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渐转亮,那个老者倒也不避讳这天色,走到庄园外面,便直接翻墙进了这庄园当中。

    这也是艺高人胆大啊,要知道,这里可是洪盟七舵那七大家族居住的地方,本身就是防守严密。就连杀门那两大高手赶到这里,都差点留在了这里,若非是血衣和尚赶来,只怕左护法和崔玉龙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而这老者竟然如此大摇大摆地就进来了,明显是对自己非常的自信。

    老者翻过墙头,刚好落到庄园里面的一个院子里。院子一个僻静的角落里,有两个人坐在其中,正在愤愤然地讨论刚才的事情。而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去骚扰皇甫紫玉的周承天周承宪兄弟俩。

    “哥,我听陈四说过,皇甫紫玉那个贱人,好像是有一个叫叶青的老相好,该不会就是这小子吧?”周承宪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管他是不是,敢跟老子抢女人,绝对不能放过他!”周承天愤然在桌子上拍了一下,心里对刚才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。他见到皇甫紫玉之后,就惊叹于皇甫紫玉的美貌,一直想把皇甫紫玉收到自己身边。没想到,自己做了这么多,皇甫紫玉对他都是不假颜色,而对叶青,却是如此之好,这简直让他心里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要真的是叶青的话,那这件事可有点麻烦啊!”周承宪道:“我听说,这个叶青的实力不弱。而且,是北拳王李长青和南拳王沈天君的传人,武功博这两家之长,连李千秋都说他实力很强。哥,咱们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啊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周承天冷声道:“他武功再强,现在不都是受伤昏迷不醒。我听说,这小子经脉被人全部打断,现在就是一个废人,对咱们还能有个屁威胁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他真的成了废人了?”周承宪大喜,道:“要真的是这样,那可是好事啊。哥,皇甫紫玉就算跟他关系再好,也肯定不会在一个废人身上花费那么多心思吧。等过一段时间,她看到这姓叶的实在治不好了,肯定就没有耐心了。到时候,哥你再出手,肯定是手到擒来啊!”

    “那能等吗?”周承天沉声道:“白清明那个混蛋也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呢,要是让他捷足先登,那可就麻烦了。不管怎么样,必须得在白清明之前,先把皇甫紫玉那个贱人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恐怕不容易吧?”周承宪低声道:“皇甫紫玉这个贱人,特别能装清高呢,不是那么容易收拾的啊!”

    周承天紧皱眉头,这件事让他也很是郁闷。这么长时间,他都没能将皇甫紫玉拿下,心里早就压抑了一团火了。今天看到叶青,他心里这团火,更是好像被浇了一壶油似的,烧的更加旺盛了,只恨不得立刻将皇甫紫玉就地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谈论的时候,却没有注意到,便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地方,站着一个老者。而这老者,正是刚才翻墙进来的那个老者。

    听了两人的对话,老者不由微微一笑,轻声道:“原来叶青已经到皇甫紫玉这里了,这倒是个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听到老者的话,两人吓了一跳,连忙转头看去。可是,还未看到那老者,两人的眼睛却突然变得朦胧了起来,坐在原地,好像突然失去了神智似的,再没有任何动静了。

    老者很随意地从两人身边走过去,直接走向了皇甫紫玉住的那栋楼。而这周承天兄弟俩,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终于动了一下,好像终于有了意识似的。两人继续刚才的动作,直接看向了后面,但是,这边却已经连个人影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咦,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说话,是不是?”周承天奇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的,我这记得怎么有些迷糊呢?”周承宪拍了拍脑袋,看了看四周,道:“可是,这没人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失神那一会儿的记忆,好像都没了似的,完全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听错了?”周承天挠了挠头,这后面一片空旷,要真有人的话,也没地方躲藏啊。他们扭过头来没看到人,那说明肯定是没人的。

    “哥,咱们昨晚都没睡好,说不定是耳鸣了呢!”周承宪伸了个懒腰,道:“哥,咱们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。听二叔说,今晚估计就要上葬龙山了,那可得忙一番了。不休息好,晚上就没精力活动了!”

    周承天缓缓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今晚上葬龙山,不知道那姓叶的去不去。他要是也去,那我就趁乱解决了他!”

