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想跑!?”伯爵一声怒吼,用外套遮住身体,冲过那群毒蜂,直朝叶青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青的速度跟伯爵比起来,那根本就是两个境界,完全没有可比性。但还好的是,这一会儿是下山,叶青占了不少便宜。他几乎是不要命地往下狂奔乱跳,两层楼的高度,他都毫不犹豫地跳下去,就是为了躲避后面的伯爵。

    而那伯爵的速度虽然很快,但是,在这山路当中,叶青不要命地跑起来,他想追也不是那么容易。所以,两人一直跑到山脚下,伯爵却还是没有追上叶青,反倒是迎面来了几个人,刚好将叶青挡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迎面过来那几人,正是刚才那个主教。他们挖出汤科林男爵的尸体,结果在尸体上面没有发现地图,随意第一个就怀疑是叶青拿走了地图。这件事让主教心里更是担心,连忙带人追了过来,想将叶青手里的地图夺回去。也是刚刚凑巧,跑到这里便发现伯爵追着一个人下了山,主教立刻冲上来,拦住了叶青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东尼伯爵,这是怎么回事?”主教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人杀了汤科林男爵!”东尼伯爵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主教眼睛一亮,立刻朝着叶青冲了过去,伸手便要去抓叶青。

    见到主教出手,叶青便知道,这个人的实力绝对不在伯爵之下。这也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了,两个如此强大的人物将他围在中间,他哪里还有逃生的希望了啊。

    眼见主教也朝叶青出手了,伯爵不由有些着急了。叶青要是被主教杀了,那他可就失去这次抢功劳的机会了。所以,他加紧速度,在主教之前冲了上去,伸手便朝叶青的脖子抓了过去,却是准备直接将叶青杀了。

    主教其实没准备杀叶青,他只是想先抓住叶青,然后逼问出地图的下落。因为,叶青已经跑了这么久了,他可不敢确定,叶青是否已经把地图送给别人,或者藏起来了。所以,在没有拿到地图之前,他还不愿意杀叶青。

    见伯爵下了杀手,主教心里顿时大为着急。若是叶青死了,在他身上搜不到地图的话,那这件事可就麻烦了。所以,主教没有任何犹豫,突然调转双手,猛地朝着伯爵的腹部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伯爵没想到主教会朝自己下手,心中震惊的同时,也浑然顾不上这边的叶青了,连忙纵身避开,好不容易才躲过主教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伯爵怒吼出声:“你竟然敢朝我出手?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主教没有说话,继续朝着叶青扑了过去。刚才他出手击退伯爵的时候,叶青也抓住机会,往前又跑了几步,这让他与叶青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眼见如此情况,伯爵更是狂怒,突然发出一声嘶鸣,双手指甲竟然暴涨出来。他身上的黑披风也无风自起,猎猎作响,他整个人犹如一头夜魔一般,疯狂朝着主教扑了过去。现在对他而言,杀叶青已经是次要,先解决了主教才是正事!

    主教马上就要追上叶青了,这边伯爵却扑了过来,玩命地朝他进攻,这让主教很是无奈。他连忙躲开伯爵,急道:“东尼伯爵,你别激动,等我先抓住这小子,再跟你解释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伯爵大吼道:“这个人是我的,他杀了我的手下,我要亲自杀了他,回去才能跟长老交代。你要再敢拦我,我就连你一起杀了!”

    主教也有些恼怒,急道:“东尼伯爵,我没准备跟你抢功劳。但是,他身上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,我必须拿到手。只要拿到了这件东西,其他功劳,全部都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主教和伯爵说话,用的是英语,他以为叶青听不懂呢。所以才敢说出这样的话。殊不知,这边的叶青清清楚楚地听着两人的话呢。

    听到主教说的这话,叶青心里却是有些惊讶,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,他必须要拿到手呢?难道是那张地图?

