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老五坐在靠窗的位置,炸弹便是在那里爆炸的。威力很强,把他炸死不说,还把他整个人炸飞了,直接挂在了楼梯口,叶青上来,刚刚好便看到了这具尸体。

    有几个警察也遭遇了这样的待遇,被那尸体的模样吓得作呕不已。

    叶青倒是没什么感觉,在战场上,比这更恐怖的他还见过呢。这个,只能算小儿科而已。

    叶青走到那爆炸的位置,这里大概有四五米的范围都被炸没了,爆炸的威力可是不小。不过,旁边受到的毁坏却不重。由此可见,放置炸弹的人,对爆破的控制力还是很强的。如果换做一个不懂控制的人来安置,这样威力的炸弹,足够把整栋楼都炸没了。

    炸死的只有陈老五一个人,二楼有几个被炸弹擦伤,但伤得并不重。这一点让叶青心里对这个人稍微有了些好感,至少他知道该对谁下手,而不是一味地就知道杀人报仇!

    叶青在现场转了一圈,将一块炸弹的碎片捡起来装在口袋,这才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已是九点多了,方亭韵慕青荣霍萍萍几女都在客厅里坐着闲聊。墨香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书,她的世界仿佛除了书,就没有别的任何东西了。

    见叶青回来,方亭韵立刻站了起来,道:“叶大哥,你吃饭了吗?我们留了饭,我帮你热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叶青心里一暖,摆手道:“不用了,我在外面吃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方亭韵停下脚步,见霍萍萍正戏谑地看着自己,心知自己表现得有些过火,俏脸不由一红,匆忙转身坐下。

    “喂,死当兵的,你这后来是怎么回事,还想彻夜不归了?”霍萍萍斜瞥叶青,道:“大晚上的,跑到九点多才回来,去哪风流快活了啊!”

    “见了个朋友。”叶青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有什么狐朋狗友!”霍萍萍撇嘴,用眼睛去斜视叶青。自从昨晚那事发生之后,她看叶青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。

    叶青没有回话,跟霍萍萍争论是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“叶青,今天王宣说的话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慕青荣道:“他就是那种人,见不得别人比他做得好。其实你现在做的就很不错了,不用跟他一般见识。林氏集团的业务,你不用去了,那不是咱们现在能做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霍萍萍顿时来了精神,看着叶青道:“哟,死当兵的,你还准备去林氏集团拿业务啊?怎么的,想跟姐姐我竞争是不是?”

    霍萍萍公司做的业务和慕青荣的公司差不多,只不过,她的公司比慕青荣的公司大多了,具备林氏集团业务招标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行了,萍萍,你也别拿我们公司消遣了!”慕青荣站起身,道:“你明天不是要去林氏集团拿竞标现场的入场卡吗?还不睡觉,你准备明天顶个熊猫眼去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说我都快忘了。”霍萍萍匆忙站起身,不过很快又坐下,撇嘴道:“不行,我明天不能打扮得太漂亮了。林氏集团那个项目经理就是一个色狼,老娘就上次去了他那里一次,这王八蛋就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,说什么让我出去谈谈业务发展。谈谈谈,怎么不去跟他老妈谈呢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还有这种人?”方亭韵立时瞪大了眼睛,道:“萍姐,那你可得注意安全啊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又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人了。想吃老娘的豆腐,没那么容易!”霍萍萍说着,斜瞪了叶青一眼,这话摆明是说给叶青听的。

    叶青无奈到极点,昨晚的事情他真不是故意的。而且,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看到什么了,只记得当时脑子一片空白。可是,却因为这件事被霍萍萍视为头号大敌,他感觉很委屈!

    慕青荣道:“女孩子做业务,这种事情的确难以避免,关键是自己得有防范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还是小方方这日子好过。整天坐在办公室里,温室里的花朵,不用经受风吹日晒,更不用看别人的眼色做事,比我们这个好多了!”霍萍萍叹了口气,道:“做业务员,有时候感觉真跟要饭差不多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想法太偏激了,这年头,哪个行业都得有人啊。业务员也是人,没点沟通能力的,哪能做得了业务员。你说是吧?”慕青荣说着看向叶青,这屋里只有叶青和霍萍萍俩人是业务员。

    叶青沉默了一会,道:“我觉得,靠自己的能力吃饭,做什么都不丢人!”

    霍萍萍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,道:“哟,还有这份觉悟呢!”

