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叶兄弟,现在到底什么情况,这究竟是不是一场人为事故?”赵成双在旁边激动地问道,有叶青帮忙,他感觉破案的希望很大,立功的希望也很大。

    叶青放下资料,并没有回答赵成双的话。

    赵成双见叶青不说话,还以为他不确定,便接着道:“要不要我打电话找点专业人士去现场鉴定一下?”

    叶青微微诧异,道:“发生这样的事故,一般不都有专业人士去事故现场鉴定吗?”

    “对外是这么说的,事实上,一个局里能有几个专业人士啊。”赵成双笑道:“我们局里那几个所谓的专业人士,其实就是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,并没有多少实际经验。真要想找专业人士,得去军区请人。如果不是太大的事故,军区一般是不会管的。而且,局里一般也不愿把自己的事情交给别人来处理,所以,你不用相信警察局的那些所谓的专家。”

    赵成双所说的专业人士,就是去军区请爆破方面的专家。这一点对赵成双来说并不难办,因为赵家在军队有着很强大的影响力,他父亲现在还是军区政委。

    叶青皱眉,难怪事情发生这么长时间,市局都还没把这件事定性为一起人为事故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在现场爆炸的都是施工队放的雷管,一般也没人会往人为事故方面考虑,只以为是施工队违规操作的结果。

    赵成双道:“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跟邓副局长联系一下,由他出面去军区请几个专家过来,调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叶青摇了摇头,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赵成双奇道:“为什么?你已经确定这是一起什么事故了吗?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现在不管确定不确定,暂时不公布消息是最好的。请来军区的人,只会打草惊蛇,到时候鉴定出来是人为事故,却又抓不到嫌犯,那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赵成双点头,道:“不过,现在不公布消息的话,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?如果不确定是不是人为事故,我们这边是没法成立专案组查案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专案组。”叶青摇头,道:“这件事,我亲自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成双看着叶青,面上多了几丝谄媚,道:“那个……你查到什么结果的话,能不能……能不能通知我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知道赵成双是什么心思,点头道:“有功劳,就会交给你去领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叶兄弟,还是你了解我!”赵成双兴奋地挥舞着胳膊,但是,他全身多处骨折,这么一动,立即碰到受伤处,疼得他龇牙咧嘴地吸溜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叶青道:“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陈五爷的人?”

    赵成双道:“你说的是陈老五吧,我知道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怎么的,你跟他有什么事吗?这老家伙在深川市有点能量,手底下有一群亡命之徒,不是太好惹。你跟他有什么过节的话,我可以帮你解决一下,这老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叶青直接打断赵成双的话,道:“我和他,没有什么过节。”

    赵成双道:“哦,那你想知道点什么?我们局里有这家伙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我听说,这个人涉黑多年,为什么还能在深川市过的风生水起?”

    赵成双知道叶青嫉恶如仇的性格,闻言立刻叫屈道:“叶兄弟,都说人家涉黑,但是证据呢?人家现在开的是正规公司,披着成功商人的皮在外面做事。都知道他涉黑,但是,我们警察做事不也得讲个证据啊。再说了,这老家伙在深川市背景深厚,关系错综复杂。如果没有能力一次性把他扳倒,谁愿意得罪他啊。再说了,这些地方恶势力,其实都跟毒瘤一样,不是那么容易铲除的。对于这些人,我们也只能慢慢搜集与他们有关的证据,等到证据齐全了,再一次性把他们彻底端了。在没有完备证据之前,就像你说的那句话,不能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叶青皱眉,道:“我听说他涉足拆迁方面多年,这种事情是最容易发生意外的,这么多年都没有搜集到足够的证据?”

    赵成双撇嘴道:“这种事情,哪有当老大的亲自出手的啊。陈老五手底下那么多马仔,随便交给哪个马仔去做。出了事,这些马仔都会承担起来,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还是一个老狐狸了!”叶青缓缓握紧拳头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,你实话跟我说,你是不是真的跟陈老五有什么恩怨啊?”赵成双奇道:“如果真有什么恩怨的话,我帮你解决。你可别一个人去,陈老五不是你上次见到的那七个人,这个人不好对付。而且,这个人关系错综复杂,动了他,说不定还要引出什么人。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,叶兄弟你是强龙,但也没必要跟地头蛇拼命啊!”

