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521章 并非单纯分裂症
    “逸王,你若是对我国太子做了什么,应该知道后果!”

    门外,忽然传来左丘黎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剑离左丘浚的脖颈只有分毫,他不能轻举妄动,只能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云敬逸却是笑了起来:“多谢提醒,那你们更应该知道,我云漠的公主被害,是怎样的后果!”

    岂料,这话一落,一旁的蓝若水却是忽然开口道:“逸王,你一直认定公主是被害,为何不想想这几天你为她喂了什么药呢?”

    云敬逸的眸光一聚,倏地转头看向她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蓝若水深呼一口气,终是道:“我说你费尽心机也要找到我们丹心宗的医书秘籍,原来是为了给六公主治病么?”

    云敬逸顿时眉头紧皱,似乎一时间想不清她是如何知晓。

    而左丘浚则是听懂了怎么一回事,立即道:“小秋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那样子,很明显,也是事先知道的。

    云敬逸何其聪明,只用了一瞬,便反应过来,当即怒急道:“原来找秘籍之事,你们都知道,而今日敬秋昏倒,便是你们为我设的局?”

    蓝若水叹了一口气:“没错,的确是设了个局,我假意让九樾楼给你秘籍消息,想由此引出你的真实目的。只是没想到,你竟然是为了给六公主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逸兄,既然如此,你为何不肯对我讲呢?”那边,左丘浚神色黯淡,“你果然还是没有把我当兄弟。”

    兄弟……云敬逸的剑无力的收回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让他想起那日左丘浚对他所说的话,原来他已经在试探,不惜拿出感情牌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转过头,看向床上躺着的云敬秋,云敬逸无奈的笑了笑:“不是不把你当兄弟,而是知道敬秋喜欢你,大概不想让你知道她的病。”

    左丘浚眉头一皱:“她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云敬逸沉默,似乎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说。

    却听一旁,蓝若水开口道:“逸王,那本古籍是关于精神方面,因此我特意编写了一些精神类的疾病以及精神类的制毒方法进去。为了安全起见,关于制毒,我特意写的全部是错的;而关于疾病,我并没有写错治疗方式,只是加了一味会使人出疹子的药,然而,公主服下去,却并没有出疹子,而是脉象混乱不堪,若再耽误下去,必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云敬逸眉头深深的蹙起,终是开口道:“她有时候会变得像另外一个人,很暴力直接,似乎没有痛感,这两个‘人’之间发生的事,也会不怎么记得。我看到那书上写了一个这种情况,便对症下了药,她这几日明明已经有些好转了,我故意试验一下危急情况,也没有让她有所变化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怔,果然,因为她方才已经辨认出这碗药是治疗精神分裂症的。

    那么这样回想起来,在山上那次,她的性格忽然转变,并不是被吓的,而是因为危险而召唤出了另外一种人格。

    左丘浚也是恍然大悟,那么那日他觉得变了一个人,便有了最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而这种病,在一般人眼中看来,和疯子无异。

    为妹妹着想的云敬逸,又怎会随便对他说出?

    顿时对他的做法有了理解,并为自己的怀疑愧疚不已。

    却听一旁,蓝若水又问道:“除此之外呢?听起来这病和精神分裂症很像,但仅仅是精神分裂症的话,服用这些药绝对不会吐血。逸王,如果你信我,就将六公主发病始末都告诉我,此事我虽无心,但也有责任,我一定会尽全力将她的病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云敬逸抬头看向蓝若水,只见她一脸诚恳,眼中坦然而自信。

    终是开口道:“其实这病是最近两年才开始,一开始我也不清楚,后来每当她遇到危险便不对劲。我便意识到来让大夫诊治,大夫说如果人受到过什么伤害或刺激,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我的母妃不受宠,我在苍岚国那几年,敬秋受尽人欺凌,所以,一切便有了很好的解释,只是却无人能治好她的病,后来听到传言,丹心宗有一本秘籍可以治疗。因此,我们便借由这次出行来秘密寻找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闻言不由与左丘黎对视一眼,看来他俩之前的判断是对的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们此次前来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蓝若水皱了皱眉道:“那大夫说的没错,受到伤害或刺激,是有可能在懦弱的性格中爆发出另外一种强大的人格来保护自己,可是,像你说的,已经时隔多年,按理不会忽然出现才对,除非是你之前没有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云敬逸很坚定的摇摇头,“我回去后一直很照顾她,每日都会见她,不可能那么多年都没有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心微沉,转头看向云敬秋道:“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屋内,左丘浚与云敬逸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她是被毒诱发而得的这种病。”蓝若水缓缓说出,又叹了口气,“我方才号脉时也察觉到毒性,但不清晰,识别不出到底是什么毒。”

    “诱发?那也就是说除了遇到危险,用毒也可以让她发病。这就对了。”云敬逸面色一冷,接着,却是转头看向了左丘浚。

    左丘浚不明所以,那边蓝若水已经说道:“可能是毒,也可能是没有毒性的东西引出毒,具体要确定是什么毒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接着,就听云敬逸看向左丘浚道:“太子,其实我一直当你是兄弟,但是,那日敬秋手被烫,是她第一次在没有遇到危险时发病的。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左丘浚叹了一口气,干脆将那日的经过,一字不落的描述出来,并且道:“逸兄,皇天在上,我以我的性命担保,若是有半句假话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看着他这般诚恳,云敬逸的心一震,终是抱歉的对他说道:“对不起,我关心则乱,今日之过,改天等敬秋好了,我再登门谢罪!”

    左丘浚摇了摇头,因为他一点都不介意。

    刚想开口安抚,却见蓝若水忽然激动道:“太子殿下,你刚刚说,你那天给了六公主一瓶香料?那香料在哪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6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