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47章 你是不是吃醋了
    “阿黎,你真的要重新开棺?”夜深,石门密洞,一名老者满脸阴沉,审视的看着左丘黎。

    左丘黎抬头,认真道:“师傅,当年若不是您,他们恐怕此时还暴尸荒野,按理既然入土,不该轻易动,但您知道,这是我多年来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老者眉头皱着,半晌终是道:“这个女人,当真有这么大本事?”

    “师傅放心,我已经确认过万无一失才会如此决定,绝不会拿亲人之事开玩笑。”左丘黎面容严肃,说出的话让人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老者叹了一口气,在身后的椅子上坐下:“我老了,你能来通知我一声已经不错了,以后的事自己做主也好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眉头一蹙:“师傅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老者摇摇头,“我说的是事实,只是,太厉害的女人就如同双刃剑,用的不好会伤到自己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眸光微动,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,却终究还是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却听老者又说道:“还有,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安排路十,去安排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一怔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的这期间,路十来找过我,问我知不知道他父母的事。”老者面色担忧之色微显,“最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?我担心路十是否有些想起什么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目光一缩,猛然想起当日在寻药的山上,路十曾经服下过令人挖掘出恐怖记忆的毒药。

    但,只有当日他的情绪有些异常,之后便未再提过,自己也便没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他还说了什么?”左丘黎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老者摇摇头:“没说什么,就是详细问了他掉落的悬崖,以及我如何将他捡回来的经过,这些都是之前编排好的,倒是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眉头紧皱,双手也微微握起。

    “其实路十已经大了,有些事情,可以与你一起承担了。”眼见左丘黎面色凝重,老者不由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左丘黎却果断的摇头,“那个噩梦,由我一人承担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尚书府内,蓝若水从床上猛地坐起,额头渗着汗珠,大口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做噩梦了吗?”浣儿听到动静,立即跑进来,紧张道。

    蓝若水深呼一口气,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大概是白日里与左丘黎讨论尸骨太多的缘故,她这幅有时候自己都无法操控的大脑,竟然大半夜的给她模拟起一场大规模杀戮。

    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

    转过头道:“我没事,你下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”浣儿一脸担心,这么长的时间以来,小姐还没有做过噩梦呢,所以还是不确定道,“要不然让奴婢留下来守夜?”

    “守什么夜啊!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蓝若水当即摇头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梦中的情景残忍而已,但她又没做过亏心事,又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浣儿闻言也只好默默为蓝若水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,接着,转身而出。

    屋内,蓝若水端过水慢慢喝着,方才做的梦虽然不会令她这会恐惧,但却让她这会睡意全无,干脆靠在床头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白日时与左丘黎商量好,待他将那边的土地秘密挖开,她便逐一确认尸骨。

    毕竟,三百二十三具尸骨,要挖出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件事除了有些费时以外,倒并不是很难办。

    真的让她苦恼的是,那佟嬷嬷的下落依然不知,路十虽然轻功了得,但据说那拐杖的印记到了一半便断掉,偌大的山实在无从寻找。

    而自己手中,只有那么一个锦帕,该如何查呢?

    忽然……

    “嘎巴”一声,窗外传来树枝断裂之声。

    蓝若水神色一凛,迅速起身走到窗前,刚一将窗打开,却是顿时睁大眼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嘴巴刚刚张开,却被猛地一捂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人影便从窗口跳入,一只手捂着蓝若水的嘴,另外一只手还不忘随后关好了窗。

    蓝若水被闷的几乎要翻白眼,但论武力绝对不是来人对手,干脆曲起腿,朝着某处一踢。

    那人反应过来,立即朝后一躲,手自然也顺势将蓝若水放开。

    “凌千扬,你想捂死我吗?”一被放开,蓝若水便大口喘着气,望着他怒道。

    凌千扬眼前一亮:“你认出是我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!我又不是瞎!”蓝若水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那么大一张脸出现在窗户后面,她就算不想认出来也很难好吗?

    凌千扬的嘴角大大扬起,然而,刚扬到一半,却忽然又猛地停住,面色也从喜悦变为带着些悲楚:“你既然知道是我还下如此狠手,你这样对待你未来的夫君,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?也不知道为自己着想吗?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臭流氓!

    “谁说要嫁给你了?”蓝若水气的叉起腰,怎么都已经过了几个月了,这小子还对这件事念念不忘呢?

    “我说的。”凌千扬理直气壮,“早就和你定下了,等着我回来娶你。你看我紧赶慢赶,一处理完事情,便立即赶了回来,连京城的家都没回,直奔你这而来,怎么样,感动吧?”

    蓝若水嫌弃的退后两步:“也就是说你风尘仆仆,连澡都没洗?”

    凌千扬: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有病不成?

    却见凌千扬忽然朝她贴近,坏笑着道:“你说你几个月没见我,见到我第一面,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洗澡没有,这深更半夜的,你想干嘛?这么直白,我都害羞了呢!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呵呵,你会害羞,含羞草都得气的哭!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我身上很干净的,不信你闻闻?”凌千扬说着,又凑近了两步,还特意用袖子扇了扇风。

    浓浓的栀子香扑面而来,蓝若水鼻子一痒,险些打了个喷嚏,立即捂住鼻子一脸嫌弃道:“凌千扬,你一个大男人,抹这么多香粉干嘛?还是说,你根本跑去逛了哪个窑子,然后忘记换衣服了?”

    凌千扬本来见到她躲闪的模样还有些心碎,听到最后一句话,却是眼睛一亮,贱兮兮的道:“咦,老实说,你是不是吃醋了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78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