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楼当中,七家主要成员都在这里坐着,每个人都在义愤填膺地谈论着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被血衣和尚打伤的周俊寒和白文浩,两人更是满脸的愤怒,皆是在声讨赫连铁华刚才没有出手对付血衣和尚的事情。在众人看来,赫连铁华任凭血衣和尚在七家的地盘上闹事离开,这简直就是对七家众人的不尊重。

    “算了,等他一会儿过来,就看他怎么跟大家交代这件事!”坐在最前面的一个老者拍了拍桌子,沉声道:“赫连铁华虽然是洪盟七舵的护法,但是,他要是想帮助外人的话,我们也容不得他。洪盟七舵,是我们七大家族撑起来的,不是他赫连铁华一个人撑起来的。他莫非真以为,我们没了他,就不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得对,一会儿过来,就看他怎么交代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叫嚷,每个人都恨不得亲自将赫连铁华拉过来质问一番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房门突然打开,身材高大犹如铁塔一般的赫连铁华从门口走了进来。他刚一进门,现场众人的哄闹声便戛然而止。所有人都看着赫连铁华,但是,众人的眼神却明显有些畏缩。虽然他们刚才叫嚷得挺厉害的,但是,真正见到赫连铁华的时候,又有几个人敢如此大胆?

    “各位在谈论什么?挺热烈的嘛!”赫连铁华走到主座坐下,平静地看着现场众人,目光最后落到刚才说话的那个老者身上,道:“白大哥,你是这里年纪最大的,也是辈分最高的,有什么话,你可以直说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那个老者,那老者被赫连铁华看着,其实心里也有些尴尬,他对赫连铁华也是有些敬畏的。但是,这么多人看着他,也要是不开口,那岂不是没面子啊?

    老者咽了口唾沫,道:“赫连兄弟,有句话,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。”

    “白大哥,有什么事,但说无妨,咱们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赫连铁华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说了啊!”老者看了看众人,突然咬了咬牙,道:“赫连兄弟,你与和血衣和尚,还是好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朋友倒谈不上。”赫连铁华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何一再帮他,却不帮咱们七家的人?”老者突然沉声道:“血衣和尚进入七家,如同进入无人之境,随意欺辱咱们七家的成员,这是你也看到的事情。但是,刚才见面,你不仅没有拦他,反而还为他说话,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,你是准备帮着外人,对付咱们七家的人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其他众人也都纷纷附和。这话,没人说的时候,众人也都不敢说。真要有一个人说出来,众人也就胆子大了,都敢出来嚷嚷了。

    赫连铁华表情淡定,等众人嚷嚷声落下去,这才平静地道:“各位觉得,当时我应该怎么做?拦住血衣和尚,还是跟他清算一下这件事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语结,那老者沉声道:“就算不清算这件事,也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啊。赫连铁华,莫非你还怕那个血衣和尚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怕他,但是,各位恐怕就不一样了!”赫连铁华摇了摇头,道:“血衣和尚的实力,跟我只不过是在伯仲之间,真要打的话,他占不到便宜,但我也休想打败他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铁华顿了一下,看了看现场众人,沉声道:“血衣和尚身边有一个白发丁三,各位应该听说过这个人吧?”

    “白发丁三?”众人看向傲无常,傲无常则微微皱眉,道:“这个人,只不过是血衣和尚圈养起来的一个打手而已,没有什么可怕的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,现在可不一样了!”赫连铁华沉声道:“据我所知,白发丁三如今已杀够三千人,实力远超在座每一位。而且,他已经练成人形蛊,不死不灭,纵然五绝这样的高手,想杀他,也要耗费一番力气。也就是说,现在的白发丁三,完全就是一个杀人机器。虽然实力还没达到绝顶,但是,我相信,在座各位一起出手,跟他战在一起,最后死的,肯定是在座各位,而绝非是他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现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。他们听说过白发丁三,但绝没想到,白发丁三现在的实力竟然这么恐怖。这屋里这么多高手,白发丁三竟然能一个人杀了他们?

