那血浓于水的情感,觉得若是能替原主尽尽孝也好。

    左丘黎却冷冷一哼:“那就找到风起源的地方,必要时候,主动出击也好过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因为蓝若水手上的动作而随意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接着,却是当即怔住,甚至上前一把将这鸭子夺过,眯起眼问道:“蓝若水,你何时从我府上将此物拿来的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7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