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周老三,既然你拦住他们,那我就不出去了!”此时,庄园当中突然又响起一个声音:“把他们都带进来吧,我倒要看看,是谁这么大胆,敢在咱们洪盟七舵的庄园外面闹事!”

    周承天和白清明互视一眼,两人同时转身往外走去。现在跟皇甫紫玉是谈不成了,两人也打定了主意,让家族长辈过来解决了叶青,杀了他们的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皇甫紫玉却没有他们两个这么好奇,看到叶青伤成这样,她哪里还有心思管别的事情。连忙将叶青带到了客厅里,看到皇甫紫龙和妹妹要出门,她立刻沉声道:“你们两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姐姐,外面有人闯进咱们庄园,外面出去看看。”皇甫紫龙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能不能省点心?”皇甫紫玉沉声道:“外面发生什么事,跟你们有什么关系?过来,帮我把他扶到卧室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对这个弟弟和妹妹,那是有着绝对的威严。皇甫紫龙虽然心里不甘,但还是不得不哦了一声,过来帮皇甫紫玉搀着叶青。

    “姐,去哪个房间啊?”皇甫紫龙问道:“其他几个房间还没收拾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房间。”皇甫紫玉很干脆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皇甫紫龙愣了一下,那边妹妹也是瞪大了眼睛,奇道:“姐,你……你让一个男子,进你的房间啊?”

    这两人跟皇甫紫玉认识的时间不短,但这段时间看得真切,七家那些人轮流来向皇甫紫玉献殷勤,皇甫紫玉都没有理会过他们。所以,在两人心里,皇甫紫玉冰清玉洁,能够打动她的男人,也绝无仅有。可是,谁能像到,这突然出现的一个男子,皇甫紫玉竟然要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,这是什么概念啊?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?”皇甫紫玉看了她一眼,道:“紫杉,紫龙,你们两个记住。他叫叶青,是我的丈夫,是你们的姐夫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就是叶青啊?”两人倒是隐约听过叶青的名字,但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叶青。其实,在两人心里,一直觉得,能够让皇甫紫玉这么倾心的人,绝对是这天底下最优秀的男子。英俊潇洒,武功超人,天下无双,可是,现在看到叶青的一切,却与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叶青的长相也就不说了,面容刚毅,棱角分明,倒也不差,但绝对算不上英俊潇洒。至于武功,哼,看叶青现在受伤的样子,两人对他其实是没有一点好感的。真要是武功强悍,又怎么会伤成这样呢?还需要皇甫紫玉搀扶起他,这算是一个男人吗?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皇甫紫玉没有理会两人的惊讶,一边将叶青往房间里搀扶,一边急道:“紫杉,你去把紫玉沉香丸拿过来。你姐夫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伤,得先帮他止住伤势!”

    “姐姐,咱们……咱们只剩下三颗紫玉沉香丸了……”皇甫紫龙急道:“叔叔走的时候说过,紫玉沉香丸,是咱们进入大墓的时候,保命用的。咱们三个,一人一颗,这……这怎么能给外人服用呢?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姐夫,怎么算是外人!”皇甫紫玉一瞪眼,沉声道:“再说了,我又没说用你的那一颗,把我的那一颗给他服用!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,这……”皇甫紫龙急得挠了挠头,他其实是打心底对叶青不满意,所以才不想救他的。但是,这话他也没法说啊,看皇甫紫玉对叶青的态度,他要真说这话,那皇甫紫玉肯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快点把药送过来!”皇甫紫玉沉声吩咐道,刚要将叶青往内室搀扶,这时院子里却又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皇甫侄女可在?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皇甫紫玉立时皱起眉头,她转头看出去,院子里此时已经站了十几个人了。为首的是两个五十多岁的男子,这两个男子手里还分别抓着一人,正是左护法和崔玉龙。

