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705章 镇妖塔里出洋相
    左丘黎挑了挑眉,看着明明闭着眼,嘴角却偷偷扬了扬的蓝若水,不禁有些失笑,心也重新安定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小活宝,应该是已经不知不觉间,将国师的阴谋破获了吧?

    国师眉头微皱,隐晦的看向了其中的一个弟子。

    而那弟子的脸上也带着几分震惊,不由自主得看向了人群中的某人。

    “国师,已经这么久了,不知妖孽可曾显形了?”左丘浚如今也是反应过来,不嫌事大的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国师神色有些不太自然:“回太子殿下,妖孽……这妖孽道行很深,只怕不时能立刻查出来。太子殿下不妨稍等片刻,贫道自有法子让她显形。”

    装睡之中的蓝若水,可比任何人都清醒,听到这话,就知道这国师恐怕还要出阴招。

    果然,国师才刚刚说完,这十二人的圈子,就忽然间缩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蓝若水闭着眼睛,严严实实的把云敬秋护在自己的怀中,尽量让她的口鼻不要接触到外面。

    身边,不断有人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忽然,细细的粉末状东西洒到她的脸上,不用说也知道,这东西是朝着谁洒的。

    毕竟,云敬秋的头此刻在她的腿上,要想洒到云敬秋的脸上,毕竟要经过自己。

    而外面的圈子,也突然间扩大开来。

    “妖孽,还不速速显形!”国师似乎有些沉不住气,再次厉声喊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,那些人依旧睡得比猪都香。

    蓝若水心中冷笑不止,甚至忍不住想要嘲笑。

    毕竟,人家国师也是不容易的好么?

    摆了这么大的排场,结果自己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哎哎哎,可怜啊可怜!

    这边,蓝若水正在心里得意的尽情释放,那边,皇上却看不下去了,这次连他也忍不住开口道:“道长,这妖孽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国师不由一噎,不甘心的盯着手中的罗盘,实际上却是在盯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不应该的,怎么会出错呢?

    “贫道就说吧,根本没有什么凶将,一定是国师算错了。”那边,天一道人眉头一挑,面上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皇上脸色十分不愉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人都是用他的名义宣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结果,鼓捣了这么久,除了听到这此起彼伏的打呼噜声,以及许多不雅观的睡姿,什么东西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这传出去,怕是会沦为笑柄!

    所以,当即不等国师回答,就冷冷开口道:“道长说的有礼,国师,朕觉得此事还是就此作罢吧。”

    国师面露不甘,还要再出声,却听左丘浚也随即道:“国师,本宫也觉得还是算了吧,地上凉,本宫的太子妃身体本就弱,若是久了,耽误到本宫的大婚,那可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将国师的话堵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看样子今日,他要么是哪里出错,要么是被人破解,否则不该如此结果。

    若是再质疑下去,恐怕面对的就不仅仅是一国太子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国师只能将话咽了口气,低声回了句:“是。”

    而一旁,左丘黎早就不等他的回答,示意自己的手下放人进来,把这些睡得昏天黑地的人都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蓝若水本就是装睡,所以,醒来对此一点也不意外,倒是云敬秋,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,一脸懵懂的问道:”若水,这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要抓妖孽么?”

    她不问还好,这一问,国师的脸差一点气成了紫茄子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蓝若水见状,淡定得挑了挑眉头,故意调侃道:“大概是国师神通广大,在梦里头就把妖孽给擒住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,还故意冲着左丘黎偷偷的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左丘黎嘴角忍不住上扬,心头方才那因为被算计的阴霾,此刻顿时被驱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总是能让他不管何时都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?可是我怎么没有梦到呢?”不知是刚睡醒,还是猜测到了什么,云敬秋此时的话,无疑是在打国师的脸。

    蓝若水作势冥思苦想了一番后,又装模作样的说道:“大概是我们没什么机缘吧,我也没梦到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,听到了她们的谈话之后,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的心声都是同样的。

    嗯,他们也没梦到。

    国师神色僵了僵,但是却依旧保持着他高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看到安然无恙的云敬秋,左丘浚不由感激的朝着蓝若水看了一眼,只见她对自己挤了挤眼,然后便要扶着云敬秋站起。

    左丘浚眼珠一转,立即道:“父皇,儿臣觉得,既然如此,大家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镇妖塔里面了吧?”

    这句话,顿时让所有人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因为在此,不是所有人都懂得道观的构造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今日竟然被直接请到了镇妖塔里,难不成,这国师从一开始,就存了要将镇压在这里的心思?

    顿时,对国师都有了更多的不悦,连带着对皇上,也或多或少的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皇上面色不愉,只好挥挥手,草草结束这一场闹剧,自己也站起身,率先离去。

    女道们立刻引导着众人离开,蓝若水颇有深意的看了左丘黎一眼,然后,转移到了其中的一个香炉上。

    左丘黎立即心领神会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蓝若水嘴角一勾,又悄声在云敬秋耳边说道:“敬秋,晚上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之后,便各自换好衣衫,从道观分别而出。

    不管白日怎样的喧哗,寂静的夜晚总会来临。

    天刚黑,蓝若水便悄悄去了云敬秋所在的驿馆。

    驿馆内,不出所料,左丘浚已然在那里等候。

    “若水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快跟我说说,我都要好奇死了!”一看到蓝若水进门,云敬秋就赶紧拉住了她的手问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当时醒来的确是懵懂了一瞬,但是,过了这么久,以她的聪明,也不可能想不到更深的一层。

    加上方才左丘浚告诉她的,蓝若水当时在场是如何护住她的,一时间,更是感激加好奇。

    蓝若水弯唇笑了笑,此事可是说来话长。

    所以,好生喝了一会茶,一直等到因为要处理善后事宜而姗姗来迟的左丘黎进屋之后,才开口道:“黎,那只香炉,你可拿到手了?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53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