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电话来的竟然是黑熊!

    听到兄弟的声音,叶青心里也是一阵激动。不过,想到黑熊提前退役的事情,叶青却是皱起眉头,沉声道:“熊子,我怎么跟你说的?你怎么能提前退伍呢?”

    黑熊憨实地笑道:“队长,俺知道你肯定很生气。但是,你要让俺继续呆在部队里,还不如杀了俺呢。俺现在刚把家里的事情收拾完,这两天就去深川市找你。队长,你要生气了,到时候你再罚俺,反正俺就要跟着你!”

    听着黑熊这话,叶青心里也是温暖不已,又肃然批评了他几句,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地址给了黑熊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叶青的心情也有些澎湃。深川市的环境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,找弟弟叶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林老大在深川市实力很强,远比上次叶青见到的那个陈五爷强得多。叶青可以单枪匹马地去找陈五爷,但绝对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去找林老大。

    叶青虽然强势,但他也明白什么叫做形势。所以,找弟弟叶军的事情,他根本没给任何人说过。因为,叶军十有**还在林老大手上,而叶青现在与林老大之间可是矛盾很深。若是让林老大知道叶军来深川市的真正目的,那弟弟叶军可就危险了。所以,叶青甚至都没把这件事告诉赵成双,为的便是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如果黑熊来了深川市,那叶青就等于多了一个强力助手。想要和林老大抗衡,找回弟弟叶军,就更多了几分把握了!

    晚饭前,叶青又喝了一碗中药。吃过晚饭,汉奸贩子厚颜无耻地想要在这里留宿,结果被赶回家的霍萍萍用脚踹出了房门,最后只能悻悻地走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汉奸贩子这中药的效果很好。第二天早晨,叶青身上虽然没有多少力气,但情况又好了不少。至少,现在走个几百米什么的,不会喘了。

    慕青荣给叶青放了个假,让他主要安心养病。叶青今天也没去上班,在楼下转了几圈,一来适应适应情况,二来也当是锻炼了。

    十点半左右,汉奸贩子背着那蛇皮袋又大摇大摆地来了。不过,在经过小区门口的时候,被看门的保安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青远远看到汉奸贩子跟那保安两人争论着什么,汉奸贩子急得乱蹦乱跳,不断嚷嚷,可那保安就是不让他进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郁闷无比,转头间看到叶青,匆忙兴奋地朝他摆手,道:“小叶子,小叶子,快点过来接我!”

    叶青慢慢走了过去,保安认识叶青,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汉奸贩子一眼,奇道:“他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叶青回答这话的时候,也稍微有些尴尬。汉奸贩子今天的造型比昨天还有视觉冲击力,当他的朋友,那可得脸皮极厚才行啊!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保安看样子很是惊讶,但还是退开,示意汉奸贩子进去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愤然道:“我就说我不是收破烂的吧,你叫什么名字,我要投诉你,对尊贵的客人不礼貌!”

    叶青感觉脸红,匆忙拉着汉奸贩子进了小区,不愿在这里逗留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狗眼看人低啊。”汉奸贩子还在嘟囔,不过到了屋门口,顿时来了劲头,道:“小叶子,那几个美女在家不?”

    叶青:“都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汉奸贩子难掩失望,道:“哎,还想过来跟他们打个招呼呢。”

    叶青看了他一眼,道:“这都快十一点了,你怎么不等到下午再来呢!”

    汉奸贩子嬉笑道:“其实我平时也不是一个喜欢赖床的人,昨晚接了个活,忙的有些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你能接什么活儿啊!”叶青惊讶地看着这汉奸贩子,心道这厮不会大晚上出去当舞男吧。哪个富婆的品味这么高端啊?

    “小事,小事,帮人站队当人头。”汉奸贩子嬉笑回道。

    叶青知道汉奸贩子说的当人头是怎么回事,其实说白了就是帮人撑场面,壮壮声势而已。

    叶青上下打量了汉奸贩子一番,道:“你这样的,也能当人头?”

    “往人堆里一站,谁看得到你啊,那关键就是得看人数。”汉奸贩子大大咧咧地回道,说完又觉得不对,匆忙啐道:“什么叫我这样的?我这样的怎么了?别说给人当人头了,打架也绝对不含糊。你要不信,改天我带你去我以前住的那胡同,那里面那些老头儿,哪个不怕我!”

