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站在旁边,没有说话,没有呼喊,只按住了赵成双的脉搏。

    天幸,赵成双还有脉搏跳动,他还在活着!

    叶青长舒了一口气,匆忙背起赵成双,急道:“他还没死,赶紧把他送出去!”

    这话让一群警察顿时来了精神,几个警察背起后面那工人,跟着叶青匆忙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可爱正在外面帮忙,看到一群警察护着两人出来,不由诧异,跑过来急道:“怎么了?没有伤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,快点救我们队长!”一个警察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队长?”陈可爱跑过来一看,不由惊呼:“这……这不是那个警察吗?”

    “可爱,快点,他的脉搏很微弱!”叶青急道,他用手按着赵成双的膻中穴。膻中穴是人体死穴之一,但是,按照寻经问穴当中的记载,死穴也是最能激发人体生命力的穴位。在关键时刻,合适的力度刺激这些穴位,是能够救人的。

    赵成双脉搏很微弱,叶青只能冒险用一用寻经问穴当中的方法刺激他的生命力了。

    陈可爱也不敢迟疑,匆忙拿着救护设备跑了过来。旁边几个医生也紧跟而来,把各种设备都安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队长怎么样啊?”一个警察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得送回去抢救!”一个医生急道。

    “抢救?”那警察愣了一下,颤声道:“他……他还没脱离危险期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那医生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跟几个护士一起把赵成双推走了。

    副手在旁边看到这一幕,也是吓得浑身哆嗦。想了好久,还是拿出电话,把这件事汇报给了局里。同时,他在电话里也说的很清楚,说这是赵成双自己要进去,他拦都拦不住,以想摆脱这件事与自己的关系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,黄炳耀差点吓尿。赵成双如果出了什么事,他这个局长估计也得跟着完蛋。

    黄炳耀不敢把这个消息按住,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邓黎阳。

    邓黎阳也很震惊,立马打电话给赵建军,把赵成双的情况告诉了赵建军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不到三分钟时间,赵建军便知道了这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到儿子出事,赵建军也坐不住了,几乎是跑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政委,你去哪?”警卫员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“去市医院!”赵建军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给姓林的打电话,让他立刻安排林天佑,给我儿子动手术!”

    警卫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知道遵从命令,匆忙拿出手机把这些事情都办好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叶青他们出来,救援部队也赶到,冲进现场去救人了。

    叶青也不用再进去了,紧跟赵成双的救护车,他也很担心赵成双的情况。

    事关赵成双的生死,医院方面也不敢怠慢,匆忙将赵成双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这边,一切早已安排好了,赵成双刚送到就被送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叶青站在手术室外面,静静地看着手术室,一言不发。手上的伤口仿佛已经忘记了,鲜血染红衣裤,但他却连看都未看一眼。

    陈可爱一直跟在旁边,看叶青如此样子,对他的看法逐渐改变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叶青,你不用担心,里面是我们医院,不对,是整个深川市最好的医生。有他在,那个警察不会有事的。”陈可爱说起这个医生的时候,语气当中明显带着一些憧憬,眼睛也散发着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可爱道:“你先跟我去急诊室,我把你的伤口包扎一下,不然一会感染了。”

    叶青依然看着手术室,仿佛没有听到陈可爱的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听不见我说话啊!”陈可爱过去了扯了扯叶青的衣服,叶青这才扭头看了她一眼,眼中带着迷惑。不过,叶青什么话都没说,只看了陈可爱一眼,就又转头看着那病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去把手包扎一下!”陈可爱挡在叶青面前,道:“你干站这里也没用啊,一会包扎好了你再过来!”

    叶青摇了摇头,还是没有说话,只站在这里看着那病房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的,我也是为你好,听不懂人话是怎么的?”陈可爱嘟囔了一句,不过看叶青这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,她也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陈可爱跑去急诊室,拿了包扎用的东西过来。陈可爱用棉球沾了酒精,抓过叶青的手,道:“叶青,我要先帮你把伤口洗一下,你忍着点疼啊!”

