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这男子,纹龙男顿时蔫了不少,指了指叶青,道:“云哥,点子有点硬,不好对付!”

    那云哥瞥了纹龙男一眼,纹龙男立刻缩了缩头,尴尬无比。

    云哥缓步走到叶青面前,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刚开口说了三个字,那云哥却突然往前一步,双手成掌,径直朝叶青的小腹拍来。

    叶青面色一变,这云哥无论是出手的速度还是力量,都强过那纹龙男太多。这个人,可是真正的高手啊!

    叶青侧开一步,想要避过这一掌。可是,云哥速度也很快,叶青迈步的同时,他也跟着调转方向,继续拍向叶青。

    叶青闪避几次,都未能躲过。眼看实在无法躲开,最后只能往后连退几步,双手齐出,同时向云哥的手臂抓去。

    云哥不闪不避,硬生生双掌拍来。叶青是抓住了云哥的双手手腕,可是,他现在力气未复,根本无法撼动云哥的双手分毫,被云哥双掌重重拍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叶青倒飞出去两米多远,重重摔倒在地。喉间一甜,一股鲜血喷涌出来,胸口一阵闷气。这云哥肯定也练过内家功夫,出手的威力真的很强!

    “我当是什么高手,也不过是个宵小而已!”云哥不屑地瞥了叶青一眼,转身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火龙见云哥走开,立马过来踹了叶青两脚,低声骂道:“以后别让老子看见你,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!”

    叶青没有说话,缓缓爬起来,静静看着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火龙被叶青看得有些发毛,骂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老子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!”

    火龙伸出双手,朝叶青比划了一下。突见叶青胸前戴着一个子弹坠子,火龙顿时来了兴趣,上去一把夺了过来:“哟,还是真子弹呢!”

    叶青顿恼,这子弹吊坠,是他刚去特种部队的时候,老队长给他的礼物。把子弹里面的火药倒掉,精心做成的一个坠子。虽然价值不高,但对叶青来说却很有纪念意义。叶青戴了五年时间,一直都未曾取下来过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!”叶青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你妈个蛋,还敢带着真子弹出来,信不信老子报警抓你!”火龙骂了几句,将那子弹坠子戴在自己脖子上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    叶青想要去追,往前走了两步,胸口又是一痛,一口鲜血冲到喉间。

    叶青呕了两口鲜血,好不容易站住脚,那几人却都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叶青紧紧皱起眉头,在原地站了好一会,最后还是转身把地上散落的企划案全部捡起来,踉跄着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中午,叶青方才走到小区外面。胸口现在没有多少闷气的感觉,但疼痛感却是越来越明显了。那云哥的一掌,已让他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回到自家楼下,远远看到王老八正撅着屁股跟几个老头下棋。听王老八那叫嚷的样子,看来局势对他很是不利啊。

    “王老八……”叶青喊了一句,胸口的剧痛让他无法抬高声音。

    王老八听到声音,转头看到叶青,顿时一喜。直接起身用脚把地面的棋局一扫,道:“不来了不来了,我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和他下棋那老头立时不忿了,起身道:“就剩几步了,你怎么能说不来就不来?你都输定了,要不来也行,给钱吧!”

    王老八瞪眼道:“什么叫我输定了?你凭什么说我输定了?你知道什么叫反败为胜吗?我早已经有计划了,十步之内肯定扳回局势。我不问你要钱都不错了,你还好意思问我要钱!”

    老头:“不可能,你已经没路走了,怎么可能反败为胜。大家都可以作证,你输定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不可能的,你们这些人,怎么能知道我的妙招呢。算了,不跟你们废话了,没前途!”王老八说着,转身逃也似的跑到叶青这边,拉着叶青便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那几个老头在后面嚷嚷几句,也没有追来。不过,王老八这脸算是丢这里了。

    叶青跟在王老八后面,走了几步,实在走不动,低声道:“慢点,我……我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受伤?受什么伤?”王老八这才看出叶青的不对,伸手给叶青把了脉,不由皱起眉头,沉声道:“你跟人交手了?”

    叶青无力地点了点头,王老八立时瞪眼,道:“你自己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吗?还跑出去跟人打架,你就不怕死在外面吗?”

