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337章 我不是因他害羞
    心中带着忐忑,蓝若水一路送左丘浚和左丘黎出了尚书府的大门。

    看着门外仅有一辆东宫的马车,左丘浚眼睛一转:“大皇兄方才是步行来的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左丘黎点点头,“因为御郡主吃饱了撑的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好吧,她的确是吃的太饱有点撑,想散散步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像骂人呢?

    这家伙,分明就还是在生气吧!

    干笑了两声,蓝若水解释道:“我是觉得离的不远,刚好吃饱了走走。”

    左丘浚眸光闪了闪,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,轻声道:“是啊,月色不错,若是有人陪伴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,但是我要一个人走回去。”左丘黎清冷接道,并且扫了蓝若水一眼。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怎么听起来这么委屈?

    这话她没法接啊。

    总不能自己再给他送回去吧……

    左丘浚回神,复又笑道:“那大皇兄要不要坐我的马车,我可以给你送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左丘黎却是立刻拒绝,“不顺路,而且刚刚喝茶有点撑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不就喝了一杯吗?

    还差不多都呛出来了,找个理由也这么差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和左丘浚一起走倒是刚好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行一步了。”左丘浚闻言也不多说,只是对着两人点点头,转身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夜晚路上没什么,马儿很快颠跑了起来,转眼就消失在巷子里。

    左丘黎转头看向蓝若水:“还不进去?等着我走了别人来劫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心里却是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高兴也没有忘记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所以,干脆扬起脖子道:“不进去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左丘黎蹙蹙眉,方才在路上走了那么久还没说完么?

    蓝若水吸了一口气:“我刚刚不是因为太子的话害羞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一愣,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蓝若水会对他解释。

    脸色多少有些缓和,但想到方才的情况,他自觉自己的眼睛不瞎。

    所以,眯了眯眼道:“但你确实是害羞,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蓝若水却是嘴角一勾,转身朝府里走去,只留下一句“反正不是因为太子”,便顷刻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尚书府外,左丘黎静静的看着大门片刻,终是转身走开,只是嘴角却轻轻的扬起。

    感受着门外轻快的脚步声走远,紧贴着大门的蓝若水才起身,朝着自己的院子一步三跳的走回。

    院内,一枝秋海棠敲敲绽放,花朵鲜艳又喜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的伤口不疼了吗?怎么能这么跳呀?”眼见蓝若水出来,浣儿赶紧上前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蓝若水顿时倒吸一口冷气,抱怨道,“你干嘛提醒我,好疼。”

    浣儿一阵无语,敢情她不提醒,这伤口就不知道疼了?

    然而,看到自家小姐疼,还是赶紧上前扶住:“小姐快进屋,让奴婢看看伤口有没有裂开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点点头,反正也该换药了,刚好抹一下太子送来的药。

    伤口其实并不算很严重,所以,蓝若水一直没有叫大夫来,只是教导着浣儿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所以如今,浣儿倒也熟练的将绷带解开,仔细的观察了一瞬,才松了一口气道:“小姐,伤口愈合的还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你也不看看是谁配的药。”蓝若水听闻之后便放了心,开始一脸自豪。

    眼见蓝若水不仅没有长记性还要嘚瑟,浣儿只觉十分不省心,赶紧苦口婆心道:“不过,你可千万别蹦了,这伤口虽然没裂开,但那么深,万一里面愈合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蓝若水吐吐舌,只觉自己再不听话,浣儿都要老上十岁。

    浣儿这才放下心,帮她小心翼翼的上起药来。

    “来,上完之后把这个涂上。”蓝若水从袖中掏出那个白玉小瓶,递给浣儿。

    浣儿赶紧接过,一边抹一边道:“小姐又新配的呀!”

    清凉的触感从伤口处传来,蓝若水不由勾起唇,这药果然还有止疼效果,听到浣儿的话便随口道:“不是,太子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浣儿闻言立即笑出声,接着便一边为蓝若水重新包扎,一边意味深长打趣道,“小姐,奴婢就说太子对小姐好吧,看来这尚书府呀,小姐是住不了多久喽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脸色顿时一变,每次提到太子,这个浣儿就是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应该好好谈谈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然而,想说的话还没有出口,却听院外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,似是在朝着她们的院子靠近。

    听那声音,很像是个女子,似乎除了急还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蓝若水眉头一皱,转头看向浣儿:“去院子里看看是谁。”

    浣儿赶紧匆匆将绷带打上结,立刻走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她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,但小姐一向机警,所以,也并未有半点迟疑。

    果然,刚到院中不久,就见一个人影在院门前出现。

    在进入院子之前,还在门口东张西望,似乎仔细确认无人看到之后,才迈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是谁时,浣儿不由一怔,转了转眼珠迎上前:“奴婢给梅姨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梅姨娘似是没想到面前会忽然出现个人,当即被吓得身子一颤,看清是浣儿之后,苍白的脸上惊恐的表情才有所缓和,故意的挺了挺腰,却是用小的似乎生怕别人听到一样的声音道:“大小姐在吗?”

    浣儿摸不清此人所来何意,所以,只是道:“回梅姨娘,大小姐在屋子,不过不知道是否已经歇下,容奴婢去禀告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转身朝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却觉手臂被忽然一抓,惊讶的抬头,只见梅姨娘神情略有些激动道:“浣儿,不管大小姐是不是睡了,都请你务必告诉她,我有很重要的事相告!事关她的性命!”

    浣儿只好点点头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梅姨娘这才松开手,但瞧着脸色依然十分忐忑不安,一直朝屋子望着,看起来十分急切。

    屋内,从窗口看着这一切的蓝若水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梅姨娘是蓝若碧的生母,这蓝若碧害自己在先,且如今尸骨还未下葬,她又来找自己作何?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07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