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518章 他到底做了什么
    云敬秋一怔,在左丘浚反应过来之前,便赶紧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接着,立即跳下床,一边穿戴一边对着左丘浚道:“浚哥哥你快穿好,我皇兄来了你什么都不要说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便稍作整理了一下衣衫及发髻,便率先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左丘浚仿若还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中无法回神,听着那门“砰”的一声响,才顿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赶紧掀开被子,准备去拿赶紧的衣服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自己被子下几近赤裸的身体,左丘浚只觉气血一个上涌,险些站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,还是深呼一口气,走到衣橱旁穿戴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就听到云敬秋一个声音传来:“皇兄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云敬逸脚步一停,看着云敬秋一夜未归,竟然真的一大早从左丘浚的卧室中出来,顿时双眼一眯:“我倒要问问你,你在这里一个晚上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浚哥哥喝多了,我留下来照顾他了。”眼见云敬逸恨不得冲进去与左丘浚对峙,云敬秋赶紧拉住他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喝多了?”云敬逸仔细的瞧着云敬秋,试图想看出她是否在说谎,然而,看到她那红肿的双眼,却是皱起眉道,“你哭过了?”

    云敬秋顿时一怔,竟然这么明显么?

    “是左丘浚欺负你?”眼见她不回答,便知这是事实,云敬逸当即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如今要说谁与他最亲,也就是这个妹妹了!

    他千里迢迢陪她来此,不是为了让她受伤害的!

    “不是!”云敬秋赶紧否定,接着自嘲一笑道,“浚哥哥喝多了,压根就不认得我,怎么会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屋内,正在系腰带的左丘浚手猛地一顿,心似是被什么扎了一般。

    真是作孽!

    他到底对云敬秋做了什么,难道……

    不,他怎么可能这么禽兽!

    然而,那错乱的甚至充满香艳的画面却似故意否定他一般,不断闪入他的眼前,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让他只觉头越发疼痛,几乎不敢去面对。

    正想着,却听门外云敬逸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让开,我要亲自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接着,就是一声剧烈的门响。

    强烈的酒气铺面而来,云敬逸嫌弃的皱了皱眉,接着便直接喊道:“左丘浚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左丘浚微微提起一口气,转身走了过去,但到底有些底气不足,所以只是道:“逸兄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喝多了?”眼见左丘浚脸色苍白,浑身酒气缠绕,的确很像宿醉的样子,云敬逸不由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左丘浚点了点头,“昨日从驿馆出来便去了黎王府,与大皇兄喝了几杯,不想竟是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云敬逸眉头紧蹙:“敬秋说她照顾了你一晚,你……没对她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左丘浚心里一跳,因为这也是他最大的担心。

    却听一旁,云敬秋忽然抱怨的喊道:“皇兄,你说什么呢!你怎么什么都问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对你不放心。”云敬逸这一次狠狠的瞪着云敬秋,因为他了解自家妹妹的德性!

    瞪了一眼,便转头继续看向左丘浚,显然不得到回答不甘心!

    左丘浚握了握拳,还是决定如实道:“我……我记太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话音一落,云敬逸便如同闪电一般到他的身前,一把攥住他的衣领,简直是目呲欲裂!

    屋门口,太监一惊,下意识便要呼喊太子府的侍卫们。

    左丘浚心中有愧,立即对着太监摆摆手,示意他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抬眼看向云敬逸,充满抱歉道:“逸兄,此事是我有错,但逸兄请放心,若是我当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小秋的事,我一定会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负责?”云敬逸眉头一皱,“你怎么负责?娶她吗?”

    左丘浚的眸光闪了闪,顿了一顿才开口:“只要她不觉得委屈。若是觉得委屈,要杀要剐尊便。”

    云敬逸这才松开他的衣领,转头看向云敬秋道:“敬秋,这里没别人,你说出来,皇兄替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云敬秋朝着左丘浚望过去,只见他目光有些闪躲,面上充满了愧色。

    终是笑了笑道:“皇兄,浚哥哥什么都没有对我做,我眼睛肿也只是没休息好,所以咱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拉住云敬逸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云敬逸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他若是为了她去奔波了一个晚上,又岂会早上才发现她不见了闯入东宫?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云敬秋笑的一脸云淡风轻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,快走吧,我的手还受着伤,需要回去换药呢!”

    云敬逸一听这个,神情终是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才转头看向左丘浚,但眸光中还有一些忿忿道:“敬秋照顾了你一晚上,你却什么都不记得,真是好!”

    说完,便看着云敬秋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云敬秋看着左丘浚微微一笑,接着,也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一笑,却让左丘浚内心如巨浪翻滚,嘴巴张了又张,却连一句送别的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只能望着两个人的背影,就这样消失在门前。

    而自己则是朝后直接瘫坐在木椅之上,头痛的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片刻后,熟悉的脚步声传来,左丘浚眼眸未抬,只是道:“他们出宫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奴才亲自送他们出了东宫。”太监恭敬的回应着,接着眼珠一转道,“太子,您昨日未沐浴,现在需不需要给您送点热水来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左丘浚捏着眉头的手立刻一顿,缓缓的抬起头,嘴巴张了张,终于发出了声音:“昨晚……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太监一怔,接着,便将他还在时所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,最后道:“之后,老奴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左丘浚闭上双眼,对着太监挥了挥手,便直接走回床边。

    太监说的那一幕与他脑中的某些画面重合。

    那就说明……这的确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床上的凌乱痕迹,再想起两人清晨醒来的样子,那……还需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小秋那样说,不过是想保护他吧?

    可是他对小秋……

    左丘浚双手捂住头,狠狠的捶向自己的脑袋!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6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