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的心不由颤抖,其实,他以前看不起赵成双,赵成双自己也知道这件事。他今天带队进去救人,一是被叶青的行为震撼,另一方面就是想证明给叶青看,他有足够的资格与叶青交朋友的!

    叶青没有说话,只握着赵成双的手。从赵成双跳进那个坑的那一刻开始,叶青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兄弟,能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!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了,还说这种话!”赵建军骂了一句,但看着儿子这幅模样,他心中更多的是激动。他以前一直以为儿子是个废物,但是,这一次的事情,让他很是震撼,也让他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赵成双看着父亲,道:“我……我没给赵家人丢脸,我们赵家……赵家的后人,都……都不是孬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家的人,都不是孬种!”赵建军满脸骄傲,道:“成双,今天就算你盖了国旗,我也绝不后悔你进去救人!”

    邓黎阳在旁边道:“成双,你安心休养。这次的事情,我已经向市局说明了。你英勇救人的事迹,对我们深川市警察部门来说,是一个新的模范典型,市局马上就要开会研究,如何表彰你这次立的功劳!”

    这话让赵成双顿时精神了,照邓黎阳这么说,他这次十有**会因祸得福,因此而再得到一枚奖章了。若是能得到一枚二等功的奖章,那他就能和两个哥哥一样了!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都不关键,关键是你得好好休养!”赵建军现在对奖章看得并不重要,儿子能有这番作为,还活着,对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赵成双也真是疲倦了,跟叶青说了两句话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众人也没打扰赵成双,离开病房,由护士在这里看护。

    林天佑还在门口等着,见众人出来,过去跟赵建军谈了几句,便直接转向叶青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有空吗?我这要下班了,咱俩出去喝两杯吧,我还有很多医术方面的事情想请教你一下呢。”林天佑笑道。

    叶青也没拒绝,跟林天佑一起离开,在医院附近一个咖啡馆坐下。林天佑随便点了些吃的,便开始询问医术上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林天佑在这方面可真的是求知若渴,叶青把寻经问穴上面的一些方法教给了林天佑。这些方法比较简单,不需要内力就可以使用。而那些比较复杂的,需要内力才能施展的方法,叶青也没法教给林天佑。

    基本林天佑能用的方法,叶青都没有藏私。因为,他很清楚,这些方法在林天佑手中才能真的发扬光大,才能救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单单是这些办法,已经让林天佑叹为观止了,不断惊呼中医的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寻经问穴上面记载的方法很多,虽然只是说那些不需要内力的方法,一时半会也根本说不完。两人一直聊到晚上九点多,时候实在不早了,林天佑方才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你还要在深川市住多久?”林天佑问道,他真怕叶青突然走了,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损失啊。

    “大概还要再住几个月吧。”叶青回道,现在林老大的人都藏了起来,他找不到弟弟叶军,也只能先在深川市住下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林天佑大喜,几个月的时间,足够他学到很多本事了。

    林天佑开车把叶青送了回去,他还专门上楼看了叶青的门牌号,看样子是准备改天亲自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林天佑把叶青送到家,又开车赶回了医院。今晚并不是他值班,但是,今天伤员很多,他不太放心,还是准备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还好,大部分伤员的情况都很稳定。其中有三个人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,其他送到医院的,基本都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不过,以当时现场的情况来看,这场事故只死了三个人,已经算是大幸了。毕竟,整顿楼几乎都塌了,有五十多个人被埋在其中啊。

    见众人没事,林天佑便又去了赵成双的病房。算起来,他和赵成双之间还有一些亲戚关系。赵成双的表妹林花雨,正是林天佑的堂妹。

    病房里现在只站了三个人,但是,这三个人,都有绝对的分量。

    抛去深川市军区政委赵建军不说,站在他旁边的是他大哥赵建国,去过越战战场的老将军了。

    第三个是一个精神抖擞的老者,是赵家老爷子,赵建国赵建军的父亲赵士林。老爷子现在虽然没有什么官职在身,但身为第一代开国元勋的贴身警卫员,纵然这个年纪,影响力还是非凡。

