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回到家,方亭韵和慕青荣正在客厅里坐着。

    慕青荣那个时候追到塌方现场,但已经找不到叶青了。她还以为叶青走了,便也回家了。没想到,叶青竟然没回来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回来了!”见到叶青回来,方亭韵明显很是高兴,起身道:“吃饭了吗?厨房里还有东西,要不我帮你热热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刚吃过。”叶青摆手,走到沙发边坐下。面上表情有些严肃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叶青,刚才你去哪了?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?”慕青荣奇道。

    “办了点小事。”叶青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慕青荣也没多问,见叶青回来,她就放心了许多。其实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竟然开始悄悄地关心这个与她认识没多久的男子。

    三人在客厅里闲聊了一会,方亭韵忍不住道:“萍萍怎么还没回来呢?”

    霍萍萍一向回来很早的,而今晚这个时候还没见人,却是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慕青荣耸了耸肩,霍萍萍的事情,她当然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直静坐沉默的叶青猛然站起身,直接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你去哪里?”方亭韵急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办点事。”叶青打开房门,只听到外面哎呀一声惊叫,正是霍萍萍的声音。

    霍萍萍正拿着钥匙,准备去开门呢,结果门被叶青突然打开,倒是把她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死当兵的,你想吓死人啊!”霍萍萍愤然道。

    叶青没理她,饶过她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还往外跑,你们当兵的就没有一点规矩吗!”霍萍萍又嚷了一句,可是,叶青还是不理她。

    “死当兵的!”霍萍萍嘟囔了一句,转身进屋,刚好看到方亭韵和慕青荣坐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你们还没睡呢?”霍萍萍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晚不回来,我们还以为你被人卖了呢!”方亭韵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,只有姑奶奶能卖别人,谁能卖得了姑奶奶我啊!”霍萍萍一甩头发,走到沙发边坐下,道:“哎,其实今晚是有点事,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生病了?”方亭韵关切地问道,顺势伸手去摸霍萍萍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才生病了呢!”霍萍萍把方亭韵的手推开,道:“我表哥在工地上受了伤,被送到可爱的医院,我去探望他了。在深川市这边,我俩也没什么亲人,这不得相依为命嘛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这样。”方亭韵点头,道:“那你表哥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霍萍萍道:“还好,他也算是幸运。那么高一栋楼全部塌下来,他只被砸断了腿,现在已经接上了,大概得休息两三个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表哥在北华小区干活?”慕青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霍萍萍奇道。

    “北华小区那么大的事,现在全市都知道了!”慕青荣道。

    “哎,这次的事可闹大了。”霍萍萍道:“我听说,北华小区施工方负责人,和开发商主要负责人,现在都已经被警方控制了。这么大的事,估计够他们喝一壶了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,谁让他们使用违禁品呢!”方亭韵挥舞着小拳头道。

    霍萍萍道:“也是他们点背吧,雷管这种违禁品,有几个施工队不用啊。可是,以前哪发生过这么大的事啊。一栋楼全塌了,谁能想得到啊。”

    慕青荣沉声道:“没出事之前,很多人想着侥幸。一旦出事,这责任,就不是他们能够承担得起的!”

    “大老板说话就是有分量!”霍萍萍点头,道:“算了,别说这帮无良奸商了。对了,我告诉你们啊,今天我在医院可见到了可爱暗恋的那个帅哥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方亭韵立刻来了精神,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慕青荣笑道:“萍萍,你就趁着可爱不在,使劲八卦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,你不想听吗?”霍萍萍反问。

    慕青荣沉默了一下,往霍萍萍靠了靠,道:“那你倒是快点说啊。”

    霍萍萍清了清嗓子,道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帅哥,长相普通,年纪稍微大了一点。可爱今年还不到二十二岁,但那个小子都三十多了吧。不过,看样子是有点本事,至于家里有没有钱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爱不在乎年纪家境。”方亭韵道。

    霍萍萍道:“那可不是,叶青这流浪的你都给搞回家了,真爱到了你这里,那才是爱的真切啊。”

    方亭韵顿时羞红了脸,低声道:“萍萍,你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霍萍萍摆手,道:“我给你说,这什么真爱不在乎年纪家境。不在乎年纪可以,但连家境都不在乎了,那还爱个毛啊?你说吧,这小子,年纪大也就算了,要是穷的一干二净,那可爱嫁给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就别老评价别人的感情了。”慕青荣道:“关键是这个人的品格怎么样?”