    “哥,这不行吧?”周承宪低声道:“血衣和尚不是说了吗?要是叶青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他绝对跟咱们没完啊!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以为我是傻子啊,我会明目张胆地杀了他吗?”周承天低声道:“晚上混战开始,那么多势力一起进来,趁乱解决了他,谁也不知道是谁做的。到时候血衣和尚就算想报仇,他也找不到咱们身上。再说了,他实力强,赫连将军实力也不差,他要真敢来闹事,赫连将军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周承宪点了点头,道:“哥,那就这么办,今天晚上,先解决了姓叶的。不过,最关键的还是得帮我拿到射日弓,要是拿到射日弓,咱们就不用看赫连铁华的脸色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周承天拍了拍周承宪的肩膀,道:“进入大墓里层的,就只有你们留在这里的这些人。到时候,你一定要尽全力,抢到射日弓。这么一来,咱们周家,也就能掌握洪盟七舵的话语权了。哼,到时候你命令皇甫家那俩女的嫁过来,她们敢不从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哥,你这主意真好!”周承宪顿时大笑起来,满脸的兴奋和得意,仿佛一切都已经在掌握了似的。

    在两人得意的幻想时,那老者也很随意地走到了

    皇甫紫玉住的这栋楼。一路上倒也遇见了几批守卫,但是,老者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,这些人就立刻变得跟刚才周家兄弟一样,失神落魄,完全失去了意识。等老者走过去好一会儿,他们方才回过神,但却对刚才发生的事情,没有丝毫的记忆,非常的神奇。

    若是叶青看到这些,他自然能够分辨出来。因为,上次他在边境线的时候,百里奚和柳如相,就利用过同样的手段,让那些边境守卫也短暂地陷入失神沉睡当中,什么事都不知道,估计是用的什么迷药吧。而这个老者竟然也懂得这样的手段,可见他的医术绝对不简单。莫非,真如柳如相所说,他是宁千术假扮的?

    可是,如果他真的是宁千术的话,又为何要这样易容呢?而且,连两个徒弟,他都没有以真面目相对,他究竟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皇甫紫玉这栋楼里面,皇甫紫玉留在房间里照看叶青,而皇甫紫龙这对兄妹,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愤然地表达着对叶青的不满。

    毕竟,刚才皇甫紫玉为了叶青,跟七家的人对峙,差点自杀,这件事他们是看在眼里的。所以,在这两个孩子的心中,总觉得叶青没有一点本事,刚出现就受这么重的伤,吃了皇甫紫玉用来保命的紫玉沉香丸不说,皇甫紫玉还得为保护他而拼命。所以,他们两人对叶青是没有一点的好感,总觉得叶青根本配不上皇甫紫玉。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时候,老者刚好走了进来。两人还未转头去看老者,便同时倒在了地上,好像是中了迷药似的,根本没有一点的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老者也没有理会这两人,径直走进了皇甫紫玉的房间。皇甫紫玉正坐在床边,温柔地照顾叶青呢。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,刚扭头过来,却已经是来不及了,缓缓倒在地上,却也是被迷晕了。

    在这老者的迷药面前,所有人好像都没有抵抗力,纵然皇甫紫玉也是一样呢!

    老者没有理会皇甫紫玉,他漫步走到叶青身边,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叶青,突然伸手在叶青额头上点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随着一阵振翅的轻响,叶青的衣服里面,竟然飞出来了几只小虫子。这些小虫子个头非常小,如果不是仔细观察,恐怕还很难发现它们呢。这些小虫子刚飞出来,便立刻飞到老者身边,围着老者转来转去,好像见到了主人似的,非常的亲昵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小虫子,老者笑了笑,伸出一只手,那些小虫子便立刻落在了老者的受伤。老者看着叶青,轻声道:“幸亏上次在你身上藏了这同心虫,要不然的话,你就算死了,我也都还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老者的声音竟然变了,变得和宁千术一模一样。柳如相猜得不错,这老者,竟然真的就是阎王愁宁千术!

    只是,他来这里做什么?而且,他在叶青的身上藏这种同心虫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