    方亭韵道:“叶大哥说的很对啊,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是最光荣的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你俩穿一条裤子,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。”霍萍萍摆手,道:“姐姐我先去睡了,你们继续打情骂俏吧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说的方亭韵俏脸又红到了耳根,偷偷看了叶青一眼,芳心不断乱跳。也不敢在这里多坐,匆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剩下慕青荣墨香叶青三人,慕青荣站起身,道:“叶青,你现在主要负责联系好达斯集团的业务。林氏集团的事情,你不用去试了。”

    叶青点头,却没有说话,自顾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,叶青将口袋里那炸弹的碎片拿了出来,放在灯下仔细研究了许久。最后,他拿出一张纸,将这碎片包了起来,这才盘膝坐在床上,继续练那寻经问穴当中的吐纳方法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清早,叶青先去公司报了到,之后便直接离开公司,直奔林氏集团而去。

    &nbs

    p;叶青不知道林天佑的关系有没有用,但是,他很希望能为公司拉到林氏集团的业务。所以,不管结果如何,他都要来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林氏集团比达斯集团可要大太多了,在市里一整栋三十二层的办公大楼,便足以说明林氏集团在整个深川市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公司门口四个保安相对而立,表情肃严,从那挺直的身板可以看得出,这四个保安绝对是专业的,而不是那些二流子人物。

    这些保安是上次林花雨被绑架之后才换的,专门请的退伍军人,都拥有极强的能力。

    叶青走进公司大厅,立时有负责接待的员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?”

    林氏集团财力雄厚,管理也很好。纵然是叶青穿着一身路边摊皱巴巴的西服过来,这接待还是很礼貌。

    叶青道:“我找项目部的张经理。”

    女接待:“哦,请问您有没有预约呢?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我是云驰集团的叶青!”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!”女接待笑道:“张经理已经交代过了,他在十三楼项目经理办公室等您,您可以坐三号电梯直达十三楼!”

    女接待还专门把叶青送到三号电梯这边,叶青的心里却在惊奇:看来林天佑的关系还真有用啊!

    来到办公室外,叶青刚要敲门,房门却直接打开,霍萍萍气呼呼地走了出来。因为没看路走得又快,直接一头撞在了叶青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霍萍萍瞪眼,看到面前的叶青,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,道:“死当兵的,你没长眼啊!”

    叶青很无辜,见霍萍萍这怒气冲冲的样子,低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霍萍萍用眼睛斜了办公室门一眼,眼中充满了愤恨。叶青想起霍萍萍昨晚说的话,心中顿时明了。不消说,这项目经理肯定是对霍萍萍做什么不规矩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霍萍萍不忿地道,她们公司规模大,才有资格来竞标。叶青也来了这里,让她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叶青道:“来跟张经理谈谈,可以的话,让我们云驰集团也进去竞标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别做梦了!”霍萍萍压低声音,道:“这老王八蛋是出了名的色狼,想从他这里过关,要么公司关系过硬,要么你得长得漂亮。你一个男的,你说你跟这儿搀和什么啊!”

    叶青也没解释什么,林天佑既然打了电话,这件事应该有点希望吧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跟你废话了。这破地方,多站一秒老娘都觉得浑身不自在!”霍萍萍撇了撇嘴,一脸愤然地走了。

    叶青这才敲门进了办公室,办公室里,一个身材矮胖半秃顶的男子正坐在老板椅里悠然地抽烟。他正是林氏集团项目部经理张达平,看到叶青,他微皱眉头,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云驰集团的叶青!”叶青礼貌地伸手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,是云驰集团啊!”张达平根本不理会叶青伸过来的手,撇嘴道:“云驰集团,我怎么没听过呢?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叶青没有理会张达平的讥讽,道:“我们是做监控设备的!”

    张达平抽了口烟,靠在椅子上,道:“现在这小公司多了,随随便便拉一个出来都是什么集团啊企业的。像这种做监控设备的,在深川市,随随便便一抓一大把。你们公司的设备有什么优势啊?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别人有的,我们都有。而且,价格方面,我们会比别人便宜一些!”

    张达平立刻坐直身体,瞪眼道:“这不废话嘛,来的人都是这么说的。便宜?怎么的,你觉得我们林氏集团缺钱还是怎么回事?我们需要买便宜货吗?”

    (推荐朋友一本书,《数据仙缘》,书荒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。)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