    “赫连铁华,你是不是太高估那个丁三了?”周俊生沉声问道:“一个才刚刚练武没多久的人,就算有杀人书和杀人刀能助他练成人形蛊,那又怎样?我们这么多人,要是连一个他都杀不了,那照你这么说,这个丁三真要成长起来,岂不是天下无敌了?”

    赫连铁华看了周俊生一眼,道:“杀人书和杀人刀能给人带来的力量,也是有上限的,并不会无限制增加他的力量。不过,现在的丁三,自身实力与各位都差不了多少,最关键的是,你们根本杀不了他,但他却能杀你们!”

    众人互视一眼,这次谁都没有再反驳了,因为他们对人形蛊也是有些许了解的。他们杀不了丁三的话,那丁三就等于是先处于不败之地了,真要打下去,吃亏的肯定是他们啊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……”赫连铁华顿了一下,道:“血衣和尚这次过来,也未必不是好事!”

    “他过来还能算是好事?”旁边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赫连铁华,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得到消息,这次进入呼蒙市的绝顶高手,不仅有杀门的人,还有京城纳兰王爷。而且,我接到消息,阎王愁宁千术的徒弟也进了呼蒙市。纳兰王爷和宁千术这两个人,都有绝顶高手的实力,很难对付。而且,这里面还不包括一些隐世的高手,其中恐怕也有堪比五绝的人物。”赫连铁华沉声道:“这些人,如果都与咱们洪盟七舵为敌的话,大家的处境,恐怕就非常艰难了!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皆变,他们没想到这次竟然来了这么多高手。现在听到赫连铁华这话,众人心里也都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的这些人,都是冲着射日弓来的,那肯定都是与咱们为敌啊!”白文浩沉声道:“赫连大哥,就算你刚才没有朝血衣和尚出手,但你觉得到时候,他会帮助咱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刚才我与他交手的话,情况只怕会更麻烦。”赫连铁华摇头道:“杀门实力极强,咱们与他们交战,就算能胜出,也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。在射日弓即将出现之前,咱们双方先损失惨重。到时候,还拿什么去争夺射日弓呢?”

    这话问得众人都低下了头,这倒的确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而且,纳兰王爷为人阴险狡诈,擅长在背后捅刀,此人最不可信。宁千术又是十二青堂的人,肯定与咱们为敌!”赫连铁华道:“算来算去,咱们唯一能够联合的,就只有杀门了。血衣和尚虽然为人狂妄,但绝对值得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只怕,到时候血衣和尚会先朝咱们出手呢!”周俊寒冷声说道,他刚才被血衣和尚打伤,所以心里对血衣和尚最是憎恨,言语当中根本没有一点好语气。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!”赫连铁华摇头,道:“四股大势力一起出现,最终结果必然是两两对峙。血衣和尚当然信不过纳兰王爷,而他与宁千术也有仇。若是不想被这两人联手击败,他唯一的办法就是与咱们结盟。所以,我敢肯定,明天之战,血衣和尚必然会成为咱们的一大助力!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便在这边众人讨论纷纷的时候,这个庄园的外面,又来了三个不速之客。其中两人,正是阎王愁宁千术的徒弟,柳如相和周于良。

    周于良和柳如相跟在前面那人的后面,看了看前面的庄园,周于良低声问道:“咱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柳如相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他也没说话,只诧异地看着前面那人。他接到宁千术的消息,让他们全力协助这个人,他们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。不过,他也没有问什么,因为这是宁千术的吩咐,他们只需要照做就行了。

    带头那人盯着前面的庄园看了一会儿,又转头看着后面两人,沉声道:“你们两个先去葬龙山,按计划行事,我有些事情要处理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啊?”周于良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柳如相连忙将周于良拉到身后,朝那人拱了拱手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先上山等前辈了!”

    带头那人点了点头,并没有再理会这两人,而是直接走进了这庄园当中。他好像对庄园里面的路很是熟悉,轻轻松松地便避开了这庄园里面的防守和机关,直接来到了庄园的外围。

    这边柳如相和周于良看着那人走了进去,两人皆有些疑惑,周于良忍不住道:“大师兄,这个人到底是谁啊?使唤咱们跟使唤孩子似的,他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!”

    柳如相瞪了周于良一眼,沉声道:“你说话小心点,我怀疑,他就是师尊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