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565章 为他我心甘情愿
    夜晚,皇家驿馆。

    早已等候在那的师傅,此刻正为刚从皇宫回来的云敬逸把着脉。

    一旁,站着神情紧张的云敬秋和蓝若水。

    此刻,左丘浚和左丘茗作为皇子和公主,因为没有皇上的允许,是不得擅自夜不归宿的。

    而皇上又因为找不到左丘漠在气头上,自然是没有这个允诺。

    所以,二人并不在场。

    毕竟,救治云敬逸也只是私下的事,中毒这件事牵扯太大,暂时不能让皇上知晓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左丘浚再不放心,在蓝若水的再三劝说下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毕竟,小不忍则乱大谋,这个道理谁都懂。

    眼见师傅号脉的手从云敬逸的手腕拿下,蓝若水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师傅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师傅点了点头:“果然与你判断的毒一致,中的是顶级阴毒,不过还好,既然你已经从玄阴堂的书中知晓了施针方法,那由我来参照施针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云敬秋顿时一喜,眼中甚至隐隐有晶莹闪烁。

    蓝若水也是着实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她这一招棋,走的本身就很险。

    稍微有一点差池,就有可能满盘皆输!

    不过,好在老天垂怜,她又一次赌对了!

    兴奋下的她,加上救左丘黎心切,忍不住催促道:“师傅,那不如此刻就开始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那早已准备好的施针穴位图,拿到了师傅的面前。

    师傅将图接过,看着看着却是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师傅?”蓝若水对于针法了解不精,见状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师傅看了那施针穴位图道:“这套针法上的穴位,很消耗本人的元气,而他如今受了重伤,元气本就不足,按理,应该服用一些药,补充一些元气才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那需要多久?”蓝若水顿时有些焦急起来,因为她只有这一晚上的时间呀!

    如今这种局势,师傅又怎会不知?

    但作为大夫,他只能如实回答:“一天一夜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当即怔住!

    一天一夜……

    过了今晚,四皇子回去,那一个白天的时间,皇后足以将左丘浚与云敬逸私下见面之事捅出去。

    那左丘浚的嫌疑就撇不清了!

    除非,她能再拦住四皇子一个白天。

    但是,四皇子虽然好色,也并不傻。

    他的属下今日清晨去皇宫告假,若是到明日清晨还未归,他一定会有所警觉,不可能再留得住。

    而这会,不管是驿馆,还是黎王府,想必都有皇后的人密切盯着。

    她更不可能派人前去,强制将四皇子扣住!

    那样,扣不住四皇子不说,还有可能落下个谋害皇子的罪名。

    所以,根本就行不通。

    那这样的话,左丘浚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,蓝若水忍不住一把抓住师傅的手臂道:“不行啊师傅,你再想想办法,过了今晚,逸王还未醒的话,太子就不安全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浚哥哥怎么了?”不等师傅开口,云敬秋已经紧张的问出声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对云敬秋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。

    反正云敬逸醒来后,势必会知道一切,与皇后成为敌人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因此,蓝若水叹了口气,还是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,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敬秋顿时有些不解:“御郡主,皇后不是浚哥哥的亲娘吗?怎么会去害他呢?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眉头一锁,说起来,这件事她也想不通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此,只能冷笑道:“我也不清楚,我只知道,皇后似乎更在意另外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云敬秋脸色一变,面上浮上的除了惊讶,还是浓浓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哎。太子也是个苦命人。”忽然,一旁听着的师傅叹了口气道,“别的办法不是没有,但……作为大夫,我不建议采取这种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那边,蓝若水还没开口,云敬秋已经抢先道,“只要保住浚哥哥,救得了皇兄,什么办法都可以!”

    师傅紧紧的盯着云敬秋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蓝若水不禁有些奇怪,忍不住问道:“师傅,到底什么办法呀?和六公主有关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师傅面色纠结,但终是点了点头,“同种血脉,可以输送元气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的脸色顿时一变,她想起,在丹心宗的医书里的确有这个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,虽然没有被列为禁术,却也是不到有生命危险时,绝对不建议使用的。

    因为,其方法是,以父母或兄弟姐妹的血为药,用特别调制的药为药引,为需要元气之人喝下去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这需要大量的血,以两到三个人共同来救治为最佳。

    但如今,云敬逸是个男子,本就需要大量的血,但与他血脉相连的人,却只有云敬秋!

    蓝若水几乎不用细想,便直接否定: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云敬秋那边听到自己可以帮忙正在欣喜,闻言立即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逸王需要的血量可能会危急你的性命!”蓝若水立即严肃的回答。

    云敬秋顿时一怔,好半天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师傅在一边紧紧拧着眉头,也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蓝若水叹了一口气,开始有些后悔,她那般自信的让左丘浚待在皇宫。

    若是这会他也在,至少,还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然后忽然,却听云敬秋开口道:“御郡主,我想好了,我愿意这样做,请你们放我的血吧。”

    蓝若水目光倏地一厉:“我不是说了不行吗?再说了,用你的命保左丘浚的太子之位,到时候,他会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然而,云敬秋却摇了摇头:“不,我保的不是他的太子之位,我保的是他的命,若是他因有嫌疑而关入天牢,黎王已经不能参与此案,那么,既然皇后一直要出手相害,你觉得他在牢里,能活几天?”

    蓝若水一愣,云敬秋的话说的并非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可是,那毕竟是以后的事,只要不是立即失去性命都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她根本不可能同意云敬秋的做法!

    岂料,眼见蓝若水还是不应,云敬秋忽然“扑通”一声,跪倒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蓝若水一惊,赶紧上前要拉起她:“六公主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然而,云敬秋虽然看似柔弱,跪着的身子却如同她的心一般坚定:“御郡主,相信你也知道我对浚哥哥的心意,让我看着他死亦或是生不如死,无异于要我的命。所以,这是我心甘情愿的,请你成全!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78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