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340章 想看你眼中惊艳
    蓝若水顿时从床上坐起: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浣儿指了指门外:“在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“噌”一下从床上跳下,然后下一刻就见她跑到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仔细的照了起来。

    浣儿几乎吓了一跳,方才还以为她要直接冲出门去。

    毕竟,小姐对于急事的反应一向都很激烈。

    倒是没想到,她竟然关心起自己的形象来了?

    铜镜中,头发成鸟窝状,脸上还有几道干涸的口水。

    蓝若水抽了抽嘴角,立即吩咐道:“快去拿水来,赶紧给我梳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浣儿点点头,很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蓝若水赶紧跑到衣柜前,打开柜门,对着里面的衣服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粉红色的看起来太嫩。

    蓝色的又是冷色系,这种天气看起来不够暖。

    灰色的太沉闷。

    绿色的还不错,可惜中间不掐腰,看不出她纤细的腰身。

    白色倒是从款式到颜色都不错,只是,好像又薄了点,这种天气穿出去,可能有些冷。

    选哪件呢?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您挑好了吗?水快凉了。”浣儿进来屋子好久,看见蓝若水拿出来又放进去,很是纠结,犹豫了几次终于开了口。

    毕竟,除开水温,总督大人还在院子里等着呀。

    而且,人家可是说的有急事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转过头道:“你回来啦?”

    “是啊小姐,回来好一会了。”浣儿疑惑的看着她,平日里一丝风吹草动都听得到,她这么大的动静反而没发觉。

    小姐今日真是好反常呢。

    “好一会啊……”蓝若水一听这个,眉头立即微皱,看了看眼前的衣服,终是将那件白衣拿起。

    然后,跑到水边去飞快洗漱完毕,便将那衣衫赶紧穿了起来。

    浣儿顿时一怔:“小姐,这可是夏天的裙子呀,现在已经晚秋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冷。”蓝若水对着铜镜转了一圈,很满意。

    浣儿皱皱眉,还想说什么,却听蓝若水催促道:“快点给我梳头,总督还等着呢,梳好看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在铜镜前坐好,然后开始摆弄起眼前的首饰来。

    自言自语的嘀咕道:“这个太隆重,这个太朴素,这个好像还不错,不过和白裙子不配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浣儿一边为其梳头一边认真思考。

    这小姐几个月前性情就大变,莫不是又要变了?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呀……

    不过,对于她而言,只要蓝若水还在眼前,不管怎样,她都尽心服侍就是。

    所以很快,她便为蓝若水梳好了头,还帮她将头饰,耳坠,项链等一系列都配好。

    蓝若水左晃晃右晃晃的动着头,终于勾唇一笑道:“浣儿,你手艺真好,我走啦!”

    说完,便推开门,朝着院中走去。

    院内,左丘黎正负手而立,一如既往的面色清冷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动静,便也随即转过身。

    只见蓝若水一身飘逸的白裙,正款款向他而来,长裙及地,宛若天上下凡的仙子。

    而脸上施了恰到好处的淡妆,让她本就绝色的脸更加动人,加上那灵动又闪光的双眸,几乎让周遭一切都失了色。

    眸光,不由在一丝惊讶之后微微加深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在左丘黎面前站定,蓝若水不知为何心跳有些加快,甚至心里还有点隐隐的小期待。

    虽然她一向不看重样貌的,但不知为何,此时还是想看到左丘黎眼中的惊艳。

    不过,蓝若水偷偷的看过去,似乎没看到呢。

    只见左丘黎嘴唇轻启,要对她开口,蓝若水更加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左丘黎不爱夸人,但就是莫名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听到左丘黎的话传来:“真能睡。”

    咔吧……她感觉自己听到了粉红泡泡破碎的声音!

    这个家伙……难道没有看到她特意打扮了一番吗?

    当即十分生气,而且失望!

    之后,就听到左丘黎又补了一句:“而且磨蹭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是不是想死?

    当即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:“我昨天那么累,身上还有伤,多睡会怎么了?而且我洗脸梳头穿衣服都不要时间吗?你以为像男人一样,随便套一件就走?”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火气怎么这么大?

    起床气?

    以前似乎没发现啊!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不是说十万火急吗?”蓝若水面色冰冷,语气更冷,因为很生气!

    左丘黎挑挑眉,很想说,你还知道十万火急,在里面磨蹭那么久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蓝若水这百年不遇的发脾气,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是只回答问题道:“是挺急,昨天我们调查的那个僧人予释,方才寺庙住持来报,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蓝若水的脸色倏地一变,听到这件事连生气都顾不上了,赶紧问道,“怎么回事?你不是派人盯着呢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左丘黎的脸色也随即沉了下来,“但盯梢的人来报,黎明前,天还未亮时,僧人们便开始进入后山寺庙禁地诵经,此地有武功高强之人看守,无法靠近。且诵经声音嘈杂,无法听到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皱起眉:“那住持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住持说,是他在僧人诵经时发现此人神色异常,便将其叫到远离僧人的崖边询问,却意外发现此人携带大量银两,问其由时,此人慌乱逃脱,不慎摔入悬崖而亡。”左丘黎说着,将报信的纸递给蓝若水,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将其接过仔细看去,只见书信上稍微详细一些,但要点基本上已经被左丘黎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匆匆看一眼也便罢。

    心里,不免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毕竟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,若是就这样断了,那想要查到幕后之人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只是,心头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奇怪。

    这个人如果在昨晚就意识到银票已经被发现,为何不连夜逃走,却还要等到早上诵经呢?

    虽然,以出去采买为名义溜之大吉倒也是说得通。

    但,前提是,他能沉得住这口气等一晚上。

    然而昨天她对此人并没有深入了解,所以,不能轻易下判断。

    蓝若水越想越不甘心,干脆抬头道:“左丘黎,咱们去寺庙亲自查查吧。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0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