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配合?”徐北华看着叶青,道:“你……你想我怎么配合?我知道的都已经全部告诉你了啊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全部告诉我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叶青表情淡定,道:“现在这件事关系到你的生死,跟我没有关系。徐总,别怪我没提醒你,接连两起爆炸案,警方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了。只要有专家认证,就可以证明北华小区的爆炸案是人为事故。到时候,我想徐总你应该就没事,可以释放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以前,徐北华听到这话肯定高兴得不得了。但是,现在听到这话,就跟催命符一般,面色顿时刷白。

    陈老五被人炸成一堆碎肉,等他出现,迎接他的将会是怎样的结果呢?

    徐北华简直不敢想象,自己被炸弹炸的血肉横飞的模样。

    徐北华颤声道:“我……我可以配合你,但是,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看着徐北华,道:“徐总,你对那个老妇的死,真的了解不多吗?”

    徐北华犹豫了一会,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其实还知道一些不是很重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皱起眉头,他早就知道这徐北华不是什么好货色,肯定隐瞒了什么内容。不过,现在叶青也没时间追究他这些事情,只沉声道:“徐总,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地把所有事情告诉我。不然,在你离开这里之前还找不到他的话,那就连神仙也救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徐北华面色铁青,咬着牙沉默好一会,方才低声道:“那件事,陈五爷跟我说过,他……他还找我要了一笔钱,给做这件事的那几个人当安家费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面色一寒,沉声道:“这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害怕……”徐北华可怜巴巴地道,他本来是想跟那件事撇的一干二净,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叶青一瞪眼,怒道:“害怕?那你就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徐北华尴尬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低声道:“叶兄弟,我……我知道我错了,可是,这件事主要是陈老五他们做的,我……我只是一个开发商,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啊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冷声道:“你去跟那个放炸弹的人说啊!”

    徐北华挠了挠头,道:“叶兄弟,你别生气,我……我全都说给你听。你可千万得把那个人抓住了,他要是在这市里乱放炸弹,那岂不天下大乱了啊。”

    叶青也正是担心这个,所以才必须尽快找到这个人。否则,在他看来,陈老五和徐北华这些人就是死有余辜。就算在他眼前被人那个人杀了,他也不会管的。可是,那个人制造了这么多混乱,叶青却不得不插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叶青沉声道。

    徐北华叹了口气,缓缓把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如叶青所猜测的那样,陈老五从徐北华这里拿了钱,就找了几个人去刺激那个老妇,负责带队的正是陈老五的侄子陈世保。可是,那老妇的心态倒是挺好,竟然没有发病,让陈老五等人很是郁闷。最后,也不知道是谁提议,这几个人趁着天黑,潜入老妇的屋里,用被子蒙住老妇的脸。

    老妇呼吸困难之下,心肌梗塞突发。这几个人连忙拿起被子,眼看着老妇就那样死在他们面前。而后,又花钱买通了尸检官,让他对老妇死前窒息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老妇本来就是死于心肌梗塞,再加上尸检官在中间徇私,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徐北华开始开发北华小区,而陈老五拿了一大笔钱,四下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非这次的爆炸案,老妇被人害死的事情,恐怕要掩埋一辈子了。徐北华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,不得不把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。不过,他一再强调,他只是付钱的人,陈老五究竟做什么,都跟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听完徐北华的话,叶青沉默良久,突然起身一拳打在徐北华的脸上。

    徐北华扑倒在地,口鼻出血不止,尖声惨叫起来:“你干什么?你……你干嘛打我?出血了,你把我打出血了!我要告你!我要告你!”

    叶青冷眼看着徐北华,道:“姓徐的,等我找到了那个人,再好好跟你算这笔账!”

