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409章 凶手怎么会是他
    蓝若水不由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早在她决定来之时,就知道会面对这样的质问。

    他情有可原,却让她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怪谁呢?

    怪她当日没有将这件事直接告诉凌千扬吗?

    可是,那属于透露案件,她不可能做。

    怪她不该前来确认吗?

    然而,她明明是抱着一颗想要帮他解除嫌疑的心啊!

    果然,涉及到亲朋好友的案子,就应该回避,一定程度上,左丘黎方才也是在保护自己吧?

    不过,她心里坦坦荡荡,却也没什么好心虚的,所以抬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凌千扬眸光一闪,目光中随即带了几许激动:“那……你相信我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焦点顿时聚焦在蓝若水的身上。

    蓝若水当真既头大又无语。

    她甚至想大声吐槽,是谁说男人的理智超过女人的?

    这种场合,她相不相信重要吗?

    他现在在意的难道不该是如何洗清自己的清白?

    而周围无数双眼睛盯着,尤其,是左丘黎那可怕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几乎已经预想到了,说什么都会被反驳的情景。

    男人,真可怕!

    思前想后,终是深呼吸一口气道:“凌千扬,作为你的朋友,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种事,但作为此案的调查人之一,目前人证物证均指向你,我们必须将你带走审问。”

    凌千扬的眸光闪了又闪,最终,却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仿若,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好,我跟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面色冰冷,声音亦冷冷吩咐道:“来人,将凌千扬押回衙门!”

    底下,立即有虎威军将士拿着铁链前来,欲将他的双手拷住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未到他跟前,却听一旁,忽然有一人大喊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许管事双手握拳,面色白的如纸一般,神情却坚定无比,似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。

    凌千扬眉头一拧:“许管事,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许管事却并不看他,反倒是看向左丘黎道:“总督大人,此事是我一人所为,与凌老板毫无关系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立即传来阵阵倒吸冷气之声。

    而凌千扬当即怒道:“许毫,你是不是傻了?此事与我无关,真相早晚会水落石出,你胡乱认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胡乱认罪,一切都是我做的。”许管事低下头,似乎并不敢看凌千扬。

    蓝若水当真没预想到会发生这种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举动,实在是更像是主子犯罪,手下人来抵罪的画面了!

    连她都有些犯晕。

    这许管事看起来也不是鲁莽之人呀!

    虽然目前的证据对凌千扬不利,但到底没有彻底定罪,但他这一招认,他却是逃不掉的呀!

    左丘黎当即双眼一眯,看向许管事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只见许管事深吸一口气:“买火药,放火药,与路十交手,刺杀御郡主,都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连蓝若水的身子都是猛烈一震!

    因为,方才左丘黎说的是与他手下交手,并没有提路十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,也没有其他人知道。

    再加上,她归途被刺杀一事,更是只有琉璃,路九和左丘黎知道。

    就连凌千扬也半点不知。

    而唯一全部知道这些的人,就应该是凶手无疑!

    再细看许管事的身高和体型,竟然……和凌千扬那么相像。

    她甚至猛然想起,之前凌千扬对她说过,某些时候一些必须出席的家庭聚会,干脆就让许管事易容参加。

    几乎是他替身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双手忍不住狠狠攥起,却依然带着不可置信:“所以,你是易容成凌千扬的样子,去买火药的?为什么?”

    许管事平静回道:“因为我当日易容成凌老板去提了一些银票,之后,便直接过去了,毕竟火药坊不随便出售火药,我想着以老板的身份购买,那边总会给点薄面。只是没想到,火药竟然没有完全烧尽,让你们查到了购买地点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竟是主动转头看向那火药坊坊主:“坊主,若是不看我的脸,你是不是觉得和当日见到的人一样?”

    那坊主一怔,接着将他仔细的端详起来,半晌才点点头:“的确很像。”

    而许管事又接着转向了路十:“路大人,当日你刺中我右臂之后,剑又险些刺中我胸口,却不慎刺中了后面的树上,我才得以逃脱,你还记得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说着,还特意将右臂上的袖子一掀,接着,露出一个同样绑着绷带的胳膊,并且那受伤的与刺伤位置相符!

    路十脸色一变,当即大喊道:“没错,就是他!这身高和体型,哪里都一样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侍卫们立即将刀逼向许管事,生怕他又出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那许管事却摇了摇头:“既然事情已经败露,你们放心,我会老实和你们走的。”

    罪人认罪,且将别人不知道的犯罪细节都描绘的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就连蓝若水都找不到任何再可以怀疑的点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与许管事也接触过一段时间,不管从哪里看,他都不像如此丧心病狂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眼见虎威军将士已经过去将许管事拷住,蓝若水还是开口道:“许管事,你的动机呢?你弄一个爆炸,炸死那么多人,连孩子都包括,动机呢?”

    许管事的身子狠狠一震,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蓝若水几乎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,以及一股强烈的情绪感知。

    不由更加迷惑,他生气?

    他既然是凶手,又为何会生气?

    正想着,却听他开口道:“因为我想破坏你与总督的生意,我们老板对你那么好你都无动于衷,你可知他为你伤了心,独自喝酒之时,是多么难过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凌千扬为她难过?

    不由下意识朝他看去,却见他神色冰冷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而蓝若水对于这种说法岂止是觉得不可置信,更是觉得荒唐,当即一阵火气上涌:“所以,你为了报复我,就不惜害死那么多人?”

    许管事没有再回答,而是抬头看向虎威军将士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,刚走两步,却听一直没有出声的凌千扬忽然开口喊道:“许毫!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做!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2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