    叶青没有说话,他知道赵成双说的这番话是为他好。但是,他不会因为陈五爷的实力太强,就会改变自己的念头。作为一个军人,他经历过很多明知死局却还必须往前冲的局面。这五年的军旅生活,早已练就了他一往无前的性格!

    叶青跟赵成双闲聊了几句,从赵成双那里又问到了一些关于陈五爷的消息。这个人在深川市道上的实力并不算强,但也不是弱者。手底下有上百人,他自己开了三个酒楼作为幌子,每天晚上都会去其中一个酒楼喝茶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叶青离开赵成双的病房,去找了林天佑。

    林天佑平时诊务倒不忙,作为医院金字招牌,深川市最年轻的神医,来找他的人肯定不少。可是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见到林天佑。只有那些很难治疗的病,林天佑才会亲自出诊。而那些别的医生

    能够治疗的病,林天佑就不会去管了。否则,都想来找他,那他每天还忙得过来吗?

    见到叶青来找自己,林天佑颇为意外,匆忙热情地请叶青坐下了。

    林天佑给叶青倒了茶,便立刻拿出一个笔记本,道:“叶兄弟,我正想去找你呢。昨天你给我说的那些办法,我都记了下来,但里面还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,你能不能再给我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着急,等一下我慢慢给你解释。我现在有个问题想问问你……”叶青看着林天佑,道:“你知道心肌梗塞这种病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”林天佑看着叶青,不知道他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什么药物或者是什么方法,能让一个人看起来好像死于心肌梗塞呢?”叶青问道,他想摸清楚老妇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。”林天佑挠了挠头,道:“除非患者自己得了心肌梗塞,在突发的状况下去世,才会有这种状况。别的什么办法都没用,根本无法制造出心肌梗塞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叶青问道:“这个突发的状况,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天佑道:“心肌梗塞是一种急性病,受不了刺激,危险性很大。一旦遇到外来刺激,突然发病,死亡率是很高的!”

    叶青面色微变,难不成老妇是死之前受到了什么刺激吗?

    叶青道:“你说的这些刺激,包括什么?”

    林天佑道:“很多啊,比如说情绪上的剧烈波动,愤怒,激动,高兴之类的情绪。还有外界环境的改变,骤冷或者骤热。有时候过度劳累,暴饮暴食之类的,都会导致病情突发。”

    叶青缓缓点头,现在他基本已经能够确定,老妇的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了。以她的情况,那些人只需要在语言上刺激她,就足够让她病发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突然问这个病呢?”林天佑道:“我有个同学,在这个领域很有成绩。如果你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叶青摇头,道:“谢谢你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天佑匆忙起身,道:“现在就走啊?”

    叶青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,道:“快下班了,得去公司报个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深川市都找到工作了啊,做什么的?”林天佑大喜,他就怕叶青突然离开深川市,他还有很多东西想要学呢。现在叶青找到了工作,那岂不是有一段时间都不会离开了,他终于可以好好咨询这些医术方面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叶青道:“业务员。”

    “业务员?”林天佑看了叶青一眼,道:“叶兄弟,以你的情况,其实完全可以来医院帮忙的。医院中医科现在缺人,你在这方面的造诣不比那些老医生差多少啊。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业务员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林天佑道:“业务员是不错,但是,在深川市这个地方跑业务,没有人脉是不行的。叶兄弟,你才来深川市没多久,哪有什么人脉基础可言啊。你现在做这个,的确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叶青淡然道,他选择业务员这一项,主要是看中这个工作能满街跑,为他寻找弟弟提供方便。

    林天佑稍微了解叶青的性格,见他如此,也就没有再劝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公司做什么的?”林天佑突然问道,他在深川市人脉很广,他想帮帮叶青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