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330章 谁敢劫我的马车
    “左丘黎,左丘黎?”蓝若水看着马车上暗沉的光线,感受着静止的马车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她不会是被劫匪绑去了吧?

    所以,一边下意识爬起一边不自觉的喊着。

    那声音里带着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因为她相信,要不是左丘黎也遭遇了不测,他是一定不会让自己被劫走的!

    车帘“刷”的一声被打开,左丘黎大步跨上去,蹙眉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毕竟,他鲜少听到蓝若水如此惊慌的声音。

    蓝若水此时已经爬起,看到左丘黎的出现,当即激动的一把抓住他的双臂:“你没事!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事?”左丘黎面带迷茫,这女人,难道做噩梦了?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赶紧一只手将车窗的帘子掀开。

    只见外面微微有些昏暗,看起来像是已经到了黄昏。

    旁边是杂草和树木,显然是在山林里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,竟是那所寺庙!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被劫?”蓝若水愣愣道。

    左丘黎脸色一冷:“谁敢劫我的马车?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狂妄。

    那就说明没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样就更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会停在这?而且都已经黄昏了?”

    毕竟,按路程一个时辰就能到,他们出发的时候还是正午呀!

    左丘黎总算明白过来,原来这个女人是在担心他。

    嘴角有些上扬,却还是故作冷漠道:“还不是怪你贪睡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噎,下意识便想要反驳。

    因为她再贪睡,这个家伙和自己一个马车,也可以叫她的嘛!

    毕竟,她今天其实没怎么动用精神意念力,根本不会关闭五识而导致叫不醒的。

    但是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却让她猛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左丘黎,其实是担心她太累,所以,才故意没有叫她,让她睡到自然醒的吧?

    心里痒痒的,更加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想要说谢谢,却觉得似乎有些矫情。

    竟然,也有些理解左丘黎的嘴硬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也咬了咬唇,低声道:“我们只有十天时间,你不怕来不及查清案子被撤职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怕御郡主被撤,我怕什么?”左丘黎淡淡道,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一样。”蓝若水轻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毕竟,她又没有血海深仇,需要用这个职位是洗清冤屈。

    却听左丘黎挑眉道:“知道时间紧迫,还不赶紧坐好?”

    蓝若水立即反应过来,如今已经是黄昏,再不抓紧时间可就天黑了。

    所以也不再多想,赶紧坐在马车上,听着左丘黎吩咐马车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而她也趁着这个空档,将事先想好的计划飞速的对左丘黎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自然,得到了左丘黎的认可。

    马车停的位置离寺庙很近,所以,并没有用一会儿便直接到达了寺庙门前。

    寺庙住持一听黎王和御郡主驾到,赶忙亲自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左丘黎与蓝若水先后从马车上走下。

    住持伸手一只手行了个出家人的礼,脸上浮现着悲天悯人的面色:“贫道听闻昨天的事深感痛心,愿死者安息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淡淡道:“本王会查出凶手,让她们真正安息。”

    住持点点头:“不知两位所来可是为此事?贫道愿携全体弟子一起诵经,超度亡灵。”

    然而,蓝若水却摇了摇头:“多谢大师好意,不过,本郡主今日却是为另一件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御郡主但说无妨。”住持恭敬道。

    蓝若水眼睛一眯:“大师既然听说被劫之事,是否也听说了本郡主被这寺庙僧人所害之事呢?”

    住持顿时一惊:“御郡主是说,被贫道的弟子所害?御郡主恕罪,贫道对此完全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蓝若水淡淡道,“既然大师不知道,本郡主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接着,就直接将她如何被僧人所骗,从而掉进陷阱之事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住持闻言闭了闭眼,得道之人四大皆空,喜怒不行于色不乱于心。

    只是摇头叹了一口气:“既然如此,御郡主请将此人指认出来,交由总督大人处置吧。若是此事当真,贫道也会将其逐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弯了弯腰:“多谢大师。”

    僧人们很快集齐,蓝若水朝着他们望去。

    很快,便见那曾经为她指路的僧人,此时正低着头,试图让自己的脸不被蓝若水发现。

    毕竟那天已经太阳落山,院子里又没什么光,他不一定会被认出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存着一些侥幸心理。

    然而,蓝若水是谁?她又怎会被光线所困?

    当即伸出手,朝着他指去: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那僧人身子一抖,却是嘴硬道:“御郡主是不是认错人了?贫僧并未见过御郡主啊!”

    蓝若水脸色一冷,这个人莫不是看蓝若碧已死,所以咬死了不想承认?

    却听左丘黎忽然冷声道:“没见过?本王记得,当日为本王开那道门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那僧人脸色一变,却还是道:“贫僧负责保管寺内所有的钥匙,这只是职责所在呀!”

    蓝若水冷冷一哼,这想来也是蓝若碧为何独独会贿赂他的原因吧?

    “是么?”左丘黎忽然看向住持,“本王记得大师说过,此门平日不开,那为何那门上忽然被你换了新锁呢?莫不是你当日打开后,发现因为生锈而锁不上了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朝着左丘黎望去,没想到,这小子还留了一手呢。

    那僧人顿时一噎,冷汗瞬间从额头流下,还是嘴硬道:“我……我只是忽然发现锁坏了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一句话还未说完,却听住持忽然道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当着佛祖的面,你也敢妄言?”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寺庙的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晨钟暮鼓,此时恰恰到了暮色来临,敲鼓时辰。

    那一声仿佛敲到人的心里,让人警醒。

    那僧人终于跪倒在地,面色颓然道:“御郡主饶命,贫僧是起了贪念,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住持闻言闭上眼:“出家人十善,不贪欲,不妄语,不杀生。僧人予惠三善尽无,逐出师门,交由总督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明鉴,弟子只是说了几句话,并没有亲自害御郡主啊!”那僧人赶紧求饶道。

    然而,住持已经不再理会,只是对蓝若水道:“弟子有罪,作为师傅,贫道亦有失教之过,还请御郡主治罪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严重了。”一人做事一人当,蓝若水自然不会将罪加到住持身上,不过,她却还是转了转眼珠道,“不过,本郡主还有话要问他。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0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