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句话叫不作就不会死,这句话在这个副手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。

    看到副手拔枪出来,黄炳耀的脸顿时都绿了。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站在赵建军身边的警卫员便好似一头豹子一般冲了上去,抓住副手的手腕用力一扭,副手的手腕顿时脱臼。

    而这警卫员还没停手,同时扭动副手的手臂,顺势把他按倒在地,警卫员一腿压在他背上,把这副手彻底按住了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黄炳耀方才来得及开口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黄炳耀这句话是想喝止那副手的,但现在说出来,就有点像是说那警卫员了。

    警卫员抬头看了黄炳耀一眼,黄炳耀自知失言,匆忙摆手加摇头,道:“我是说他,我是说他,怎么能在赵政委面前随便拔枪呢?”

    赵建军何等身份地位,在他身边拔枪,无论你是警察还是什么,都是绝对不允许的。因为这副手是警察的缘故,警卫员出手还不狠。若是换做一般人拔枪出来,警卫员当场把他击毙,那也是允许的。

    赵建军扭头看了两人一眼,黄炳耀满头大汗地解释道:“赵政委,实在对不起,他也不是故意的。只是,那个人挤兑赵队长进去救人,我们怀疑他有什么目的性,所以想带他回去问话,并没有冒犯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赵建军看了叶青一眼,又瞪了黄炳耀一眼,冷声丢下两个字:“胡闹!”

    黄炳耀愣住了,他不知道赵建军这胡闹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。究竟是在说他呢,还是在说那警卫员呢?

    还好,邓黎阳及时带人赶到,看到现场的情况,不由诧异。

    “老军长,怎么样了?”邓黎阳先跟赵建军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!”赵建军随口回道,根本没回头看邓黎阳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跟院方联系,务必要找最好的医生!”邓黎阳吩咐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赵建军摆手,道:“已经联系了,剩下的就得看他的造化了!”

    邓黎阳看着赵建军,这个以前在战场上强势无比的男人,此刻竟然是满脸的苍老。

    无论他在战场上多么威风,无论他的官职多高,但是,现在,他只是一个父亲!

    邓黎阳心中叹息,安慰了几句,这才转头看向黄炳耀,道:“老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黄炳耀哭丧着脸,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黄炳耀的话,邓黎阳立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胡闹!”

    这是黄炳耀第二次听到这话了,他算是确定,这话真的是说他的。可是,他自己都想不明白,自己哪里胡闹了。

    邓黎阳见黄炳耀一脸的迷惑,心中对他更是不满,但又怕他再闹,便沉声道:“那个朋友既然站在这里,肯定是赵队长的朋友,你们把他带回去,这不是胡闹是什么!”

    黄炳耀恍然大悟,同时满头的冷汗啊。刚才他也是太过着急了,头脑都昏了,出了那样的昏招,竟然想把叶青拉来背这个黑锅。可是,现在想想,自己这简直是找死啊。叶青既然站在这里,说明他跟赵成双的关系肯定不错。自己想让他出来背黑锅,赵建军又岂会坐视不理呢?

    那副手被警卫员扭断手腕,疼的满头大汗却不敢哼哼半句。退到黄炳耀身边,低声道:“黄局长,他……他拒捕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黄炳耀没好气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副手还没明白情况,被黄炳耀骂了,不由愕然,低声道:“局长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滚回去!”黄炳耀劈头又给了副手两巴掌,他恨不得一脚把这货踹没影了。这个时候还想把责任往叶青身上套,你他妈难道就一点都看不清形势吗?你他妈是个瞎子吗?

    副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但看黄炳耀那一副想吃人的样子,心中害怕,匆忙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这边,众人在手术室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,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,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赵建军第一时间迎了上去,问这话的时候,声音都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医生道:“送来的很及时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不过,身体几处骨折,大概得住几个月的院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齐齐舒了一口气,赵成双没事,那就皆大欢喜了。

    赵建军面上也难掩激动,点了点头,道:“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他已经醒了,你们进去看看他吧。”医生让开路。

    赵建军等人立刻跑了进去,叶青也想跟进去,刚走到门口,却被那医生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怎么是你!”医生的声音带着惊喜,仿佛根本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叶青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叶青迷惑看着这医生,他脸上带着口罩,根本看不清模样。

    医生这才想起自己没摘下口罩,匆忙把口罩摘下,笑道:“是我啊,火车上的那个林天佑!”

