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文学网 >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> 王妃神动天下 > 第759章 左丘漠贬为庶民
    左丘黎的话一出,全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方才那些义愤填膺之人霎时停住了声,而那些只想看戏之人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以为,这只是联合骗取国家银两,原来竟然还谋害了那么多人命吗?

    那是几十条人命啊!

    皇上那原本因布料没有损失而舒了几分的心彻底冷了下去,而方才被愚弄的怒火却无法抑制地点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不算是心慈手软的皇帝,但一个皇子,参与无端迫害老百姓这种行为,他也是绝对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或许是愤怒到极限,他竟是再也没有吼叫,而是看似冷静了下来,却任谁都知道,那表面的平静下蕴藏着怎样的暴风雨,他声音沉沉道:“黎王,你这么说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左丘黎就等着皇上的这一问,当即命令道,“传仵作。”

    仵作的供词加上仵作的验尸记录,以及那货真价实存在的几十具尸体。

    不需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皇上重重的将本案的卷宗合上,接着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自从太子大婚以来,这一幕幕、一桩桩事情在他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呵……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才是彻底想通了。

    国师与天一道人表面不合,实则为了统一说法时让他轻信,再加上他们为自己下的毒,以及夜晚宫中的鬼哭,更是让他做出了一件件昏庸至极的事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还有几十条人命!

    底下,左丘漠在瑟瑟发抖着,他不知道为何这么几天时间,左丘黎便查到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明明,他前几日还在被火焚烧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也来不及去想,此刻他只能尽快去想怎么脱罪,可是他越想,越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只有冷汗一滴不落地从后背涌出,止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而皇帝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,眼中带着的却是止不住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左丘漠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他没有问国师,也没有问天一道人,因为这些人的死罪已经难逃,纵然那国师并非本国人,但这里是他的地盘,他从来不是善罢甘休之人。

    他问的,是他的儿子——左丘漠!

    左丘漠的身子狠狠地一颤,如今证据都在眼前,他也着实没有想到可以抵赖的方法,干脆把心一横,直接跪在地上狠狠地磕头道:“父皇,是儿臣一时糊涂,但儿臣只是担心母后已去,父皇迁怒儿臣,所以才用了为您割肉的苦肉计,为的只是想博得父皇的欢心而已,父皇之前一直重用大皇兄和太子,儿子只是一时嫉妒,所以才犯下了大错,还请父皇开恩,儿臣再也不敢胡来了!”

    他声泪俱下,甚至软弱无助,看上去,就好像一个不受宠的孩子在和自己父亲讨糖吃的场景。

    皇帝的怒气并没有因此而少半分,但听到割肉两个字,目光还是闪了闪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另外两个儿子没有做出这一步,还是什么,听到有人为得自己注目而割肉,虽然知道不对,但他还是犹豫了一瞬。

    只是,也只是这么一瞬,左丘黎却冷笑了起来:“割肉?左丘漠,你也好意思提割肉?你敢当着父皇的面,将你的袖子掀起,看看是否有伤口吗?”

    皇帝尚有犹豫的眼眸倏地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的确,当初只是听说左丘漠为他割了肉,并没有亲眼见过,最多只是见过他“虚弱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今被揭露一切都是串通好的,那他当初还有什么理由真的割自己的肉?

    直到方才那一刻,他还没有往这个层面想过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“掀起来。”淡淡的三个字,却让在场的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方才揭发出国师和天一道人的标记,皇帝没有勒令一定要确认,如今对左丘漠,却是直接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不由一阵唏嘘,到底是他的亲生儿子啊!

    然而,左丘漠的脸色一阵慌乱,却是迟迟不去动手。

    他怎会想到,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如今这件事又会被翻出?

    所以,他根本没有在胳膊上伪装出伤口。

    但偏偏,那过去的时间不足以他恢复如常,毕竟那是割肉,天底下最好的药也不能让他这么快的时间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然而,高座上被多次耍弄的皇帝这一次却并不再给他时间,而是沉声命令道:“来人,将四皇子的袖子给朕掀起来!”

    立刻,便有侍卫们上前,一句“四皇子,得罪了”,便开始按住他将袖子掀起。

    光滑的胳膊,看不到一丝一毫受伤的痕迹,更别提,会有什么因为割肉而产生的凹陷。

    皇帝的目光眯了又眯,甚至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疲惫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等左丘漠再狡辩,他直接抬起头,缓缓开口道:“四皇子左丘漠与天一道人及楚天国国师,联合谋害朕,程家为牟利谋害几十条人命,故,程家参与人员除以极刑并且抄家,天一道人及楚天国国师处以极刑,朕会休书一封给楚天国国君,至于四皇子左丘漠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饶命,父皇饶命啊……儿臣只是投机取巧,一时糊涂,但从未想过害父皇,父皇饶命……”左丘漠眼下脸色惨白,头磕在地上几乎磕出血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这么惧怕过,但他知道他现在不想死。

    皇帝的声音顿了顿,疲惫的脸上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岁,看着他除了气愤还有悲怆。

    大殿上,一时间,只响起震耳欲聋的磕头声。

    仿佛是真的在进行极致的忏悔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声一声,震的不仅是皇上的耳膜,还有他那无比疲惫的心,终于,他的目光收回,声音低哑的开口道:“四皇子左丘漠贬为庶民,从此与皇室与朕都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左丘漠伤心欲绝的惨叫一声,“父皇你不能不要儿子啊,我是您的亲骨肉啊父皇,您一直那么疼爱我,您忘了我小时候您亲自教我书法,抱着我……我从未忘记过,在我心里,您永远比任何人都重要!”

    皇帝难过地闭上眼,若不是在场这么多大臣在,他甚至想要堵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因为左丘漠的确是他曾经从心里疼爱过的儿子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他越不能够饶恕。

    然而,却听左丘黎再次开了口:“左丘漠,你口口声声说父皇多么重要,然而你却在蓄谋着谋反!”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1/16554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