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298章 这谜一般的密函
    “有人来了,快躲起来!”蓝若水眼珠一转,立即对着凌千扬小声道。

    凌千扬嘴角一勾,轻声道:“有没有一种幽会怕被抓的感觉?”

    蓝若水冷静摇头:“并没有,你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凌千扬立即一脸心碎,然而下一秒却顷刻消失在蓝若水的眼前。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眨眨眼,这家伙是会瞬移吗?

    都没看到他怎么不见的啊!

    不过,不等她多想,那院外之人听脚步声已经快要进入院内,蓝若水赶紧坐好,拿起一本没有读完的账本,低头假装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奴才参见大小姐。”很快,看门的李管家便进来拜见。

    蓝若水抬头:“免礼吧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李管家从袖中掏出一个信笺双手递上:“大小姐,方才有个人送到大门的,说是务必要亲手交给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迅速朝那信笺看去,却是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东西,之前只有左丘黎那边来送过,但看样式却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除了他,又会有谁给自己送信呢?

    毕竟,凌千扬那个家伙刚刚才来过,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,也不可能是他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是谁,既然是给自己的,蓝若水还是赶紧拿了过来,并且从袖口中掏出些碎银子,笑着道:“李管家拿去打点酒喝吧,天凉了,多喝些酒可以暖暖身子。不过这信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才今日喝的有点多,不记得见过什么信。”李管家是明白人,如今这府里什么情形,他不会不知。

    蓝若水笑着点头:“那李管家回去歇着吧,日后酒钱不够了,随时可以过来和我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小姐。”李管家眼睛一亮,赶紧退去。

    院内又恢复了平静,除了蓝若水空无一人,毕竟,唯一能够近她身的浣儿,今日也被她打发到了街上去买牛肉干。

    因此,蓝若水赶紧拿出信笺,准备拆开。

    “呦,还鸿雁传书呢!谁送的?”

    忽然,凌千扬的头从蓝若水的脖子边上伸过来。

    蓝若水吓得差点蹦起来,忍不住捂住左胸口道:“凌千扬,你想吓死我吗?心都要跳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凌千扬却是眼眸幽深,眉头微扬:“能让你为我心跳,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一怔,甚至不由想到上次他在冰窖的举动。

    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不快看信?是希望我帮你读吗?”忽然,凌千扬挑挑眉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蓝若水手中的信,竟是做出要抢的动作。

    蓝若水赶紧将手缩回:“私读别人信件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凌千扬挑眉,“我倒不知道咱们的律法还有这种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律法有没有我不知道,反正不道德。”蓝若水将信搂的极紧,虽然她也知道,要不是凌千扬并不是真的想抢,否则,她就算反应再快,又哪里是对手,何况,她刚刚感觉的到,这家伙只是做做样子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凌千扬赶紧举手投降,“我不看,你看吧。不过要是有人胆敢调戏你!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没人有你这么大的胆子。”不等他说完,蓝若水就直接撇了撇嘴道。

    啧啧,这家伙说的还挺带劲,都瞪起了眼,这绝对就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

    不过,敢冒着风险来府中送信,说不定是比较紧急的事,蓝若水没时间再和凌千扬贫,干脆走到一旁背对他拆了开来。

    然而,却是双眼瞪得越来越大,而且,脸上极其僵硬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鬼啊!

    抽象派艺术吗?

    亏这个林瑜竹想的出来,在高大的建筑前画个带刀小人是代表送信人是他就算了,结果一个抱着花盆的老者又是什么鬼啊!

    然而,这么一想,蓝若水的脸色却顿时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抱着花盆?

    那不就是之前她请林瑜竹帮她查的花匠吗?

    难不成,是他发现了此人的秘密?

    不由仔细的朝画上看去,只见那花匠抱着一盆死花出了一个写着东的房子,之后又抱着同样的花进了那房子,不过不一样的是,那花变成了活的。

    而其他时候,这个花匠似乎都在花园里种花草,没有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皱皱眉,虽然这画风和谜一样,但是她也看懂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花匠近期唯一的异常就是,帮东宫的太子换了一盆花。

    本来,这应该是件很平常的事情,但蓝若水还是越想越不放心。

    因为那花的样子……她记得上次去东宫,在整个花园都没有见过,那就说明,应该是放在屋子的。

    而屋子的话,她自然除了餐厅没去什么地方,但餐厅是肯定没有的,会不会是放在书房或卧室这种离太子很近的地方?

    那若是这样的话,若想要害太子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眼见蓝若水的脸色越来越沉,凌千扬不由也严肃起来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蓝若水回身将此画放在院中用来取暖的火盆中烧尽,神色凝重道:“凌千扬,我今天真的没空招待你了,我恐怕要去趟皇宫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危险?”凌千扬眉头一锁,显然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整个苍岚国,只要不是皇宫,他都有办法保护她,唯独皇宫,不是他可以随意进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蓝若水摇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么急着去干吗?”凌千扬并不放心,“若是没有急事,不会用这种方式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挺急的,但不是我有危险,而是我不去的话,别人可能有危险。所以,我没事的。”蓝若水无法把事情告诉他,但也知道他是为自己好,只好这样解释着。

    然而,凌千扬却是眉头紧皱:“所以就是说,你是去阻止别人遇到危险?那还叫没事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叹了口气,这家伙怎么说不通呢?

    但是,事情迫在眉睫,既然她发现了问题就耽搁不得,所以,也顾不得与凌千扬多说什么,只是严肃道:“凌千扬,就算危险我也是要去的,这关乎别人的性命,若是我不去,出了事我也会自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什么事。”凌千扬并无意打探别人私事,但关乎蓝若水的安全,他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,蓝若水却摇了摇头:“抱歉,事关重大,我真的不能说,希望你理解。但我保证自己没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不再多说,直接朝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39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