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360章 住持作恶的原因
    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左丘黎的眼睛!

    蓝若水叹了一口气,终是开口道:“左丘黎,我方才虽然说医术高明之人,或许可以看出端倪,也只是或许。所以,就算昨晚我去了,也不一定能及时发现,所以你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什么?自责?还是后悔?”左丘黎挑挑眉,直接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蓝若水的眼中划过一丝惊讶,却不得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自责和后悔,应该都多少有一些吧?

    却见左丘黎不屑道:“这些人本就该死,我岂会因他们的死而自责?至于后悔,我最不后悔的就是让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没有这样的情绪固然好,可是蓝若水却有些不明白,所以还是问出口:“为什么呢?我若过去,虽然几率很小,但也有一定几率会发现这些人身中剧毒,让他们不至于那么早死,而且,也可以安抚你的情绪,说不定等你回来就能在他们死之前,将一些事情审出呢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不由眯了眯眼,只是眼中却带着一丝笑意:“蓝若水,你这到底是劝我不要自责,还是劝我要自责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只好撇了撇嘴:“我不希望你自责,但我想不通你为何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闻言笑道:“不错,你若是去,的确会有诸多好处,但蓝若水,你要记得,一万个好处都没有你的安全重要。而且这些人死也就死了,难道,非要从他们的口中才能找到线索?他们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。更何况,以楚天国君主的作风,恐怕手中握着的也不止是毒药一个把柄,想来,他们即使不死,也不敢多说。”

    典型的左丘黎式的狂妄,却并非典型的左丘黎式的傲娇。

    那句“一万个好处都没有你的安全重要”,当真让蓝若水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!

    蓝若水忽然捂住发热的脸。

    她好像不该教左丘黎这样诚实说话的。

    总觉得有些招架不住啊!

    不过听他这样讲,心里倒是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,其实是她在自责,自己没有强行跟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脸上带着微微红晕,有些纠结又有些释然的表情,左丘黎忍不住好笑道:“你这又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蓝若水回过神来,顿时“嘿嘿”一笑,这种时候她总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,所以也特别乖巧道:“你说的没错,线索体现在方方面面的,就算他们死了,我们也一定可以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左丘黎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,“快走,我很饿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会很饿?难不成昨天晚上消耗太多体力了?

    这么一想,赶紧道:“嗯,你昨晚那么累,是要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他到底是为什么,会假装自己饿的?

    明明是看到这个女人一大早来找自己,想要心疼一下她罢了。

    看来果然不能太过刻意。

    正想着,却听蓝若水又叹了一口气道:“哎,可惜,我只能让你感觉舒畅,不像你可以为我补充精力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青筋直跳,快步朝前走。

    蓝若水赶紧一路小跑追过去,并且喊道:“喂,你走这么快干嘛,昨晚那么累就休息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以至于,为了防止其他人听到她那口中再说出什么了不得的话,左丘黎在用餐之时,将周围闲杂人等通通赶到院中最远距离。

    简直更让其他人不得不展开想象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证明,他这个举动根本就是多此一举!

    因为,缓过神来的蓝若水,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有多饿。

    所以见到食物的她,还会有空继续和左丘黎讲话?

    天真,那必须不可能!

    因此,一场早餐下来,除了饭菜轻微的咀嚼声,没有任何动静,简直可以说是安静如鸡。

    直到路七的一声来报,才打破了这里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启禀总督,属下已经将住持押回衙门,关押在地牢里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当即将筷子一放:“那我们快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可绝不能让那住持再因为这种事情而出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左丘黎挑挑眉,看了一眼蓝若水吃下去的东西,衡量了一下她的肚子,也随后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一旁,路七直愣愣的看着,并且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难怪刚刚那个尿裤子路八对他挤眉弄眼的,原来是总督已经被御郡主吃定了啊!

    这不是早就发生的事吗?又不是什么新鲜事,真是的!

    依然还是那个地牢,只是这一次,到底顾及到了他是住持的身份,所以,并没有将他绑在木架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,待左丘黎和蓝若水到之时,只见这住持正盘坐在草席之上,手中拨弄着念珠,仿佛还在念着经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如此恶劣的环境,还能独善其身的模样,让蓝若水都不禁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从一开始并没有察觉到他可疑的缘故。

    因为,他不管从哪方面看,都当真像个得道高僧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他犯下的罪孽却是事实,蓝若水随即抛开脑中那些想法,仔细的朝他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他脸色红润,印堂之处和耳垂之上并没有淡淡的黑色,与那几个人的症状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所以,也放下了心,对着左丘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左丘黎这才扭转过头,冷冷的看向住持道:“予释是你推下断崖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住持闭着眼,轻轻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周围之人顿时一愣,因为大家均未想到他会如此痛快的认罪。

    “与毒贩勾结的也是你,对不对?”左丘黎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住持再次直接肯定。

    左丘黎的面色骤然间变得极其寒冷,冷冷质问道:“你是先皇亲封的住持,竟然谋害苍岚国子民,你有脸去地下面对先皇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住持终于睁开了眼,缓缓道:“贫僧的确对不起先皇,但却对得起他嘱托的事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眉头顿时一蹙:“先皇嘱托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嘱托贫僧将寺庙发扬光大。”住持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左丘黎冷冷一笑,仿若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:“你一个高僧与毒贩混在一起害人性命,你还好意思说将寺庙发扬光大?”

    蓝若水在一旁默默的听着,也十分的疑惑。

    这个住持到底什么理论呢?

    明明是两个极端的事情,到底是怎么扯到一起的?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1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