    这医生正是那个在整个深川市都赫赫有名的年轻神医林天佑,叶青坐火车来深川市的时候,在火车上跟他有过一面之缘。林天佑还给叶青留了名片,可是叶青根本没给他打过电话。

    林天佑对叶青念念不忘,是因为叶青说的那些土方法,让他很是惊奇。回到深川市,他还专门留心了一段时间,等待叶青的电话,准备再找叶青讨教点方法。可是,

    自始至终都没等到叶青的电话,他还以为叶青已经离开了呢,基本上已经死了这条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,没想到,竟然在这里又见到了叶青。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。

    林天佑一把拉住叶青,道:“叶兄弟,我还以为你都回家了呢。没想到,竟然还在这里见到了你,真是缘分啊。对了,你认识小成双?”

    “小成双?”叶青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赵成双啊。”林天佑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他是我的朋友。”叶青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朋友?”林天佑诧异,道:“这小子的朋友都是那群狐朋狗友,什么时候真的交了一个益友啊。”

    叶青也没有具体说明,只看着里面的赵成双,问道:“他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林天佑点头,又看了叶青一眼,道:“对了,他是不是你送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有什么问题吗?”叶青奇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林天佑一拍手,道:“我说呢,这小子怎么可能活着撑到这里。实话说吧,他受的伤不重,但关键全身都是伤,失血又多。这种伤员,很多都是在送医的途中撑不下去而死的。这小子送到医院的时候,看起来还很精神,就是因为这股精神劲,才保住了他的命。叶兄弟,你是不是用了什么方法,让他能够撑了这么长时间啊?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,叶青都按着赵成双身上的几处死穴,以刺激赵成双的生命力。却没想到,他的这个举动,竟然还救了赵成双的命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做什么。”叶青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要没做什么,他送过来,十有**也奄奄一息了,不可能这么精神。叶兄弟,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啊?”林天佑连着追问,但凡能够救人的方法,他都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叶青也没准备隐瞒,便说了自己按着他身上死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死穴?”林天佑看叶青比划完那几个穴位,不由惊呼道:“这是死穴吗?在西方医学,这就是俗称的人体要害,是人身上最危险的地方。不能重击,否则会出人命的。不过,咱们中医的说法更贴切一些,死穴,这两个字描述的更生动啊。”

    林天佑感叹几句,又看着叶青,道:“不过,既然是死穴,那你怎么还敢去按?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死穴也是最能刺激人体生命力的穴位,只要力度适中,往往也能起到救人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生命力?”林天佑挠了挠头,道:“这个说法很贴切,没错,那真的是一种生命力啊。我看过一些中医的针灸理论,在你说的那些死穴,一般是不能下针的,我还以为,中医和西医一样,对要害部位都非常忌讳。没想到,中医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救人方法,适当的力度,就算死穴也能救人。这个方法,我觉得有必要推广开来,以让更多的人因此而保住性命!”

    林天佑这一生对医术的追求真可以用孜孜不倦来形容,他在外学业有成,第一时间回国,便是想以自己的能力来推进国内的医疗水平。所以,任何有效的医疗方法,他都很在意,不断地追求揣摩。在这一方面,他真的很用心。

    叶青对林天佑说的那推广方面的事情不在意,他更在意的是里面赵成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叶青,哪个是叶青?”突然,屋内邓黎阳一声大喊。

    叶青匆忙跑了进去,邓黎阳看到叶青,道:“你就是叶青?”

    叶青点头,邓黎阳立马退后让开,道:“快,成双找你。”

    叶青跑到床边,赵成双包的跟个木乃伊似的,不过看样子精神不错,一只勉强能动的手伸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青过去握住赵成双的手,赵成双咳了两下,虚弱地道:“叶兄弟,我……我……我算是一个合格的警察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