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625章 想推的一干二净
    “黎王殿下,此事,您必须得给皇后娘娘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终于,看着左丘黎不发一言,有人只当他心虚,干脆将矛头明目张胆的指向他!

    他们鲜少敢如此理直气壮的,这样跟黎王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罪臣之女的儿子,居然也让他神气了这么些年,他们早就想完全的把黎王挤出权力中心了。

    “交代,你们谁配,要我的交代?”却听左丘黎忽然冷然出声,他不屑的环视一周,那些蠢蠢欲动之人,在接触到他冷若冰霜的眼神后,却都怂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在用眼神做着无形的交锋,谁行谁上,他们一定会跟着。

    但谁也不肯,当这个作死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毕竟,黎王的凶名,让他们十分的怕自己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这么一踌躇,居然没一个敢上来的。

    左丘黎冷哼了一声,就知道这群胆小如鼠的家伙,会这样推诿。

    “父皇,事情在没有查清楚之前,何必妄下结论。赵宁峰,你还有话要说么?”

    所有的话,一个字都不落的传入了他的耳朵里,赵宁峰苦笑了一声,长叹了一口气:“你们以为,把我们父女推出去杀了,就可以保住皇后跟国丈了么?呵呵,皇上,罪臣愧对了您的赏识!”

    重重的磕了个头,顿时,赵宁峰的额头上,沁出了猩红的血。

    但左丘黎却从那人的神色里,看出了一抹即将要燃尽的疯狂。

    这世上,哪里有人会甘愿,被人当成无用的棋子丢弃掉呢?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说的没错,当年,罪臣因为贪污了军中的粮草,所以,白老将军才将我治罪。从此以后,我便对他怀恨在心,伺机报复。在那时,国丈大人便找到了我,想让我替他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赵宁峰阴气森森的看了皇后一眼,遂带着几分解脱的笑容继续说下去:“国丈大人说,要我帮他收买一个白老将军身边的亲信。然后,又交代我如何伪造书信。除了第一次,他是亲自对我面授机宜的之外。我们之间来往的信笺,我都留着。现在就在府中,黎王殿下,可以派人去取。”

    皇后秀眉蹙起,但不管短短时间,复又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承认你能伪造书信,那本宫父亲与你的书信,又怎么能做得了真呢?”

    不过,赵宁峰像是早就预料到的一样,笑着从自己的囚服怀中,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笛来。

    那玉笛的样子十分的古拙,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不过,从这只玉笛出现开始,不管是皇后还是那些朝臣们,都暗中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因为,那玉笛可是国丈他老人家的贴身之物!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都知道,这东西是什么吧?没错,这就是国丈大人的那只碧玉笛。当年,我因不放心国丈大人会可能会过河拆桥,就要了一个证物,以后能证明我的身份。皇后娘娘,别人不认识,你不会不知道它的真假吧?”

    皇后脸上的笑容,再也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死死的盯着赵宁峰手中的那支精致的玉笛,那玉笛通体雪白,只有在尾部点缀着一抹血红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年少时,父亲因为得到了这传说当中的‘瑞雪红梅’玉,特意请了能工巧匠雕刻而成。

    事后,这枚瑞雪红梅碧玉笛,就几乎成了父亲的代表。

    也许,别的东西都能伪造,但是那玉笛的纹路跟颜色可都是天然形成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,绝对做不了假!

    赵宁峰,果真是疯了么?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偷的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,忽然在人群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立刻,那些略微有些慌神的官员们,就像是一群学舌的鹦鹉,一个接一个的重复着这句话,似乎觉得他们如此,就能把假的,说成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赵宁峰不说话了,这玉笛他从不离身,因为他觉得,这是他保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才清楚,这东西,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偷?你们口中的国丈的人,难道已经老眼昏花到这个程度了么?”左丘黎冷笑起来,嘲讽的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被人偷了,既然是国丈的心爱之物,为何他没有来报官呢?还是说,这东西从国丈身上消失,与此同时,赵宁峰得到了破格的升迁,都是巧合么?我还记得,凡是跟白家有关系的人,或多或少,都遭到了贬黜吧。还是说,赵宁峰赵大人的运气,比他们都好么?”

    左丘黎从来没有看过,比这群朝臣还要无耻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编要骗的话,也得商量好了再出来,不是么?欺君之罪怕什么,只要能保住你们的国丈,一切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要么不开口,一开口,便让所有人都再也张不开嘴了。

    龙椅上,皇帝的表情也是相当的难看。

    他可以接受自己的朝臣跟国丈成为一党,是因为国丈已经远离了朝堂,一个平头百姓,不过数年之后,就会被人忘记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却觉得不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这朝堂跟百官,倒不像是属于他的了。

    朝臣们惊觉,他们一时激动下,做的有些过火了。

    一定,会引起皇上的不悦。

    心头,不由得越发的厌恶左丘黎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他们又怎么会得罪皇上?

    左丘黎环视左右,好,很好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都不得不闭嘴了。

    皇后勉强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子,她也不明白,事情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用手指颤抖的指着左丘黎,仿佛她随时都能晕厥过去似的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何要害本宫的父亲?本宫的父亲乃是三朝元老,对皇上忠心耿耿,也不曾为难过你。为何,你要下这样的狠手啊!本宫,到底是哪里对不住你?”

    她声声的控诉,可左丘黎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慢慢的靠近了皇后,左丘黎只听两个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,毫无温度的说道:“那就得问问母后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只觉得自己,从头顶凉到了脚底,不过片刻之后,就恢复如常,勉强维持着镇定。

    左丘黎退开,嘴角勾起的笑意,却带着几许深意。

    只听得外面,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:“黎王殿下,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母后的么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97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