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404章 信口胡诌是强项
    蓝若水的动作顿时一停。

    因为,被左丘黎提醒,蓝若水也猛然想到,在梦里,她与左丘黎……似乎是夫妻的关系!

    方才因痛苦而沉到底的心,此时猛的提了上来,“砰砰”的跳动着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,仿佛血液一下子冲入脑海,让她迷茫的基础上,却带着些说不清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在梦里,他们似乎……那么幸福。

    正想着,只听左丘黎又尾音上挑,轻轻的“嗯?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仿佛,是因为听不到她的回答,而做以提醒。

    蓝若水此时脸热的要受不了,下意识想要躲避左丘黎那意味深长的目光,然而,头刚一动,却忽然发现,她此刻竟是在左丘黎的怀里!

    这才意识到,从她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已经被左丘黎紧紧抱住!

    而左丘黎方才那句在梦里出现的“不管发生任何事有我在。”其实根本就是现实中所说的吧?

    难怪,他会听到“我们的儿子”!

    天哪,他到底还听到些什么?

    总不会,连那句“带着儿子回尚书府”都听到了吧?

    想到此,蓝若水赶紧目光一闪,心虚道:“你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眉头一挑:“你就在我怀里,我还能听错,你是怀疑我的听力?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别说的这么肉麻啊,什么叫在你怀里!

    左丘黎残忍提醒:“而且你还说了两次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立即嘴硬道:“那是梦,你知道的,梦都是解释不通的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眼睛微眯:“古人云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每次都扯出古人啊,对于我来说,你自己就是古人好吗?

    而且,这是古人云的吗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一句俗语而已吧?

    心里吐槽不止,偏偏都吐槽出来也没有什么说服力,蓝若水憋得不行,总觉得对上左丘黎,自己真是很难赢。

    干脆翻身从他身上坐起,整理了一下仪容,轻咳一声道:“也没错,我就是白天发生的事想多了,所以才梦到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赞同的点了点头,然后,凑近几分道:“我的重点不是孩子,而是……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和你一起经历的事嘛!所以才会觉得那是我们俩的……”蓝若水随口胡诌,说到此却是眼前一亮,仿佛自己也找到了原因一样,兴奋道,“对,酒楼是我们的心血,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,所以我才会这样!”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为了解释还真拼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种解释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蓝若水终于恢复神采,彻底从方才的阴影中走出,左丘黎嘴角一勾,再次加把劲:“所以,你在梦里叫我丘黎?”

    蓝若水:……

    啊啊啊,原来他连这个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要怎么将这个称呼也胡诌过去,就见左丘黎挑了挑眉道:“那我是叫你若水?”

    蓝若水倏地抬起眼:“你自己叫的什么你知道?还问我!”

    左丘黎忽然轻轻一笑,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那迷人的样子,几乎让蓝若水一瞬间花痴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却见他忽然收敛笑意,认真的看向她道:“若水,以后我不会再容许任何人伤害我们,尤其是我们的‘孩子’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心猛地一颤,虽然知道他口中的“孩子”,只是顺应着她之前的说法,指的是火锅店。

    但,还是忍不住被他苏了一把。

    一时间,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:“我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时光静好,这一次,蓝若水终是在左丘黎的目光下,心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情绪得到了释放,也或许是对未来的信心,让她终于不再让噩梦侵袭,勇敢面对一切。

    阳光洒进屋内,蓝若水精神十足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府中,左丘黎已经早早的去上朝,下朝后,又赶忙去调查着案子的进展。

    而她,也终于敢以医者的身份,踏进伤者们所在的医馆。

    为他们身体疗伤的同时,也积极进行着情绪的安抚和心理的疏导。

    而这个过程,又何尝不是对她的一种安慰呢?

    所以,一连几日,蓝若水虽然马不停蹄,但心却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而左丘黎也终是放下后顾之忧,去尽全力追查,却没想到,追查到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拿着手中的密报,左丘黎独自沉思了许久,终是走进路十的院落。

    连续几天,路十没有在黎王府的任何一个地点出现过,除了他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而年关将近,左丘茗也为年终宴会绊住了手脚,听说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,所以,近日也没有在黎王府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这屋门紧闭,安静的亦像是无人居住一样。

    左丘黎目光闪了闪,终于走到路十的门外,喊了一声:“路十。”

    屋内,路十闻言一个激灵,立即打开门,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:“属下参见总督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一副邋遢颓废样,左丘黎眉头一蹙:“你关禁闭连个胡子都不会刮么?”

    路十顿时窘的低下头,却是自嘲道:“那么多人因我的疏忽而死,我怎会有心情注意自己的形象?”

    看他这幅低落的样子,左丘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:“所以你是打算在屋里自生自灭?那样就能让死去的人瞑目了?那样凶手就会自己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路十闻言更加沮丧,然而听到最后一句,却是猛然抬头:“总督,你是让我参与调查了?”

    左丘黎瞥了他一眼,冷漠道:“你先回答我,那日你所遇见的人除了轻功不比你弱,体型上还有什么特征?”

    路十不由皱了皱眉:“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,只知道身高大概五尺多,身形有些像凌千扬,不过这些我已经告诉过御郡主,怎么,她没有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左丘黎的双眼倏地一眯,面色顿时沉了下去:“什么?你说你之前曾经告诉过蓝若水,此人看起来像凌千扬?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眼见左丘黎暴风雨欲来,路十不明所以,只好老实回道:“三日前,发生爆炸的当天下午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双手紧握,将拳头都攥的骨节发响,竟是不再发一言,猛地转身大步朝外走去!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2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