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此创击,左护法也不由闷哼一声。但是,他终究还是用自己的受伤换取了一些时间,将叶青往后扯了一些,让他避过了这几个男子致命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帮忙!”左护法一声嘶吼,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。但是,那几个男子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,紧追不舍,在他后背上又抓出几道伤痕。

    以左护法的实力,应付一个男子还可以,对付两个,就很勉强了。而现在六个男子一起杀过来,他还得护着叶青,那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啊。

    崔玉龙已经追了过来,手中墨纹黑金刀接连出击,想要阻拦这些人。不过,这效果并不好,最后只有一个男子被他拦下来,而这个男子也干脆就和他缠斗在一起,让他无法去帮助左护法。

    这边崔钰早已看到左护法情况危急,他心里也很是担忧。左护法和崔玉龙都不是这几个男子的对手,而那边丁三还在追击主教。能够控制丁三的,就只有血衣和尚,他们也没法让丁三去救叶青。所以,现在的叶青可算是陷入了危机的境地。如果他们不出手的话,左护法根本撑不了多久,叶青必死无疑的!

    “转阵!”崔钰一声大喊,第一个转身,大步朝着左护法那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早有准备,见崔钰转身,也都紧跟而去,将那几个人全部围在中间。其中九幽书生明显有些不愿意,但最终还是不敢不从。因为他很清楚,叶青与杀门众人关系都很好,连血衣和尚对叶青都很重视。如果他这次坑了叶青,那杀门众人肯定不会放过他的,所以他也不得不全力来布阵了。

    七杀阵转移过来,顿时将那几个男子全部围在了中间。这几个男子根本不知道七杀阵的威力,在其中左冲右突,却都无法闯出来,反倒被杀门七隐打伤了两个人,可见七杀阵威力之强。

    当然,七杀阵转移之后,那边的伯爵也立刻获得了自有。崔钰虽然调转七杀阵来对付那几个男子,注意力大部分还是放在伯爵身上,防备这伯爵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然而,伯爵并没有去袭击他们的意思。脱困之后,伯爵便立刻跑向白发丁三,伸出双爪直接抓住了丁三的脖子。

    伯爵的双爪便是他最强大的武器,抓住丁三的脖子,也的确在丁三脖子上抓出几道伤口,这一点倒是出乎了伯爵的预料。他原以为丁三的实力很强,毕竟丁三活生生拽断了主教的胳膊。没想到,丁三竟然躲不过他的攻击,而且还被抓出了伤口,那这丁三的实力,也没有那么恐怖啊。

    可是,很快他便发现情况不对了。丁三脖子上被抓出几道伤口,而他却好像根本没有疼痛的感觉似的,只是转身一拳打向了伯爵。

    若是伯爵偷袭之前,丁三朝他出手的话,伯爵定然会立马避开逃走,因为当时他觉得丁三的实力非常恐怖。但是,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。他抓伤了丁三,还以为丁三的实力不够,便运力抵挡了丁三这一拳。若是他能将丁三打倒,那可就扬名立万,身份绝对要超过主教了。

    当他的拳头和丁三的拳头撞在一起的时候,伯爵便立刻感觉到情况的不对。丁三的力量,就如同江河一般,汹涌不断。两人拳头相撞,伯爵的臂骨直接折断,没有一点缓冲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伯爵也发出一声闷哼,这一击,他便看出自己与丁三之间实力的差距。他二话没说,转身便奔向主教,抓住主教的衣领,纵身而起,急速而逃,根本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。因为他知道,若是被丁三围住,那他这次可就死定了啊!

    见伯爵逃跑,丁三也跟着追了过去,好像是不准备放过这两个人似的。而这边,那六个男子见伯爵带着主教跑了,他们也顿时慌乱了。伯爵和主教是带头的人,现在带头的人都跑了,那他们还留在这里,岂不是等死吗?