    仔细一想,倒也真有可能啊。汤科林男爵把那地图藏得那么隐秘,肯定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。这些人一路追过来,肯定是为了地图而来。否则的话,现在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,值得他们这么大费周折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青也没有任何的迟疑,立刻将那地图从身上摸了出来,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,直接塞进了旁边的灌木丛里面。大晚上的,这灌木丛又非常茂密,当然谁也想不到,叶青会把地图藏在这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藏地图这件事,叶青几乎没有丝毫停留,完全就是顺手而为。刚藏好,他也已经跑过了这片灌木丛的范围,直朝远处奔去,想把这些人的注意力转移开。

    “什么重要的东西?”主教的话让东尼伯爵略有迟疑,沉声道:“哼,你是不是想骗我住手,然后亲手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东尼伯爵,我以神的名义起誓,功劳什么的,我都不在乎,关键是他身上的东西!”主教沉声道:“他身上那件东西关系重大,上面那几个主要人物都很清楚,我必须带回去。不然的话,你我这次回去,都别想好过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东尼伯爵略微诧异,明显还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哎,先不说了,先把这个人抓住。”主教道:“东尼伯爵,你要不相信我,那你去抓住他。但是,记住,千万不要杀了他啊!”

    伯爵微微沉默了一下,沉声道:“好,那我帮你把他抓回来!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杀他!”主教大喊,紧追伯爵而去。

    “他死不了!”伯爵速度极快,叶青已经跑出很远了,但这毕竟是平路,已经没有山路那么复杂了。伯爵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,便冲到了叶青的背后,直接抓住叶青的肩膀,将叶青按在了地上。<b

    r/>

    叶青用力想要反击,但伯爵的力量奇大,将他按住,他根本连挣扎都有些艰难,更别说反击了。

    此时主教也赶了过来,伯爵紧紧按着叶青,转头傲然看着主教,道:“好了,现在你可说,你要找他拿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主教微微迟疑了一下,他本来是想抓住叶青,单独去问这件事的,还不想让伯爵知道这件事。但是,现在伯爵将叶青牢牢按着,还让他问这话,明显就是也想知道这件事。他要问这件事,就必须得让伯爵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散开!”主教突然转头,吩咐旁边那几个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人自然不敢打听这些消息,得到主教的命令,立刻四散而去,谁也不敢在这里逗留分毫。

    伯爵也没有理会这件事,只是遥遥看着主教,等待主教问的问题。其实,他也很好奇,不知道主教究竟是想从叶青身上找到什么。

    主教看了看伯爵,又看着叶青,最后无奈,只能用蹩脚的华夏语问道:“就是你杀了汤科林男爵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华夏语,他懂英语的。”伯爵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主教面色一变,他没想到叶青懂英语。这么说来,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,他岂不是都听到了?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。”叶青还在否认,他知道,自己落到这个境界,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虽然体内拥有强大的力量,但经脉封闭,他根本无法使用。难道,这一次自己真的要这样死在这里了吗?

    “哼!”主教咬紧牙关,沉声道:“我不想跟你废话,汤科林男爵身上有一张地图,是不是你拿走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什么地图,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。”叶青回道。

    “华夏人,你的嘴很硬啊!”主教沉声道:“你真以为你不说,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,我怎么回答你啊?”叶青道:“你们抓错人了,我都不知道你们说的汤科林男爵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否认了,你杀了汤科林男爵,身上的气味是散不掉的,我们根据气味就能找得到你!”伯爵沉声道:“要不然,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青则是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,这些外国人竟然对气味这么敏感。其实他也在好奇,这些外国人怎么能够追到自己,现在总算是明白了。看来,想否认杀汤科林男爵的事情,也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,汤科林男爵身上的地图,究竟被你放到哪里去了!”主教沉声道:“我奉劝你一句,不要跟我耍花招。不然,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见主教这么着急逼问那地图的下落,叶青更加确定那地图肯定有问题,他自然更是不会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那地图,已经被我送给别人了。”叶青信口胡诌。

    “别人?送给谁了?”主教面色一变,这件事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叶青冷声道:“哼,就算我给你说了,那又能怎么样?你难道还敢去找他不成了?”

    “说,送给谁了!”伯爵怒声道:“有谁我们不敢去找的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青冷冷瞥了主教一眼,道:“京城纳兰王爷,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