    陈可爱说完,小心翼翼地把棉球按在了叶青的伤口上。而且,她还是试探性地放上去,只怕刺激到了叶青。

    可是,带着酒精的棉球碰触到叶青的手,叶青却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似的,一动不动,手指连颤抖都没有。

    陈可爱不由惊奇,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护士,她是最清楚用酒精洗伤口的刺激了。况且,这十指连心,一般人就算能够忍受,酒精刚沾上去的时候,还是会情不自禁地颤抖一下。可是,叶青这一点反应都没有,可是她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陈可爱看了看叶青,叶青已然盯着那病房的门,仿佛不知道陈可爱在给自己清洗伤口。

    陈可爱帮叶青把伤口清洗好,整个过程,叶青都仿佛没有感觉。最后,陈可爱还故意把酒精多倒上去一些,把叶青

    的伤口全部浇了一遍。然而,叶青还是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喂,你真的感觉不到疼吗?”陈可爱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叶青诧异看了陈可爱一眼,他其实都没听清楚陈可爱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我没说!”陈可爱摆手,她看得出来,这个时候叶青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在了那手术室里了。

    陈可爱帮叶青把伤口包扎好,另一边,医院门口又有一大批伤员送了进来。救援部队过去,救人的速度自然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陈可爱立刻投入了救治这些伤员的行列,这边手术室门口,仅有叶青一人在这里站着。

    医院的轰乱当中,门口有三个男子大步走来,为首一人正是赵成双的父亲赵建军。

    赵建军直接跑到这边手术室门口,一把抓住叶青的衣服,急道:“成双怎么样?我儿子怎么样了?他有没有事?他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赵建军平时对这个儿子是恨铁不成钢,但毕竟是他唯一的亲儿子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比谁都担心。

    警卫员匆忙上前拉开赵建军,低声道:“政委,他应该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。”

    赵建军跑过来,这病房门口只站了叶青一人,他也没问叶青是谁,上来就激动地询问吗。听警卫员这么一说,他也稍微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黄炳耀已经带了几个警察匆忙跑了过来。黄炳耀那张胖脸上尽是冷汗,一边用手擦汗,一边巴巴地跑到赵建军面前,道:“赵政委,我刚问了,医院方面正在全力抢救。以咱们这边医院的条件,成双应该没有问题的!”

    赵建军根本不理会黄炳耀,黄炳耀尴尬无比。赵成双这次若是有什么事,那他这个局长也坐到头了。

    黄炳耀转身劈头盖脸便给了身边一人两巴掌,怒道:“他妈的,我让你过去帮助赵队长,你在那里到底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辅助赵成双的那个副手,他郁闷地捂住脸,道:“局长,我也给赵队长说了,但是他执意要进去,我根本拦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黄炳耀怒道:“拦不住也得拦,里面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?那个时候让人贸然进去,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?成双年纪小,做事易冲动,但你是老同志了,你自己都不清楚形势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副手郁闷至极,他看得出,黄炳耀是想把责任推到他身上,让他来背这个黑锅。副手也是个机灵人,他心里很清楚,如果赵成双出什么事,那这个责任,他可绝对背不动。

    副手心中转过数个念头,想把这个黑锅转开。可是,看遍在场几人,这个责任交给谁都不适合。

    突然,副手看到了站在最里面的叶青,心中不由一喜,急道:“其实赵队长本来也不想进去的,他是被人给激进去的!”

    “激进去的?什么意思?”黄炳耀奇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副手一指叶青,道:“是他用语言挤兑赵队长,说赵队长带队过来,见死不救,和一个护士一起,俩人用激将法把赵队长激进去的!”

    黄炳耀看向叶青,他没见过叶青,也不知道叶青是什么身份。但是,现在什么身份并不关键,关键的是得找个出来承担这个责任,找个人出来为赵成双的事情背黑锅。

    黄炳耀沉声道:“先把他带回去,查查他到底是做什么的!”

    副手大喜,立刻走过去拉住叶青,道:“你好,跟我走一趟!”

    叶青不理他,只静静看着那手术室的门。副手拉了几下没拉动,心中不由恼怒,怒道:“我说,麻烦你跟我走一趟!”

    叶青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说话。副手倒是愣了一下,他被叶青的态度激怒,伸手抓住叶青的衣领便拉扯起来。

    叶青微微皱眉,抓住那副手的手腕轻轻一扭,副手立刻松手。

    “敢袭警!”副手一声大喝,拔出腰间的枪便对准了叶青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