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奸贩子抱着床腿哀嚎了好一会,这才抹干眼泪起身,道:“三爷最后那段时间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叶青把自己老家的地址告诉他,汉奸贩子默记在心,接道:“三爷去世的时候,身边有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。”叶青轻声回道,李三爷的晚年其实很孤凉。若非有叶青陪他,他的晚年就真的只剩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看了叶青一眼,道:“那,是……是谁给三爷下葬的?”

    叶青道:“村里人都有份。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:“戴孝的人,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青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!”汉奸贩子点了点头,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是三爷的传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传人?”叶青诧异,那老人家这么说,汉奸贩子也这么说。这句话,到底包含了什么意思呢?所谓的传人,到底传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三爷的传人,那就是自己人。”汉奸贩子走到床边,抓起叶青的手,道:“你这病,我给你治!”

    叶青心里一跳,道:“我这病,还能治吗?我听林神医说,我这病在全世界都罕见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道:“那都不能信,我问你,你最近是不是强行打通身体穴位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青回道,心中更是讶然。这汉奸贩子看来果然有些能耐,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猜测都能猜到的啊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摆手道:“你别听他给你瞎扯,我给你说,你这根本不是什么病。你这只是体内压抑的内力太强,打通经脉时用力过猛,内力爆发太快,造成全身经脉受损,经脉暂时麻痹而已。就算不用医治,再躺个十年八年什么的,你基本也能站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青满头黑线,要让他在床上躺十年八年,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。

    叶青道:“寻经问穴里面的方法我才练了不到一个月,哪来这么强的内力?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道:“三爷是不是教过你打拳?”

    “教过。”叶青点头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:“打拳的时候,他有没有告诉你要怎么呼吸?”

    叶青:“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!”汉奸贩子一耸肩,道:“内功之道,说到底就是一种呼吸吐纳的方法。三爷以前没有系统的教你,但在教你拳术的时候,潜移默化地已经开始教你了。只不过,那些方法都没有系统串起来,所以你根本感觉不到,但是内功的根基已经打下了。后来你练了寻经问穴,在之前的根基上,你的进步非常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汉奸贩子顿了一下,道:“可是,内家功夫,内功基础是个关键,经脉穴位也是关键。你纵然有内功基础,也要慢慢打通经脉穴位,不可太过急功近利。像你这样的,强行突破经脉,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叶青恍然大悟,看来,李三爷从开始的时候就在自己身上下了不少功夫。内功之道,自己竟然早有基础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的情况,需要多久能治好呢?”叶青问道,真要躺个十年八年的,他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这就很快了。”汉奸贩子挠了挠头,动作很小心,仿佛害怕弄乱了自己精心伺弄的发型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伸出一个手指,道:“一周时间,包你好完全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叶青有些惊撼,他不是不相信这汉奸贩子,他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病能好这么快。要知道,林天佑都拿这病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道:“当然了,你是三爷的传人,我会骗你吗!”

    叶青心里微微一安,这汉奸贩子看起来无耻猥琐,但刚才说起三爷的时候,却都是真性情啊。看来,他对李三爷真的是很尊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跟三爷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叶青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汉奸贩子迟疑了一下,道:“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说着,走过去拉开房门,对外面两女道:“美女,能不能麻烦你们一下,帮我买几味中药?”

    “买中药做什么?”方亭韵奇道。

    “救你的男人啊。”汉奸贩子猥琐的态度毕露无遗。

    方亭韵面色窘红,低声道:“他……他不是我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有什么区别嘛!”汉奸贩子摆手,说了几个中药的名字,道:“你帮我买这些药,顺便麻烦你帮我买支铅笔。”

    “铅笔?做什么?”方亭韵诧异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:“你别问了,想让你男人快点起来,就赶紧去买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方亭韵嘟囔了一句,但还是转身下楼买这些东西了。还好这里是医院,这些东西并不难买。不到半个小时,方亭韵拿着东西上来了,其实中药很好买,就是那铅笔,花费了她二十分钟时间才找到。