    “是周俊寒和白文浩!”皇甫紫龙倒抽一口凉气,转头看着皇甫紫玉,低声道:“姐姐,这两个人,可是周家和白家的顶级高手,据说实力跟蜀中袍哥傲无常差不多了。他们……他们该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皇甫紫玉瞪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先把你姐夫扶到房间里安排好,紫杉,把紫玉沉香丸让你姐夫吃了。外面的事情,我来处理,你们两个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说完,皇甫紫玉又深深看了叶青一眼,她其实是很担心叶青的。但是,现在两个长辈级的人物来了,她要是再不出去,那就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皇甫紫玉将叶青交托给皇甫紫龙,自己径直走了出去。看了看左护法和崔玉龙,她微微皱起眉头。左护法她还不认识,但是,崔玉龙她倒是认得,自然也知道崔玉龙与叶青之间的关系。如此看来,叶青来这里的事情,跟他们两个是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周叔叔,白叔叔,各位来这里,莫非是有什么事吗?”皇甫紫玉开门见山地问道,根本也不跟这些人客套。叶青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,她只想快点把这些人打发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点小事。”周俊寒笑了笑,道:“皇甫侄女,我们刚才在外面,抓了两个意图偷窥我们庄园的人。而且,这两个人是杀门的人,估计是血衣和尚派来打探消息的人。看样子,那些邪魔外道,已经开始打咱们的主意了,所以,咱们七家必须格外小心留意,千万不要被这些外人趁机而入,打乱了咱们多年的计划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眉头皱了皱,道:“这些事情,周叔叔你们安排就可以了,不用跟我说。我们只是负责帮忙打开大墓,至于其他的事情,跟我们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“皇甫侄女也是我们七家的成员,七家荣辱与共,共同进退,怎么能说有关系没关系呢?”周俊寒笑道:“而且

    ,我刚才听说,来这里的,不仅是这两个人,还有一个人,好像是落在了皇甫侄女你的院子里,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件事呢?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面色大寒,看了看周俊寒身后的周承天,很明显,绝对是周承天出去告的密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件事!”皇甫紫玉朗声道:“不过,他肯定不是对我们洪盟七舵图谋不轨的人,因为,他是我皇甫紫玉的夫婿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当着众人说这样的话,就是要用自己来保护叶青,同时也宣告天下人,她与叶青的关系。这话让那边周承天和白清明都是面色大变,两人眼中尽是嫉妒之火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听说过,皇甫侄女你还有什么夫婿呢?”周俊寒笑了笑,道:“再说了,皇甫侄女,你与我侄也是定了婚约的,这是当年我大哥与皇甫大哥联合定下来的事情。正所谓婚姻之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既然父母已经定下,那才是正当的婚事。皇甫侄女,你莫要被人骗了,误了终身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我自己做主!”皇甫紫玉朗声道:“各位要是没什么事,那我就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周俊寒面色一冷,他原本是想仗着长辈的身份来警告皇甫紫玉的。没想到,皇甫紫玉竟然如此倔强,根本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这让他也是心里恼火至极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周俊寒直接拦住皇甫紫玉,道:“皇甫侄女,你的事情,我们当然不会做主。但是,牵扯到洪盟七舵的事情,那就不能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。你藏起来的那个人,很有可能是血衣和尚的奸细,我们必须调查清楚。否则,要是坏了咱们的大事,那皇甫侄女,恐怕你也不好跟大家交代吧!”

    “我没准备跟谁交代!”皇甫紫玉冷声道:“我说了,他是我的丈夫,跟杀门没有任何关系。你们信也罢,不信也罢,想调查,尽管出去调查,恕我不奉陪了!”

    “皇甫紫玉,你好大的胆子!”周俊寒身边那男子终于忍不住,怒道:“你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?”

    这男子正是白家的长辈白文浩,实力与周俊寒差不多,在众人当中也算是领头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“长辈?”皇甫紫玉看了白文浩一眼,沉声道:“你们有什么资格,算是我皇甫紫玉的长辈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这话说的咬牙切齿,掷地有声,根本没给这些人留丝毫情面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目无尊长的贱人!”白文浩愤然大喝:“就算你父在世,与我等也只是平等相称。你这晚辈,见我们,不尊不敬也就算了,还敢出言折辱,你真以为仗着自己年轻无知,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吗?”

    “肆无忌惮谈不上,但是,我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欺人孤儿的事情!”皇甫紫玉冷声道:“我皇甫家落难的时候,从没见过哪个长辈站出来过。我皇甫紫玉就是天生天养,不懂什么叫做尊老教养。所以,还请各位不要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