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516章 没有开花的种子
    蓝若水弱弱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嘴角挂着浅笑,明显十分满意如今的形势。

    甚至不嫌事大的对着左丘黎眨了眨眼,做出一副看戏的架势,甚至下意识寻找了一下小板凳,还瞄准了桌上的爪子。

    左丘黎:……

    算了,好歹不殃及他这条“池鱼”了,总归是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只是,路十那边的情况却完全不值得庆贺了,他原本一直认为左丘茗对逸王的态度,不是完全没有情。

    只不过,是她自己没认清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本就对身份差有所介怀的他,没有理由再去迷惑她,让她最终后悔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方才,他亲耳听到左丘茗当逸王是哥哥,那,他岂能逼着他们去产生本不存在的感情?

    因此,终于霸气了一次,一把握住左丘茗的手道:“我不许你喜欢别人。”

    一旁,蓝若水简直想要尖叫!

    哇哈哈!路十终于开窍啦,莫名还有些苏!

    左丘黎却是脸色又有些发沉!

    这么好的词,应该是他的!

    被握住手的左丘茗,顿时有些发懵,不知是发烧的作用还是什么,总之让她一时间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半晌,才抬头看向路十,带着些不可思议道:“你不在乎身份了?”

    路十的瞳孔一缩,他在乎,怎会不在乎?

    可是,他方才在室外听到她宁愿在女人最爱惜的身体上留疤,也不肯妥协,瞬间一切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他或许不能带给她别的,但会用生命来保护她不再多出一条伤痕!

    所以,沉默了一瞬,终是坚定道:“只要你不嫌疑,我便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与左丘黎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我去,路十这真是不开窍则已,一开窍惊人啊!

    这情话真是一句比一句溜呢!

    左丘黎面色冷然,哼,他也会说!

    比这更感人还可以!

    然而,最应该感受到感动的左丘茗,此时却并没有半点笑意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,一切是那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她追了路十那么那么久,关心也好,表白也罢。

    结果,等到她要走了,他才开始害怕了?

    那自己以前那些在他眼里,原来从没有在乎过吗?

    所以,不仅没有欣喜若狂,反倒是从路十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,语气微冷道:“晚了,我已经说了,不再喜欢你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嘎巴”蓝若书仿若听到自己下巴掉下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是吧,她就劝了那么一句话,真的影响力这么大?

    路十也是神情一僵,却是再次抓住她的手道:“不,我不走。我答应过御郡主,要劝你吃药吃饭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顿时扶额,这种时候还记得把她抬出来,简直了……

    而左丘茗却是忽然一笑道:“我现在就喝药吃饭,那你就看完再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路十眉头一紧,就看见左丘茗端起床头柜子上的药,眼睛都不眨一下,一口气就全部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直接用袖子擦了擦嘴角道:“来人,把饭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下人们听闻,简直欣喜若狂,赶紧不由分说的将随时候着的饭菜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眼见左丘茗要下床享用,路十终是主动了一次,直接按住她道:“我喂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便立即走向饭菜。

    身后,左丘茗偷偷的瞪了他一眼,脸上带着许多怒意,却有一抹微红闪过,看到他转身朝自己走来,却又故意冷冷道:“我不用你喂!我有手!”

    而看到这一幕的蓝若水却是嘴角一勾,终是放心的拉着左丘黎悄悄出了门。

    不过,没走出多远,蓝若水便停下脚步:“好啦,咱们就在这给路十打掩护吧。”

    毕竟,现在是大晚上,路十一个侍卫独自在公主寝宫,传出去实在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过,左丘黎却是挑了挑眉:“掩护什么,估计很快就被赶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蓝若水却是一脸高深莫测的摇摇头,“女人的心你不懂,我感觉我们可能要留上大半夜了。不过,越久越好,那样路十被虐的就越狠。”

    看着蓝若水那一脸坏笑,在这黑暗的只有宫灯的情况下,左丘黎只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女人,果然不能惹,尤其是蓝若水。

    越发深刻的意识到这一点的左丘黎,当即摇了摇头:“也好,刚好醒酒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蓝若水却是立即回神,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道:“哎呀,我都忘了你还喝了那么多酒呢,现在还受着伤,快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拉着他坐到一旁放置的木椅上。

    左丘黎虽然跟着她坐过去,却不屑道:“无妨,就那么一点酒,我也就是散散酒气的事,一点都没有醉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不由撇了撇嘴,下意识道:“是啊,你和太子的酒喝的一样多,他却好像醉的不行呢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闻言抬起头,直直的看向蓝若水,眸光深了深,却终是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有些事,到此为止,或许是最好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左丘浚此时是醉的不行,他本就因之前体质不佳很少饮酒。

    所以,今日这些酒,虽然在左丘黎那不算什么,但对于他来说,却是前所未有的多。

    而不胜酒力的他,经过一路马车颠簸,更是头脑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加上,埋藏在心底深处那么久的情愫,终于在这一次宣告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这颗种在心里的种子,从来没有开过花,便要悄然殒灭,永远掩盖于土中。

    那样的心情,无人可以了解。

    那样的痛苦,无人可以品尝。

    所以,就这样一路浑浑噩噩的走回寝宫,连太监禀报的那句“太子,云漠国六公主等您很久了,要不要传?”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老太监笑了笑,接着拍了拍他的肩,便直接躺倒在卧室的大床之上。

    老太监一脸莫名,虽然了解他,但几乎从来没有应付过他这般酒醉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知道,他此时大概是十分难过,所以,想了又想,终是回身对云敬秋如实禀告道:“六公主,太子殿下喝多了,怕是不能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岂料,在殿内等候多时云敬秋一听,眉头立即蹙起道:“他喝多了更需要人照顾,我要去看一下!”

    说完,便不顾老太监再说什么,直接朝着左丘浚的卧室跑去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6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