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97章 最怕两两不相欠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主意?快说。”与蓝若芷不同,蓝若水如今在蓝尚书心目中的形象是顾全大局且睿智果敢,所以一听到蓝若水这么说,立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。

    蓝若水抬头道:“父亲,总督大人在你心目中办事能力如何?”

    蓝尚书眉头一蹙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蓝若水为何问此,但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道:“办事能力极强。”

    要不然,也不至于主动要求总督之位,而这么多年不被皇上抓到任何把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他倒不便公开与蓝若水讲了。

    蓝若水点了点头,继续引导下去:“那父亲觉得,他此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给赵家定罪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

    蓝尚书的脸色顿时一变,终于明白蓝若水为何提此问题。

    眉头忍不住拧成一条线,虽然不想承认但越是仔细想,那个答案越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终是沉声道:“估计是十拿九稳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如此,父亲何不与总督大人站在一条线?”蓝若水终于开始劝说道,“听说总督大人此事没有奏请皇上,便先捉拿人,可见手上证据满满,既然赵家之案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,那何不趁着他人弹劾总督大人先斩后奏之时,还主动替他说话?并且,请皇上务必将此事查到底,这样皇上定能相信父亲的清白。毕竟,只有清白之人,才会如此不惧。而且赵家出事,皇上定然连带着对蓝家也不满,但父亲若是因痛惜百姓而表示即使是亲家也可以大义灭亲,你就能在皇上的心目中挽回一些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口气说了很多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这还是第一次劝导人在亲友困难时划清界限的。

    在她的价值观里,其实,这是很不耻的行为。

    毕竟,这真的是为了维护自己而不惜踩别人一脚。

    但,赵家活该被人踩。

    而左丘黎也迫切的需要拥护者。

    但最主要的是,她了解她的这位父亲有多自私。

    若是涉及到他,一定会先以保自己为主。

    蓝尚书听完这些话,目光落在蓝若水的身上,久久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蓝若水见状,赶紧请罪道:“父亲,若水是关心则乱,担心父亲会因此受牵连,语言若有不当之处,还请父亲责罚。”

    然而,蓝尚书却缓缓弯下腰,把她从地上慢慢扶起,甚至有些激动道:“父亲果然是老了,以后蓝家要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谬赞了。”蓝若水赶紧低头表示惶恐。

    蓝尚书却拍了拍她的肩:“回去歇着吧,父亲自有分寸,一定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拖累咱们蓝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蓝若水乖巧的应着,行了个礼,便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耳朵中,没有多久,便传来了赵夫人继续哭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蓝尚书却没有给她更多的机会,而是换上朝服,便直接上朝而去。

    蓝若水的嘴角终于大大上扬。

    嗯……这下终于能睡个好觉了。

    左丘黎,希望你这次朝堂之上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我就在这儿等着你给我报喜吧!

    只是,令蓝若水没有想到的是,一连过了好几天,她的院子里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别说报喜了,连左丘黎的影子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干嘛。

    而且,到底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,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毕竟街上之人都是道听途说,真假都有待考证。

    而且她总不能跑出尚书府,走到街上的人群中去询问吧?

    蓝若水越想越气,甚至把口中的硬糖嚼得嘎巴响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用完人家就不管了吗?

    哼,下次再让她帮忙,她可不会那么轻易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这么响?”忽然,一个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下意识看向四周,发现并没有下人,才转向那突然出现之人。

    “凌千扬,你胆子真大。竟然大白天的敢出现在我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凌千扬眉毛一挑:“你这个意思,是鼓励我以后都晚上来?那也行啊,夜半幽会,想想就很美好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眉头一蹙:“凌千扬,说好的再也不调戏我呢?”

    “咱们只是约定好了,在唐城不调戏啊。”凌千扬大言不惭的说。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这个无赖。

    “说吧,来找我什么事?”蓝若水懒得和他缠这些,一如既往的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凌千扬脸上笑得灿烂:“我呀自然是来感谢你的。若是没有你,我这批香料恐怕要烂在手中,等着发霉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顿时瞳孔一聚:“你是说那些商户们重新订货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凌千扬点点头,“没想到那皇帝还不错,已经按照清单,将三万两银子尽数退还到各家,还特意吩咐人为梁家建了坟墓立了碑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听到前面还没什么感觉,听到这最后一句,心里却是一颤。

    她不信皇帝能主动想到为一个死去的普通商户进行安置。

    能这样做的,或者说向皇上提出这样做的,恐怕是左丘黎吧?

    所以,忍不住笑了笑:“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是总督大人。那天就算没有我,这件事情恐怕也会以这种结果结束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凌千扬方才还灿烂的笑脸,忽然多了一丝暗淡,半晌才苦笑着摇头:“是啊,我凌千扬欠了他一次。或许改天,我该亲自去黎王府登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。”蓝若水下意识回道,“因为他肯定会说,是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那别扭的傲娇样,蓝若水便忍不住笑起。

    凌千扬的双目有些刺痛,心更说不出的沉闷。

    当局者迷,怕是有些人还不清楚自己的情感吧?

    只是,既然她不懂,他也不愿挑明。

    就当他是自私吧,没有听到她亲口说心里有别人,他就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想到此,凌千扬强迫自己又笑道:“所以,那我就谢你好了,说吧,要什么,以身相许我也不会介意哦。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调戏,只是心里的苦却快要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只不过,蓝若水却是没有发觉,而是瞥了他一眼道:“那就先欠着吧,等我想到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凌千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欠着也好,最怕的就是两不相欠,再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蓝若水挑挑眉,这人还挺认真的么。

    刚想再次开口,却听院外有脚步声传来,听声音还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9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