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80章 你怎能轻易吻我
    蓝若水这次彻底被堵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刻,凌千扬是想要吻她的吗?

    现在想来,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天哪,都那种时候了,这个家伙怎么还……

    难道想给她补充热量?

    不过,武功里有这种补充热量的方法吗?

    “还在回味?莫不是怪本王打断你们的好事?”眼见她不发一言,明显在回忆,左丘黎颇为带刺的说道。

    蓝若水当即回过神,下意识辩解道:“什么好事啊!他只是想给我补充热量吧?”

    不过,说完也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脚跟,总觉得凌千扬那样子似乎真的有些……

    “补充热量?”却见左丘黎双眼倏地一眯,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当即两步上前,一把勾起蓝若水的下巴,接着,那双唇竟是不由分说的落下,直接紧紧的扣到她的唇上!

    感觉到那柔软的唇贴上自己的唇,蓝若水的头“嗡”的一声,心在一刹那跳到了最快。

    左丘黎……吻了她?

    双手,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,整个人呆呆的杵在那,不知该进还是该退,只知道大脑一片空白,下意识想要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然而,左丘黎却并未加深这个吻,只是逗留了一瞬便离开,双眼不知为何有些闪烁,情绪也有些翻腾,却是盯着她,冷冷问道:“你身上热了吗?补充热量了吗?”

    蓝若水直接傻在那里,已经半眯的双眼也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所以说,左丘黎就是为了奚落她,便这样轻易的吻了她?

    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!

    当即火冒三丈,只觉从来没有这般生气,还带着些自己也说不清的失落。

    顿时忍不住对他讥讽道:“总督大人,我不仅不热,而且很冷,从心里到身体,处处都冷,而且,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!”

    “拜我所赐?”左丘黎的眼睛倏地眯起,“是我请你来潜入我的冰窖的?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蓝若水一点都不示弱,“你就要把我关在里面,活活冻死?”

    左丘黎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而蓝若水越说越委屈,眼泪都开始在眼眶打转。

    她当之为生死搭档的人,却想要她的命!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在他的手里,难过的心情便压过一切,忍不住死死的盯着他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左丘黎,若是你下去之时,看到的是我的尸体,又会如何作想呢?还会怪我不请自来吗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会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?

    还是你那一向冰冷的心,也会有那么一丝触动?

    然而,这剩下的话,她没有问下去,她不敢,就像生怕得到什么她不想听到的答案一样。

    左丘黎的脸色此刻变得铁青,眼神忽明忽暗,终是咬牙道:“我若当真想置人于死地,你以为你可以活着见到我?”

    蓝若水顿时怔住。

    是啊,左丘黎既然吩咐人将那出口封住,便清楚的知道时间。

    那么那个时候出现,应该只是算好了,里面的人会因此而丧失战斗力。

    所以方才,他才能那么轻松自如的将自己从凌千扬的手中抽出。

    而若不是她动用了精神意念力而失去了一部分体力,应该也不会冻的那么惨。

    原来,是自己误会了他么?

    抬起头,有些心虚的看向他,却见他也正朝自己看来,并且再次开口道:“而且,你不会死,我对见到你的尸体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心不知为何,又莫名一暖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……哎。

    想到他方才明明飞快的抱着自己进屋,虽然那被子是丢到她身旁的,但也立即吩咐了人送上暖暖的姜茶,还贴心的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明明,他也是在紧张自己的吧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做出来的表现,却总是这般针锋相对呢?

    罢了……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叹了口气,轻声开口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明显一怔,脸色和缓了许多,嘴上却还是冷冷道:“你的确该为自己的口不择言道歉。”

    随随便便就说自己的尸体,好玩么?

    蓝若水仿若读懂了他的心声一般,竟是忍不住笑道:“所以呢,总督大人,原谅我擅闯你的冰窖了?”

    左丘黎面色镇定:“还不知道你来作何,谈何原谅?万一是来害我呢?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这脑洞是不是大了点。

    当即无奈道:“我连这府邸是你的都不知道,又何来害你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原本打算害的是这府邸的主人?”左丘黎挑眉,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。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什么玩意啊这是,简直就是故意曲解。

    忍不住剜了他一眼道:“所以,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害人精,对吧?”

    左丘黎并未回答,只是坐到一旁,淡然道:“说清楚,我才知道你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切……蓝若水撇撇嘴,怎么就不肯服个软呢?

    这嘴硬的和啥似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了解他,肯定会被他气死。

    当即喝下最后一口茶,润了润被冻的有些发痒的嗓子,不过还没开口,却见左丘黎忽然将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不太明白的眨了眨眼:“我坐着说就行了呀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还要给你表演?”蓝若水吓了一跳,并没有什么好演的啊。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“那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蓝若水再猜测,左丘黎忍无可忍道:“杯子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低头看着自己手中已经空掉的杯子,顿时反应了过来,赶紧笑嘻嘻的递过去:“嘿嘿,多谢总督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怕你受了风寒传染给我。”左丘黎口上一如既往的冷漠,只是手上却尽快将壶里的姜茶倒满又递了回去。

    蓝若水当即撇了撇嘴,下意识怼道:“晚了,要是有病菌,刚才也已经传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蓝若水也是猛地一懵。

    天哪,她在说啥?

    怎么搞的好像她在特别暗指方才的事一样啊!

    赶紧调动她那机智的脑子想要解释一番,却见左丘黎忽然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,从里面倒了一杯姜茶,之后淡定的饮了下去。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好吧,服气。

    不过,也刚好不用再纠结这句话,赶紧将此次来唐城的来龙去脉,事无巨细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虽说是事无巨细,还是自动略过了那马老板误会她和凌千扬那件事。

    不然,还不知道能生出他多少话。

    然后,便安静的听着左丘黎对此事有什么见解。

    然而,却见他眉毛一挑,语气十分莫测道:“没想到,你竟然愿意假扮凌千扬的贴身侍女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8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