    叶青没有时间解释,捂着胸口回了屋。

    王老八在旁边数落了叶青几句,但还是出门给叶青买了一些中药回来,在厨房里熬上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,你现在这情况,至少还得三天时间才能恢复力气。这三天之内,你最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,哪也别去了。”王老八表情难得地严肃,道:“幸亏跟你交手那人的本事也不怎么强,你受伤并不重。不然的话,我看你至少得躺俩月了!”

    叶青靠在沙发上,不再挣扎用力,胸口的气闷便渐渐退去。缓缓闭上眼睛,三天时间,并不算太长。三天之后,他一定要拿回那颗子弹坠子!

    另一边,火龙戴着叶青的子弹坠子,好像战利品很是炫耀。他们坐了剩下那辆车,在半路追上了之前那两辆车,跟在后面赶赴深川大学。

    时近中午,校园里尽是下课赶去吃饭的学生,比较混杂。这

    三辆车驶在校园当中,尤其的吸引人的注意!

    “又是哪个有钱人来接他的情人了吧!”一个学生酸溜溜地啐道。

    旁边一人瞪了他一眼,道:“情什么人,你连这三辆车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三辆车很有名吗?”那学生奇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林氏集团董事长林震南的座驾,你说呢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就是林震南的车?他……他来学校干嘛?难不成他也包养了个大学生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放你个屁,他来这里是接他女儿的。你还不知道吗,数学系那个林花雨,就是他唯一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林花雨?你……你说的不是那个数学系很有名的美女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!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议论声中,林震南的车开到了数学系的楼下。没多久,林花雨嘟着嘴,在两个保镖的陪同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,中年男子林震南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笑容,下车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四周一干学生艳羡地看着这一切,当然,其中更不乏嫉妒的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又来了!”林花雨跺着脚走过来,一脸郁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震南淡笑,道:“谁又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谁,当然是你找来的这两个木头了!”林花雨愤愤地瞪了那两个保镖一眼,道:“整天不让我去这儿不让我去那儿,一点自由都没有。连去趟洗手间,他俩都在外面守着,我这到底是上学还是坐牢啊!”

    林震南淡笑,道:“花雨,他们也是为了保护你嘛。上次的事情,可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!”

    提起上次的事,林花雨立时打了个冷战。但是,看到那俩保镖,又是一脸的郁闷加不爽。

    林震南溺爱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,笑道:“行了,别生气了。你表姐刚从西杭过来,你不是一直挺想她的嘛,现在刚好可以回去看看她了。”

    林花雨顿时大喜,急道:“真的?表姐来了?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林震南笑道:“刚刚到,所以我这就来接你了啊!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回家回家回家!”林花雨立马转身往车边跑去。

    火龙站在车边,见林花雨过来,立马讨好地弯腰道: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林花雨根本没正眼看他,直接钻进了车里。可是,刚坐稳,她又突然转身退了出来,死死盯着火龙。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什么,她的身体竟然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火龙不知道林花雨怎么会突然看着自己,心中诧异之余,还有些暗喜。他向来对自己的模样自负,难不成真的要上演一出大小姐与保镖之间的倾城绝恋吗?

    见女儿这样,林震南也很诧异,走过来奇道:“花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花雨没有回答他,一指火龙胸口的子弹坠子,道:“这个坠子你从哪得到的?”

    火龙看了看胸口的坠子,又看了看林花雨。他本来想回答这是自己的,但是,刚才三个人都看到他是从叶青那里抢来的,自然也不敢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我刚……刚从一个人身上搜来的……”火龙看了林震南一眼,道:“那个人想对老板不利,而且身上带有子弹,我怕危险,所以就收走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花雨直接把子弹坠子扯了下来,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道:“这个人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花雨,到底怎么回事?”林震南一脸诧异,他想不明白这子弹坠子到底有什么吸引力,竟然能让林花雨不急着回家见她的表姐了。

    林花雨没有回答,依然看着火龙,道:“他在哪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火龙挠了挠头,低声道:“他……他好像是云驰集团的业务员吧……”

    林花雨也不说话,直接钻进前面那辆车里,对司机道:“去云驰集团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