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纳兰王爷!?”主教面色一变,他对华夏国还有些了解,对华夏国的武者都很清楚。京城纳兰王爷的名号,他早就听说过,自然也知道这是华夏国有数的几个绝顶高手之一啊!

    而且,主教很清楚,京城纳兰王爷,便是他们绝对不敢招惹的那几个人物之一。如果地图真的落到纳兰王爷的手里,这件事可就麻烦了啊!

    叶青也就是信口胡诌的,随便找了一个高手来蒙混这些人。他们要真想找回这张地图,有本事就去找这些高手啊。而他之所以选择纳兰王爷,是因为他上次在京城的时候,纳兰王爷坑过他一次,而且,他也觉得纳兰王爷这个人极其阴险,所以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,就想给他惹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伯爵并不知道纳兰王爷是谁,他转头看了看主教,奇道:“他说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华夏国最强大的武者之一!”主教沉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最强大的?”伯爵也愣了一下,奇道:“那……那比刚才咱们见到的那个人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比他强大!”主教回道,他当然也不知道北武禅与纳兰王爷之间的差距。但是,他听说过纳兰王爷的名字,知道这个人是华夏国最强大的五人之一。而之前的北武禅,不在这最强大的行列,自然肯定是不如纳兰王爷了。

    伯爵倒抽了一口凉气,刚才北武禅那天残功的一招,打他们就跟打小孩子似的,已经让他非常震撼了。他原以为,北武禅在华夏国就是最强大的人物了。但是,听主教这么一说,在北武禅之上,竟然还有更强大的人,这就让他也不由心惊胆战起来。没有进入华夏国之前,他根本想不到,华夏国的武者,实力竟然会如此的强横啊!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伯爵急道:“咱们还去不去找他拿这张地图啊?要不要回去找长老们来取?”

    主教没有说话,他盯着叶青看了一会儿,沉声道:“纳兰王爷一直在京城,你怎么可能会把这张地图交给他?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些话?你们华夏国的人,最擅长骗人了,我绝对不会被你骗到的。地图肯定还在你身上,或者是被你藏起来了。我警告你,立刻把地图交出来给我,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!”

    “哼,谁说纳兰王爷一直在京城,他早就过来了,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!”叶青随口回道,他其实并不知道纳兰王爷过来的事情。但是,要骗人,那当然就要骗到底了啊,反正这些人也不知道纳兰王爷是否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主教咬紧牙关,沉声道:“华夏人,我再说一遍。把地图交出来,我可以不杀你,还让你完整地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?”伯爵瞪大了眼睛,道:“这个人杀了咱们那么多人,还杀了汤科林男爵,绝对不能放他离开!”

    主教顿时无奈,这个伯爵自大狂妄不说,关键脑子还有些不够用。他说放了叶青,那肯定是骗叶青的话啊。谁知道,叶青没被骗到,这伯爵先被骗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叶青大笑,道:“既然落到了你们手里,我当然也没想过能活着离开了。有本事就杀了我,纳兰王爷会替我报仇的。哼,杀了我,你们觉得你们能走出华夏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伯爵大怒,愤然道: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泪,我先断你一条手臂再说!”

    伯爵说着,便要出手,这边主教却直接走了过来,道:“你不用这么麻烦,断了手臂,血腥味再引来什么人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伯爵不忿地道。

    主教冷眼看着叶青,沉声道:“华夏国的武者,修炼内力,最关键的就是全身的经脉。哼,只要断了他全身的经脉,那就等于是废了他全身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叶青面色不由一变,这个主教还真够阴险的啊。废了他全身的武功,那比杀了他还麻烦呢。叶青仇家这么多,没了武功,他还怎么活下去啊?被别人抓住,威胁他身边的人,那才是叶青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主意不错啊。”伯爵顿时来了兴趣,看着叶青,道:“经脉是什么?在哪里?我来切断他的经脉!”