    “什么账!我……我欠你什么了!”徐北华急道。

    叶青没有理他,转身走出房间。外面几个警察进来,看到徐北华这样,也没人理会他。毕竟叶青是赵成双的朋友,这些人与赵成双关系可都不错。

    叶青又赶赴医院,从赵成双那里弄到了陈世保的资料。

    这陈世保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混混,因为伯父陈老五的关系,这些年混的倒不错。只不过,他没有陈老五那么广的人脉。陈老五这么一死,他的地位也得跟着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叶青下午也没去上班,而是直接去找陈世保。当然,他没有明面见陈世保,而是躲在暗处跟踪陈世保,同时注意四周一切跟踪陈世保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一直跟到晚上,叶青还是没有见到任何跟踪陈世保的人。一直到十点多,陈世保回家休息。叶青在他的别墅外面守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,实在没有事情发生,这才离开回家。

    晚上继续按照寻经问穴当中的吐纳方法修炼内息,叶青隐隐感觉到体内气流鼓胀,这几天的吐纳让自己体内的气流越来越强。叶青尝试着用这气流去冲击通往右臂的第一个穴位,可是,冲击几次都没有结果,倒是右边身体有点麻痹的感觉。

    叶青不敢太过急躁,实在冲击不了,就没有继续。修炼内功这种事,讲

    究循序渐进,不可急功近利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清早,叶青晨练完回来,便看到慕青荣坐在客厅里。以前这个时候,慕青荣要么还没起来,要么都应该出门上班了。可是,今天她打得的很庄重,却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叶青,慕青荣立时站起来,笑道:“叶青,刚好你回来了,上午跟我去林氏集团招标会吧。”

    叶青这才想起来,今天是林氏集团招标的日子。这件事,对公司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啊。

    “好!”叶青答应了一声,冲了个凉,换上那身皱巴巴的西服,跟慕青荣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慕青荣先回了公司,把王宣也叫上了。虽然叶青在公司做的很不错,但慕青荣还是觉得王宣经验丰富一些,有他一起参加招标,中标的希望就大一些了。

    看到叶青也跟着去,王宣表情很是不爽。可是,他也没办法,这个竞标资格是叶青拿到的。他实在想不明白,叶青到底有什么能耐,先是从达斯集团那里拿到了那么优厚的合同,又拿到了林氏集团的竞标资格。这些事情,以前可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啊。

    不过,王宣还是很不服叶青。毕竟他在深川市干的时间很长,人脉很广。而且,他经验丰富,在制作企划案这方面,他不信叶青能够跟自己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林氏集团招标现场比那个大悦集团的招标现场还要热闹的多,几乎可以说是汇聚了深川市业内所有的大企业。甚至,连外地一些企业也都纷纷赶来,想要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别看慕青荣是云驰集团的老总,但在这里面,她根本不如人家那些公司的业务经理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过慕青荣也没有丝毫自卑,始终昂首挺胸,面带微笑。姣好的面容,那优雅的谈吐,以及那干练的气质,倒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招标会还未开始,慕青荣便发出去了十三张名片,自己也收获了七张名片。而这,便是公司扩展人脉的一个好时机!

    招标开始,众人入座。林氏集团项目部经理张达平人模狗样地走上台,跟众人说了一番豪言壮语,其实都是废话。众人更关心的是,马上要揭开的竞标项目。

    林氏集团和大悦集团不一样,他们是把竞标项目列出来,然后让众人记下。三天之后,这些公司再把企划案交上去,到时候林氏集团会从中挑选出一部分比较好的企划案。而挑出来的这些企划案,便作为第一轮入选的公司,再发下去,由这些公司进一步完善。之后第二轮甄选,便会确定最终中标的公司。

    项目刚列出来,王宣便埋头开始记录。叶青倒是没有什么动作,只从上往下打量着整个项目清单,寻找与公司有联系,而且有可能中标的项目。

    林氏集团这个项目很大,纵然是分出来的小项目,也是利润极大。慕青荣的公司是做监控设备的,在这里面占的份额并不大,最大一个项目也不过五百万而已。但对牧羊犬人来说,这五百万的项目她已经不敢想象了。不是她志向不大,而是她自己清楚,以公司的生产能力,就算拿下一个五百万的项目,也未必能够按时生产出来,她根本吃不下这么大的项目。

    众人记录完毕,再由林氏集团的人说明了各个项目的要求,这招标现场基本就结束了。众人纷纷散去,慕青荣也带着王宣和叶青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大厅,慕青荣是满面春风,道:“王经理,叶青,企划案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王宣一脸的自信:“放心吧,有我在,一切没问题!”

    叶青没有说话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