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626章 国丈大人终现身
    朝堂之上,已经许久未曾出现在过的身影,现在正一步步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左丘黎看向了那个人,依旧是一副睥睨天下的孤傲样子,只可惜,那人已经是双鬓斑白,早过了春秋鼎盛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“老臣见过皇上,见过娘娘。”

    年方七十的国丈李国公依旧保持着为官时的习惯,当时,皇帝惜他年老体弱,可以不行跪拜大礼。

    略略的弯了弯腰,却也看不出对皇帝跟皇后,有多少尊敬来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那上面的不过是他的女儿跟女婿而已。

    皇帝的心头不悦,却没有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李国公表现出哪怕是一星半点的恭敬,他也不会觉得,这人越发的碍眼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些大臣们,一个个都主动的跟李国公寒暄,眼中早已经没有了自己这个皇帝的存在,皇帝心头的不满,也就越积越深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心机深沉的皇帝,面上露出了一抹笑,掩盖住了,他藏着血腥味的狠戾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李国公到了,多日不见,身体可好?”

    李国公却沉着一张脸,就连见到皇帝,也没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点点头之后,就转向了赵宁峰,顿时,横眉倒竖,毫不客气的骂道: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!我当初是看你办事勤勉,才对你多番照顾,甚至不惜赐你玉笛,只希望你能报效朝廷,为吾皇所用。却不想,你居然贪心不足,多次威胁我,让我帮你升官。我不同意,你就恼羞成怒,拿了这玉笛来陷害老夫!你,该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从李国公出现开始,那些大臣们,包括皇后,就立刻有了靠山似的,都用热烈的目光看着李国公。

    果然,那人一出现,就扭转了局面,把这事推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可赵宁峰如今也豁出了,也不怕李国公会对他如何。只冷笑着看着李国公,似乎在等着对方也跟自己一样,被人给彻彻底底的掀下去。

    李国公看到赵宁峰闭嘴,又转过头来,冷冷的瞪着左丘黎。

    “黎王殿下,当初你外祖勾结晋王,意图谋反,乃是他咎由自取。不知道你听了哪些小人的挑唆,居然做出构陷皇后,陷害忠良的事情出来,难不成你也要做出这大逆不道的行径来么?”

    李国公声如洪钟,如今又带了三分的怒火,那声音更是刺耳。

    但左丘黎却全然没有其他的反应,只直视着李国公,丝毫没有退缩。

    “李国公又怎么能断定,我外祖父与晋王勾结谋反呢?”

    李国公冷冷的笑了笑。然后说道:“当年,你外祖白氏一族的案子,就是由我来经手的。人证、物证俱在,容不得任何人狡赖!”

    “李国公可以保证,这件案子,没有任何错处么?”左丘黎的声音,开始有些咄咄逼人起来。

    李国公也梗住了脖子,大声的宣布:“此案为我主审,千真万确。黎王殿下,还是不要再苦苦纠缠的好!”

    左丘黎却往后退了一步,沉声说道:“那极好,你肯承认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李国公还不知道左丘黎的打算,原以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,随即十分不悦的说道:“皇上,老臣虽然不再朝中为官,但朝中之事却多有耳闻。就算是你怜惜大皇子,也不该由着他如此的胡闹。凭着这小猫两三只,就想让定我的罪,哼,怕不是在开玩笑吧!”

    皇帝也在心中,暗骂这老匹夫的猖狂。

    但面上,还是依旧只能暂时的安抚住,可没等他说话,左丘黎却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立刻,有不少人拿着东西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“李国公不是要证据么?那我,就给你看看证据。”

    三口硕大的箱子放在众人的面前,左丘黎在这一刻,收起了自己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第一口箱子里面,连套着三只小一点的箱子。

    而在最里面锁着的,则是一叠泛黄的信纸,跟一枚碧色的玉质印章。

    第二口箱子里面,则是一些落满了灰尘的兵器,至于第三口箱子,则是一些石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李国公不屑的看着左丘黎,这些东西,可都是白氏的罪证。

    现在拿出来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左丘黎淡淡的瞥了那人一眼,在他眼中,所谓的李国公,只是一个无耻的小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父皇,这些东西,就是李国公判我外祖父有罪的证据。其实,这些都是假的,不过是有人蓄意陷害而已。儿臣会一一查验,定将那陷害之人绳之以法!”

    左丘黎已然动了杀心,他会让这些人死个清楚明白!

    皇帝想了想,同意了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分明就是在胡闹!”李国公毫不客气的嚷嚷。

    但皇帝却只是冲着他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既然是真的,那查验一下又有何妨呢?还是李国公,觉得朕的旨意,不对么?”

    那瞬间,皇帝的脸色,冷漠得让人胆战心惊,不过像是蜻蜓点水一般,转瞬间,那脸上的表情,又重新温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李国公迟疑之时,左丘黎已经命人,招来了京城内,技艺最为精湛的篆刻大师。

    “草民,拜见吾皇万岁。”

    皇帝挥了挥手,那匠人不愧是大家,自然也是有些风范在的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其中的一张书信,还有那枚印章后,仔仔细细的辨认了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笃定的说道:“这封信上的印章,虽然跟我手上的印章很像,但却并不是同一个。印章上面的字可以一样,但是每一个匠人的力度跟习惯却是不同。这两个章,不是一个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取出假印章跟另外一封书信,递给了大师。

    那人仔细的看了又看,最后才意犹未尽的说道:“这封信上的印章,跟殿下后给我的这枚印章完全相同,连细微之处也是一模一样。而且,这两封信也不是一人所写。您先给我的这张,临摹的痕迹很重。而且第二张信纸,一笔一划都力透纸背,不像是第一张,那样的轻浮。所以,尽管字迹看起来相同,但却并不是一个人所写的。”

    篆刻大师的一番话,让这张所谓的通敌书信,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49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