    霍萍萍道:“这我怎么知道,就见了一眼,我要是能看出来,那不成神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说什么。”慕青荣撇嘴,不愿再听,起身回房了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方亭韵也不跟霍萍萍单独聊,怕被她改变了自己的思想,也跟着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霍萍萍急道:“哎,你俩跑什么跑啊,我这话都没说完呢。你俩能不能听我说完啊,这么大一个八卦,说不完我睡不着觉啊!”

    叶青离开小区,直奔北华小区的方向而去。用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,他便跑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北华小区已经彻底封闭,外围二十多个警察守着,为的是保护现场。

    叶青趁着天黑,趁这些警察不注意,从旁边的围墙翻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那片废墟还是依旧,不过里面的爆炸声已经没了,大部分都已经坍塌彻底。没有塌下来的,也都固定了。所以,现在这片废墟,已经是彻底安全了。

    叶青走到这废墟附近,仔细观察着废墟的情况,以及废墟内部的破坏情况。

    看了许久,叶青眉头皱的越来越紧。最后,叶青走进废墟,仔细在废墟当中观察着。

    叶青是有目的性地专门走了几个地方,而这几个地方,也正是破坏最严重的。别的地方只是倒塌,墙壁破损什么的。而这几个地方,连砖块都崩碎了不少,与别的地方明显有些差异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叶青有目的性地仔细观察这几个地方。若是换做一般人进来,看到的满眼都是废墟,又怎么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呢?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地方,叶青眉头大皱,面色也渐渐变寒。

    在废墟当中转了几圈,再没有发现别的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叶青便直接翻墙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客厅一片漆黑,唯独洗手间那边还有些光芒,里面传来霍萍萍哼歌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青也不准备惊动众人,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,准备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而便在此时,洗手间门却突然打开,光着身子的霍萍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叶青,霍萍萍愣了好一会,突然一声尖叫,转身跑回洗手间,顺手把房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叶青也是一愣,刚才只看到一片雪白的身躯,脑子就立时一懵,别的什么都没注意到。这对他的冲击力也是极强啊!

    “萍萍,怎么了?”旁边几个房间打开,方亭韵慕青荣墨香三女走探出了脑袋,看到站在洗手间门口的叶青,三女都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你想干什么!”霍萍萍在洗手间里大叫。

    屋内就这几个人,霍萍萍说的臭流氓,那肯定指的是叶青了。

    三女齐齐看着叶青,叶青自己也是一脸的无辜,道:“我……我没想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没想干什么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霍萍萍怒道:“大半夜的,你一言不发地站在洗手间门口,是不是想偷窥本小姐?”

    三女看着叶青,当然,三女对叶青还是很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我刚从外面回来,准备回房睡觉呢,你就出来了,我没准备干什么啊!”叶青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从外面回来,你怎么不开客厅的灯。黑灯瞎火,偷偷摸摸的,你摆明就是有不轨企图!”霍萍萍嚷嚷道。

    叶青无奈地解释道:“这么晚了,我不想打扰你们,所以就没开灯。而且,开了灯,一会不还得过来关灯嘛。屋里虽然黑,但我还能看得清路。”

    霍萍萍:“少在这里瞎编乱造,你就是故意想偷窥本小姐的!”

    “萍萍,叶大哥不是这样的人。他肯定不是故意的,你不要生气了!”方亭韵帮叶青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方方,你胳膊肘子还往外拐是不是!”霍萍萍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啊……”方亭韵也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萍萍,早点休息吧。”慕青荣看了叶青一眼,道:“叶青,你也早点休息,明天都要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叶青也不准备多说什么,打开房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洗手间里霍萍萍又嚷嚷了一会,但没人理她了,她自己也没趣,穿了衣服,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女都回房休息了,霍萍萍看着叶青的房门,恶狠狠地咬着牙。

    其实,这里以前都住的女孩子,她也习惯性地洗完澡直接回房。没想到,今晚这么凑巧,刚好被叶青撞上。想想自己刚才浑身不着片缕的情况,霍萍萍俏脸又大红。

    “叶青,你给我等着!”霍萍萍恶狠狠地朝叶青的房门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。

    (昨天书城和创世融合,昨天发的章节,在书城好像没有显示。在这里做个说明,这本书暂时是每天两更,每章三千字左右。过段时间,更新速度会提上去。现在书城和创世数据融合,觉得这本书还可以的朋友,麻烦你们把手里的推荐票砸几张给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兵王,把我们的兵王顶起来,谢谢大家的支持了。)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