    叶青无语,这厮的脸皮还真是厚到了一定境界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叶青问道。

    汉奸贩子一拱手,道:“好说,我姓王,排行老八,江湖人称王老八。”

    “王老八?”叶青念叨着这名字,总觉得这名字听着太熟了。过了好一会方才回过神,王老八王老八,感情就是一老王八啊!

    汉奸贩子王老八对名字明显没有多少概念,抓住叶青的手腕沉默了一会,道:“不错,恢复的很好。看来,三爷给你打的根基真的很深啊!”

    叶青回想以前李三爷教自己打拳时的情况,一收一发之间,必然有呼吸节奏伴随。叶青没想到,李三爷传授的呼吸节奏,竟然是内功根基的法门。难怪自己这么快便能感应到体内的气流流转,原来是李三爷早有准备了啊。

    “李三爷,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叶青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提起李三爷,王老八面上立刻带着尊敬的表情,道:“李三爷,当然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了!”

    &n

    bsp;“你这不等于没说嘛,他以前到底做过什么啊?”叶青问道。

    王老八:“这个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一句话,叶青心中奇怪,李三爷以前到底是个什么人,做过什么事,为什么说起来还要讲个时机呢?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还是不问这个问题了。”叶青摆手,道:“对了,你前天见到我的时候,为什么没有走,你就不怕她们把你当成骗子送到警察局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!”王老八一抖眉毛,用手细心地把那打满啫喱水的头发扒拉清楚,道:“这件事,就牵扯到了一个命理问题!”

    叶青撇嘴看着王老八,王老八一瞪眼,道:“你这是什么表情?撇什么嘴?我给你说的都是真的,老子虽然学艺不是很精,但对命理也是有研究的。命数有云,能见面即是缘分。咱俩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接连见了两次面,这就说明你和我有缘。”

    叶青嗤之以鼻,道:“照你这么说,你跟那个叫李一龙的小学生岂不是更有缘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和他是有点小缘分。但是,咱俩的情况和他不一样。你不要忘了,你两次见到我都是在什么情况下。”王老八看着叶青,道:“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我当时的确是抱着骗口饭吃的心态。可是,那次你一直盯着那个酒楼的二楼看,你十有**是要上去的。如果不是我耽误了你一点时间,你就上去了,那恐怕你也得一样被炸死了!”

    叶青心中一骇,想起上次的事情,他心底也有些发毛。若非是被王老八无心给拦下了,那他这条命估计真得报废了。

    “见面即是缘分,但是,能够救人一命,这就不是缘分这么简单了。更何况,我是在无心之下救了你,那只能说明一件事……”王老八看着叶青,道:“你命不该绝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命数的说法?”叶青奇道。

    “古语有云,一命二运三风水。命格是先天注定的,风水是先辈给的。而这运气,则是自己走的。”王老八道:“你去酒楼找那个人,这是你自己选择的,也就是你的运。而你不应该死在那里,所以就会被我无心拦下来,这你的命数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叶青挠了挠头,王老八说的这些话,放在以前他肯定会认定为封建迷信。但是,现在他却有几分相信了。毕竟,上次他真的是死里逃生啊。

    “那次你没有死,说明你命格很好。所以,上次在医院见到你,我就有些好奇,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命格。结果,你的命格我没看出来,倒是看出你练了寻经问穴!”王老八顿了一下,道:“这也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。我找寻三爷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他的传人了!”

    叶青奇道:“你找三爷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老八叹了口气,道:“三爷当年对我有大恩,我一直想要找机会报答他。可是,没能找到他,只能把这份恩情延续到他的后人身上了!”

    王老八也唯有说起李三爷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正经,叶青看他这模样,也不由叹了口气。不得不说,这王老八虽然猥琐,但做事还真的是很讲义气啊!

    叶青道:“其实我觉得吧,以你会的这些东西,做什么都能赚钱,何必像现在这样坑蒙拐骗呢?”

    说起自己的职业,王老八又恢复了那汉奸贩子的猥琐气质,一拍大腿道:“嗨,这你就不懂了。我要找三爷,所以要经常走动,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做多长时间的。再说了,我现在这过的也不错啊,张嘴说几句话就有收入,低投入高回报,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呢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4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