    方亭韵把中药和铅笔递给汉奸贩子,道:“药齐了,怎么弄?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很豪迈地一挥手,道:“三碗水熬成一碗水,喂他喝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方亭韵看着现代化的病房,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熬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有什么难的。拿个电磁炉过来,直接熬上不就行了。”汉奸贩子说着,拿着铅笔走到桌边,从随身带的

    蛇皮袋里拿出了几个小本子,认认真真地开始在上面写东西。

    墨香看他这么认真,不由好奇地在后面看了一眼:“一只乌鸦口渴了,咦,这不是小学课文吗?你这是在干什么?还在学小学的课程?”

    方亭韵也诧异地看着汉奸贩子,心想这厮难不成小学还没毕业?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样看我,我初中毕业证都到手几十年了!”汉奸贩子一摆手,道:“这是我今天接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活?”方亭韵诧异地道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也不说话,拿出自己那找工作的纸板,指了指上面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代写作业,初中以上面谈。”

    方亭韵顿时瞪大了眼睛,好一会方才喃喃地道:“你的业务范围真广啊!”

    “混饭吃,混饭吃,嘿嘿……”汉奸贩子讪讪地笑着,手下也不停,还在那里抄课文。

    墨香微皱眉头,道:“小孩子的作业,应该让他们自己写的,不然怎么能学到知识呢!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很不认同地道:“哎呀,我说都一样。什么知识不知识的,够用就行。你们看我,虽然初中毕业,不照样活得很潇洒。而且,现在干的都是文化活,这叫文字编辑,出去随便一说,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!”

    墨香也懒得说他,看了看那课本,突然道:“李一龙,这不是我的学生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汉奸贩子转头看了看墨香,又看了看桌上的课本,道:“你……你是老师?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怎么能这样呢!”墨香略带愤怒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……你千万别生气,这事可千万别告诉他家长啊。”汉奸贩子顿时急了,道:“这孩子人很不错,很讲义气。是我的老主顾了,你要是告了他家长,那我这条财路也就没了啊。美女,咱们都是叶青的朋友,不是有句话说嘛,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,咱俩也算是朋友了,你可千万不能断我财路啊!”

    墨香懒得理他,将头转向一边,继续看自己手上的书。

    方亭韵也不知道去哪找了个电磁炉,在这病房里就把中药熬上了。

    药还未熬好,林天佑便过来了。闻着那浓烈的药味,不由奇道:“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方亭韵刚好出去了,墨香一指旁边还在专心致志写作业的汉奸贩子,没好气地道:“你问他。”

    林天佑看了看汉奸贩子,眼中闪过一丝惊异,明显汉奸贩子这造型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大大咧咧地道:“药当然是用来治病的了,这还用说嘛!”

    “治什么病?”林天佑更是诧异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一指叶青,道:“当然是治他的病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天佑不由震惊,看着汉奸贩子,道:“你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吗?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:“怎么不知道,在中医上,这叫走火入魔!”

    “走火入魔?”林天佑更是诧异,转头看了墨香一眼,悄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意在询问这汉奸贩子是不是脑袋有问题。

    墨香耸了耸肩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天佑也不再理那汉奸贩子,走到床边关切地询问了几句话。见叶青还是没有什么好转,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叶兄弟现在情况未定,还是不要乱服药的好。”临走,林天佑专门提醒了墨香一句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顿时来了脾气,道:“嗨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给我说明白了。怎么的,你还想质疑大爷我的医术?”

    林天佑没理他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指着房门,对墨香道:“这孙子谁啊?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林天佑!”墨香顿了一下,补充一句:“深川市最年轻的神医!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顿时闭上嘴,过了好一会方才讪讪地道:“神医又怎么样,刚才得亏他跑得快,要不大爷我非找几个兄弟拿麻袋扣住,好好揍他一顿!”

    墨香看了汉奸贩子一眼,忍不住问道:“你到底是流氓还是骗子啊?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一脸严肃,扬了扬手里的作业本,道:“美女,请注意你的措辞,你这是在侮辱一个文化人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4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