    被困在七杀阵当中,这几个男子本身就没有反抗之力了。现在心态又乱了,情况可想而知。打了没多久,这六个男子,有四个被击杀,两个重伤,也彻底失去再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解决了这几个人,杀门众人方才长舒了一口气。这几个人实力之强,也着实罕见。若非他们全力出手,用七杀阵困住这几个男子,那想解决他们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“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鬼王厉若元好奇地问了一句,顺便过去将一个男子的外套掀开。

    看到男子的脸,鬼王厉若元再次愣了一下,转头奇道:“这什么玩意啊?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看到了那男子的脸,这个男子和之前叶青见到的那些一样,脸上尽是鬃毛,看上去就跟野兽似的,非常恐怖。众人也都是满脸的惊诧,谁也想不到,那蒙面下面,竟然是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“叶青怎么会跟这些人结仇了呢?”黑修罗看了看地上几个男子,奇道:“这些还能算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不算人,那算什么啊?”厉若元奇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,有可能是南洋的降头师!”左护法沉声道:“我听说,南洋降头师有特殊的方法,可以将身体练成动物一样,具备动物的某些属性,也具备动物的特征。你们看,这些人出手,就跟野狼一样,说不定是把人体练成狼,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情况啊!”

    众人缓缓点头,大部分人都对南洋降头术有些了解,所以听左护法这么解释,众人也都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些是南洋的降头师了!”厉若元道:“早就听说,叶青跟南洋这些降头师卯上了,叶青杀了人家很多人。难怪这些人要杀他了,看来是来寻仇的啊!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?”崔钰道:“南洋降头师的实力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?刚才跑掉的那两个人,我看了,实力很恐怖,估计能比得上咱们这边的顶级高手了,跟完颜王北武禅那

    些人差不多了。不是说南洋的乃坤**师都已经被南拳王沈天君诛杀了吗?南洋还有这样实力的降头师吗?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被崔钰这问题给问住了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左护法耸了耸肩,道:“南洋降头师隐藏了这么多年,要是真有几个实力强大的人物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说不定南洋还有什么隐藏的实力呢!”

    “南洋这些人太过诡异,真要有隐藏的高手,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每个人都对南洋的情况更加好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是不要说这些废话了!”突然,崔玉龙的声音在众人噪杂的讨论声当中响起:“叶青受伤不轻,经脉全部崩断,体内内力失控,随时都会爆体而亡,必须想办法救他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叶青经脉全部崩断了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武功岂不是也废了啊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武功废了,这个人也成了废人了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满脸的惊愕和担忧,当然,九幽书生除外。听到这话,他别提有多高兴了。他的脸就是被叶青毁掉的,所以他一直想杀了叶青报仇。但是,回到杀门之后,他发现,想杀叶青的事情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他也干脆放弃这件事,但心里的愤恨还是存在。现在听说叶青成了废人,他却是最开心的那个人了。若非害怕众人发火,他肯定要说几句风凉话了!

    崔钰也跑了过来,摸了摸叶青的脉搏,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的经脉真的全部断了,这些……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?怎么能够将人的经脉崩断,而还能不杀了他呢?”崔钰奇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是同样的诧异,经脉尽断,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一般人,受到这样的伤,只怕人都先死了。而叶青竟然还活着,这就让人非常奇怪了,那些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呢?

    “就算没死,他现在的情况也很麻烦啊!”崔玉龙沉声道:“他体内的内力实在太过强大,现在经脉尽断,内力失去控制,在体内不断冲撞。如果不尽快将他的内力控制住,他肯定会爆体而亡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咱们怎么能控制他体内的内力呢?”崔钰皱起眉头,道:“他体内的内力之强,我简直见都没有见过。估计,连门主都未必能够控制住他体内的内力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众人皆是惊讶,倒抽了一口凉气,每个人面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血衣和尚,那可是堪比五绝的人物,竟然连他都控制不住叶青的内力,那叶青的内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了啊?

    这些人却不知道,叶青体内的内力,是北拳王李长青练了一辈子的内力。这内力之雄厚,完全堪比五绝高手。血衣和尚也只是堪比五绝高手而已,他的内力,最多与叶青同等,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住叶青的内力呢?要是能控制得了,岂不是说,血衣和尚的实力在李长青之上了?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