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45章 今日是母后忌日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需不需要回避?”马车已经开始朝后山的方向行进,蓝若水犹豫了一瞬,还是问道,“若是不方便,我可以在山下等着。”

    毕竟,这家伙要是心血来潮去泡个冰泉啥的,她总不能跟着去围观吧?

    但这里又没有第二辆马车能送她回去,她也只能如此提议了。

    然而,左丘黎却只是看了她一眼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声音,没有任何起伏,与方才的情绪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蓝若水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认识这家伙这么久,还是摸不准他的心理。

    依然这么喜怒不定,且不定期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也干脆闭上嘴,并且还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慵懒的午后,刚吃完午饭,配着颠簸的马车小睡一番,生活就是应该这么惬意。

    然而,左丘黎的面容却依然严肃,甚至越接近后山,越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马车停下,正在靠在马车上已经睡着的蓝若水随着惯性,身子猛地朝前,吓得她一瞬间惊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就见自己正在朝地上扑去,下意识闭上眼,双手还赶紧捂住脸,毕竟磕哪也不能磕到她如花似玉的脸!

    却觉一双大手从前将她一拦,只是一个瞬间便令她又坐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蓝若水摸着跳的加速的小心脏,有些惊魂未定,不过,却是下意识等着左丘黎的话,不出意外的话,这家伙肯定又要奚落自己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却见他起身,淡淡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今日的左丘黎真的好奇怪耶。

    马车外,路十将马拴好,便率先朝山上走去,奇怪的是,与左丘黎一样,也是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下意识觉得应该有比较重要的事,蓝若水也不再多想,下马后便同左丘黎一起朝着山上而去。

    忽然,大概行至半山腰之际,路十脚步一顿:“主子,你看前面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随即看去,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地上,放置着一个上供用的果盘,其中放了不少新鲜的水果,地上还有一圈水渍,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酒香,想来应该是酒,酒的中央是依然在燃烧的纸钱等东西。

    蓝若水微微蹙眉,看来,这是有人在这里祭拜。

    只是,她以前好像听说,这里自从埋了当年“谋逆”之人之后,便无人敢前来了。

    那么这祭拜的,又是谁呢?

    “今日是我母后的忌日。”忽然,身边的左丘黎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这才反应过来,早上路十将她拒之门外是何故。

    想来,他们本是打算一早来此地的吧?

    亏她还为拐走左丘黎而沾沾自喜,这会,却是颇有些内疚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会若是开口道歉,便是有些矫情了,毕竟,随她去找人,说起来也是左丘黎自己的决定,所以,干脆转而说道:“那这个……也是有人前来祭奠皇后等人的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蓝若水的心里不由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因为,但凡祭奠,即便没有墓也会有个碑,可是这里,光秃秃一片,却是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左丘黎面容肃然:“选在今日前来,应该是,不过不知是何人,之前从未遇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看这祭拜方式,应该是女人。”路十忽然在身旁补充道。

    蓝若水再次低头瞧去,没错,这个年代的祭奠她虽未经历过,但也已经了解。

    男人会豪迈的饮酒后将剩余的酒挥洒至墓前,然后在其后烧纸钱,而女人往往不饮酒,只是用酒围起一个圈,将要烧的纸钱放入其中,且剩余的酒会连瓶一起留下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有些流浪汉会到墓地找酒喝的原因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细小的印记在她的眼前出现,蓝若水蹲下身子仔细瞧去,只见每隔一块就有一处同样的印记出现,且印记在此处最为密集,渐渐的变成一条线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一丝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,蓝若水回过头,看向还未燃尽的火焰,鼻子仔细的嗅了嗅。

    接着,竟是拿起一旁的树枝,朝着圈内的纸钱拨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一旁,左丘黎面色一凛,让人丝毫不怀疑,若做此事之人不是蓝若水,恐怕早已经出手。

    路十也是眉头紧锁:“蓝姑娘,私动纸钱,你这样做怕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纸钱未燃尽之前是允许翻动的,所以并无任何不妥,而且,我是为了找这个。”蓝若水一边翻找着什么一边回答,很快眼前一亮,用树枝从里面挑起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左丘黎与路十不由朝那瞧去,只见一个已经四四方方的东西已经被烧的发黑,看出来原本的样子,但却也可以断定,绝对不是纸钱。

    左丘黎眉头不由一蹙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闻错的话,这是丝绸燃烧后的味道。”蓝若水将其往鼻前又放了放,之后又仔细的瞧了一瞬,目光闪亮道,“而且你看,这上面隐约可以看到绣的花纹,应该是条锦帕。”

    “锦帕?”左丘黎上前,一把将其夺过。

    然而,被烧了半天的帕子哪里经得过他那大手的力量,当即一把被捏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得,怪她没提醒。

    不过,眼见左丘黎有些懊恼,蓝若水还是站起身忍不住说道:“被烧完的锦帕是会这样,没关系,这说明皇后娘娘已经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目光闪动,终是放下了手,但眉头却拧成一条线,毕竟,唯一的线索没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纹路我已经看清了,而且告诉你个好消息,如果我看的不错,这锦帕应该是佟嬷嬷所绣,也就是说她还活着!”蓝若水一双大眼波光闪烁,说出的话让人振奋不已。

    左丘黎目光一凝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蓝若水点点头:“确定!而且,你看这地上的印子,经我判断应该是拐杖所致,那也侧面说明,来此之人腿脚不是很利索,很可能是因为已经年老。所以,也符合我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路十闻言立即激动道:“这火还燃烧着,说不定没有走远,属下这就去追!”

    然而,刚要动身,却听左丘黎开口将他叫住:“等等,先磕个头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一愣,心里不由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这是左丘黎母后等人埋葬的地方,为何会让路十磕头呢?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7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