    算上老爷子,赵家可谓是一门三杰。而到了赵成双他们这一辈儿,情况就稍微差些了。赵建国的两个儿子虽然很优秀,但相比较老一辈人物还是差太多。可能是时势造英雄的缘故,这个时代,很难再有****时期的战功显赫了。所以,老爷子对家族里年轻一代的要求也不高。

    可是,要求不高,不代表他能坐视家族的人放纵自己。最小的孙子赵成双,就是他最头疼的一个人。纨绔不羁,没有担当,被他视为将会败掉家族的一个人。所以,他对赵成双的要求很高,便是怕他走上了邪路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老爷子对赵成双的看法却是大为改变。

    赵建国安慰自己的弟弟道:“建军,你也不用担心。天佑不是说了嘛,他现在恢复情况很好。休养几个月,就能生龙活虎了。”

    赵建军点了点头,但眼中还是有些痛惜,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儿子。

    赵建国转向父亲,道:“爸,你也别担心。我看,这次还是一件好事,说明成双已经长大了!”

    />赵士林点了点头,道:“建国,你说的很对。这次的事情,不论结果如何,对成双来说,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。因为,通过这次的事情,我们在成双身上看到了,我们赵家男人必须有的品质,就是责任感。作为一个男人,必须要有担当。不管成双以前怎么样,至少,他已经懂得承担,懂得责任。这样,日后,他才能真正承担起家族的责任!”

    听老爷子这么一说,赵建军心情舒畅,道:“父亲,其实成双这些年一直攒着一股劲,想要做出点事情证明给咱们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这个心就可以了!”老爷子摆了摆手,道:“建国,你陪建军在这里守着。等成双醒了,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赵建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老爷子身体不好,也没有在这里多逗留,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林天佑在门口站着,人家一家三口在一起商量事情,他也不好进去打扰。

    见到老爷子,林天佑匆忙上去打了个招呼,道:“赵爷爷,您最近旧伤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哎!”赵士林叹了口气,道:“三四十年的旧伤了,想治好恐怕是不可能了。现在一变天,这全身都开始疼。你上次给我的药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效果,但后来效果越来越不明显了。你看,是不是应该加大点药量?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!”林天佑匆忙摆手,道:“赵爷爷,那药有依赖性,容易上瘾。吃多了,对身体不好。其实,我给你的那些,您也尽量少吃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也不行啊,我这病,疼起来实在是要命啊。”赵士林摇头叹息,从战场上下来的这一批人,多数都受过伤。所以,很多人现在都被各种各样复杂的疾病缠身。纵然以他们如今的地位,发起病来,也没有一点办法啊。

    林天佑叹了口气,这种病属于顽疾,至今还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方法。他虽然医术高明,但拿这些病也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林天佑想起叶青,心中突然一动:也不知道叶青那里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呢?

    林天佑送走赵士林,又进病房跟赵建国赵建军打了招呼,看了赵成双的情况。赵成双现在恢复的很好,这也让赵建军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林天佑又去了别的病房,送来的这些伤员,都已经安顿好了。

    林天佑挨个病房探视,最后一个病房,陈可爱正在跟霍萍萍闲聊。突然见到林天佑进来,陈可爱立马一个激灵,匆忙站起身,身体笔直,表情僵硬,俏脸微红,低声道:“林医生。”

    林天佑并没有注意到陈可爱的表情,只随意点了点头,到床边看了看病人的情况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各……各项指标正常……”陈可爱说话声音明显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林天佑点头,转身便要离开,突然扭头看了陈可爱一眼,道:“陈护士,你的声音有点虚弱,是不是最近加了太多夜班休息不够的缘故?你们护士站是怎么排的班,你可要注意一些,太操劳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……是的……”陈可爱舌头都在打结,她那根本不是声音虚弱,而是太过激动的缘故。

    林天佑没有注意到陈可爱的异样,出门去探视别的病房了。

    林天佑刚走,屋内霍萍萍便一把抓住了陈可爱,道:“小可爱,你还敢说你不暗恋他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