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599章 将若水赐给太子
    对面,左丘茗却是依然波澜不惊,只是低着头,继续在那边吃着东西。

    皇上的眼珠一转,却是完全误会了眼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只当是云敬逸太过激动,想要与左丘茗诉情,而左丘茗不敢抬头,怕是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因此,见状干脆站起身道:“朕吃的差不多了,天色晚了,不如就让茗儿继续陪逸王吃,逸王可介意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介意,恭送皇上!”云敬逸这会心急如焚,当即站起身,对着皇上行礼。

    皇上笑着离去,当真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而屋内,眼见皇上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,云敬逸当即看向左丘茗道:“茗儿,你在搞什么鬼?你要嫁给我?”

    左丘茗抬起头,淡淡的看着他道:“我记得,是你先要娶我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娶你,你就要嫁给我?”云敬逸头顶升烟,完全理解不了这个逻辑。

    左丘茗却是眉头一挑,看向他道:“所以,你这是当着我父皇的面说我不嫌弃我,转过头就要逼我悔婚?”

    云敬逸:……

    的确说对了,但是……他初衷并不是这样啊!

    然而,左丘茗却忽然起身,不再多说,大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月光下,她的身影显得格外寂寥。

    以至于,让云敬逸都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而这么一晃神,就发现她已经走在皇宫之中,周围是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,让他没有机会再追上前去问清楚,只能叹了一口气,灰溜溜的回了驿馆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回来了!”驿馆内,云敬秋正站在门内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自然上次云敬逸被刺杀,又在皇宫内被下毒之后,他每次去皇宫,云敬秋都格外担心。

    云敬逸一怔:“敬秋,你怎么等在这里?快进屋。”

    眼见云敬逸安然无恙,云敬秋松了口气,赶紧与他一道走回。

    然而,沿途却听他频频叹气,一脸愁苦。

    眉头不由微微蹙起:“大皇兄,又遇到什么难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云敬逸心里十分苦逼,低沉的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去皇宫而犯愁的事,八成是国家大事,云敬秋除了稻种之事,其余从没有参与过,所以,见状也不好多问,只能安慰道:“皇兄别急,万事总有解决的办法,就拿稻种之事来说,对于你也是很困难的,你不也办的妥妥当当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云敬逸立即翻了个白眼:“原来你也知道困难。”

    云敬秋脸色一僵,有些尴尬道:“自然知道皇兄的难处,敬秋会永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云敬逸的脸却还是很垮,他要是知道办成这稻谷之事,皇上会拿自己的公主作为答谢,他打死都不答应云敬秋。

    当然,罪魁祸首是自己,他就不该嘴贱。

    想到此,又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云敬秋这次真的担心了起来:“皇兄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难道比稻谷之事还难办?”

    “对,难办一万倍!”云敬逸这会已经不顾什么形象,整个人如霜打的茄子,埋头在屋内坐下。

    云敬秋倒吸一口冷气,比稻谷之事还难一万倍……她根本都想象不到会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云敬秋的脸色一变,当即道:“莫非苍岚国与我国要开战?”

    云敬逸一怔,有些佩服她的想法,不过,却是自嘲一笑道:“恰恰相反,不是开战,是和亲。”

    “和亲?”云敬秋的心“咚”的一跳,虽然紧张不已,还是忍不住弱弱开口,“谁和谁?”

    “我和小茗。”云敬逸又叹了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云敬秋的脸迅速一变。

    因为,若是自己的大皇兄与左丘茗和亲,那么左丘茗就是自己的嫂子,而她的皇兄,也算是自己的兄长!

    在他们的伦理中,即使没有血缘关系,他们也绝对不可以在一起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左丘浚刚刚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,似乎……已经有些喜欢她了,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云敬秋摇了摇头,赶紧抓住云敬逸道:“大皇兄,你不是说与茗公主为兄妹之情么?你不能直接告诉皇上吗?而且,茗公主也有自己的心上人,她也应该不会同意才对啊!”

    “然而,她的确是同意了呀!”云敬逸这会也是十分崩溃,根本没有想到云敬秋与左丘浚之事,只是说完这句话后,便生无可恋的走回自己的房屋,他需要冷静!

    云敬秋却是跌坐在椅子之上,彻夜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然而,天才蒙蒙亮,她便起身直奔东宫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所去为何,但她想让左丘浚知道,想要知道他的反应!

    只是,等她到达之时,左丘浚已经前去前去早朝,她只好在东宫外孤零零的等待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天彻底大亮,才看到左丘浚与左丘黎匆匆走来,面色都是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一看到云敬秋竟是等在东宫门口,左丘浚立即惊讶道:“小秋,你这是在等我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有话要和浚哥哥说。”若是平时,看到左丘浚有事,云敬秋大概会说改日再来,然而今日,想了想还是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左丘浚一怔,看了一眼与他有要事相商的左丘黎,道:“这样吧,小秋,你先同我进去,不过,要等我与大皇兄谈完事情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云敬秋很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道走进东宫。

    一切如左丘浚安排,让云敬秋在旁边的屋子等着。

    或许是考虑到她的等待,两个人的事情谈的很快,大概半个时辰便谈论完毕。

    左丘黎也不多做逗留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左丘浚将左丘黎送出屋门,便要转身走进云敬秋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未走进,就见不远处,一个人手持圣旨朝这边走来,那人正是皇上身边的首席太监。

    左丘黎的脚步顿时一停,立即低头立于一旁。

    朝中规定,见圣旨如见君,任何人都要参拜,所以,他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手拿圣旨的公公很快走近,看着左丘浚直接喊道:“圣旨到!太子接旨!”

    左丘浚立即跪下,等候公公宣读。

    左丘黎与云敬秋也跪在其后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只见公公将圣旨展开,大声宣读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御郡主德才兼备,又与太子情投意合,特将其赐婚给太子,择日完婚!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8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