    “经脉是人体内能量流转的通道……”主教顿了一下,道:“不是用普通的手段能够切断的,不过,大长老创造了一招净光术,能够崩断人的经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等什么呢?废了他再说!”伯爵立刻嚷嚷道。

    主教没有理会伯爵,他冷眼看着叶青,沉声道:“华夏人,我再说最后一遍,交出那张地图,我可以让你完好无损地离开这里。不然的话,我就先崩断你全身的经脉,让你变成一个废人。到时候,就算我不杀你,你觉得你活着还有意义吗?就算拿着那张地图,又有什么用?没了武功,你就是废人一个,活着绝对比死了还要惨!”

    叶青咬紧牙关,他心里很清楚,这主教如此着急想问出那地图的下落,可见这个地图关系非常重大,他当然不会交出地图了。更何况,以这个伯爵和这主教两人的情况,就算叶青交出地图,也是难逃一死啊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杀了我,用这么卑鄙的手段,传出去也不怕丢人!”叶青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不准备交出地图了!”主教面色大寒,突然伸手按在叶青的头顶,沉声道:“你是在考验我的耐性,我数三声,如果你再不交出地图,那我就断了你全身的经脉,让你彻底成为一个废人!”

    感受着头顶的手掌,叶青的心也跟着跳起来了。经脉一断,那他可就彻底成了废人了,他这条命也等于是交出去了。但是,这个时候,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啊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“二!

    ”

    主教眼中凶芒闪烁,盯着叶青,突然咬牙,大吼道:“三!净光术!”

    随着主教一声大喝,他手掌心立刻闪出一道光芒,直接灌进了叶青的头顶。这道光芒,伴随着一股破坏性的力量,冲进叶青的身体,沿着叶青的经脉顺势而下,不断冲击着叶青的经脉。强大的力量,让叶青体内犹如战场一般,经脉的剧痛,让叶青也承受不住,发出一阵阵犹如野兽一般的嘶吼和痛鸣。他全身几乎都快爆炸了,但是,被那伯爵死死按住,他根本没有一点反抗之力,只能任凭那道力量,冲击着他体内的经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草原另一端,三个男子正朝着葬龙山的方向走了过去。突然,带头那人猛地转过头,沉声道:“不好,出事了!”

    这三个男子,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的中年人,面色蜡黄,好像病入膏肓的样子。另外两人,一个面容普通,穿一身休闲装,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来草原游玩的游客似的。至于第三人,却是叶青熟识的人,正是叶青在苗疆时见过的周于良,也正是阎王愁宁千术的二徒弟!

    周于良从苗疆逃出来之后,可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了,就是为了躲避苗疆蛊母的追杀。他亲眼目睹蛊母的强势,自然知道蛊母是无人能敌的。而且,不仅是他师傅宁千术,就连十二青堂的天师林玄月都说过这样的话,更何况他了。他是根本不敢露面,这一次若非得到宁千术的召唤,他是绝对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于良立刻顺着这人看的方向看了过去,满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带头那男子并没有说话,而是猛地转身,朝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于良满脸的疑惑,看向站在旁边的那个人,低声道:“大师兄,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站在周于良旁边这个男子,竟然是他的大师兄?周于良的大师兄,不是柳如相吗?可是,这个男子,跟柳如相完全不一样啊。上次边境那些人被毒烟伤到的事情,柳如相和百里奚都亲自去过,那次的柳如相可不是这个样子啊。难不成,这柳如相,还会什么易容的方法吗?

    “不知道,咱们也去看看!”柳如相沉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到底是谁啊?”周于良忍不住道:“为什么师尊让咱们跟着他一起进山呢?而且,还得听从他的吩咐?”

    柳如相没有回答,只是疾步紧追而去。周于良满脑子的疑问,但也没办法解答,只能紧跟而行,想看看他们到底是去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葬龙山外,主教的手已经从叶青头顶收了回来,他冷笑道:“华夏人,你的经脉已经全部被我震断了,你的武功也彻底废了。从今以后,你就彻底成了一个废人,就算是个普通人,也能随随便便过来打你一顿,你活着,只会比死了还要痛苦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伯爵也是满脸的兴奋,道:“他的武功真的被废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”主教点头,道:“你可以放开他了,他现在比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还要虚弱呢。经脉被废,他以后连简单的活都干不了,一辈子都只能乞讨为生了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