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边叶青被宁千术修复了经脉的事情,整个庄园当中,根本没有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赫连铁华等高手还在主楼那边开会,皇甫紫玉居住的这栋楼,距离主楼实在太远,他们自然无法知道这边的事情。更何况,宁千术跟一般的高手还不一样,他的迷药,足够控制周围那些实力不够强的人了。所以,尽管这庄园守卫森严,宁千术在这里面行走,却如同出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看着叶青的身体恢复了正常,宁千术也没有在这里逗留,直接离开了皇甫紫玉这栋楼。还和来时的情况一样,他走过的地方,那些守卫便中了他的迷药,如同痴呆一般,等宁千术离开之后,他们方才恢复意识。不过,谁也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更不知道有人走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,就连皇甫紫玉也是这样。她醒来之后,发觉自己竟然在地上躺着,之前发生的事情,却是一点都不知道,脑子里面一片空白,一点记忆都没有。这让皇甫紫玉心里很是诧异,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,难道是因为太累了而睡着了吗?

    连皇甫紫玉都想不到有人进来的事情,更何况其他人了。宁千术进来走了一趟,仿佛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似的,谁也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皇甫紫玉也不知道叶青的经脉已经被宁千术连上的事情,见叶青没有醒来,她便一直留在叶青身边招呼着。

    赫连铁华这边,七家众人还在讨论着今晚上葬龙山的事情。因为来此的高手越来越多,所以,七家也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,以防备任何的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将一切安排妥当,赫连铁华便直接离开了这庄园,因为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赫连铁华刚离开,七家这边众人也差不多都散了。不过,其中几人却没有走远,刚走出主楼,便又聚集在了一起。这几人,便是刚才在血衣和尚那里吃了亏的几个人,包括周俊寒周俊生兄弟,以及那个白文浩。

    “赫连铁华竟然要跟血衣和尚联盟,他这完全就是与虎谋皮!”白文浩沉声道:“血衣和尚是什么人?能够把所有同门全部杀死的人,这种人,你能指望他会讲什么义气或者诚信吗?我觉得,跟血衣和尚联盟,只会让咱们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这件事不妥!”周俊寒沉声道:“血衣和尚杀人无数,为了培养一个人形蛊,无辜杀死三千多人,才成就了那个什么白发丁三。这种人,什么事做不出来?我恐怕,跟血衣和尚联盟的话,血衣和尚肯定会在背后先捅咱们一刀!”

    “赫连铁华这个人,太容易相信别人,却不愿意相信咱们七家的成员!”周俊生愤然握着拳头,沉声道:“刚才他宁肯相信血衣和尚的话,都不愿意相信咱们,摆明就是没把咱们当成自己人。哼,他以为他实力强大,就能够掌管整个洪盟七舵吗?我周俊生就他妈第一个不服他!”

    “不服归不服,人家的实力最强,这是没法改变的!”白文浩撇了撇嘴,道:“天下五绝,多么强大的身份,这才拥有绝对的话语权。咱们实力不如人家,人家说什么,咱们不都得老老实实听着,要不然还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周俊寒和周俊生都是满脸的不爽,心里对赫连铁华却是记恨到了极点,但也真的无法改变什么。赫连铁华实力强大,在洪盟七舵,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。连七大家族的族长,都得听赫连铁华的话,更何况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姓叶的,到底是什么人?”周俊生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是北拳王李长青的传人,继承了北拳王李长青的内功,最近一段时间,在南方名声很响!”白文浩道。

    周俊寒冷声道:“哼,名声响又有什么用?他要真有本事,能落到这一步?被人断了全身的经脉,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废人。名声再响,也都成了历史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看皇甫家那姑娘,对他好像还是挺倾心的。”白文浩看了周俊寒一眼,道:“这么看来,你们周家的子侄,想要娶皇甫紫玉,恐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个废人,还能飞上天了啊!”周俊寒咬牙道:“他能活多久还是个未知数呢,还想娶谁啊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好说,血衣和尚不是说了吗,让咱们保护好他,否则的话,血衣和尚可要跟咱们七家没完呢!”白文浩沉声道:“妈的,血衣和尚把咱们当成啥了,当成他的手下了?还要帮他照看这个什么叶青?这算什么狗屁道理!”

    “说的就是,血衣和尚随随便便把这么一个废人送过来,咱们就得帮他照顾好,那咱们岂不是太孙子了啊。”周俊生沉声道:“还有那赫连铁华,血衣和尚让他照顾,他还真就照顾了,他到底是咱们洪盟七舵的护法,还是血衣和尚的狗腿子啊?”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,这小子是血衣和尚送过来的,谁知道他是不是血衣和尚安排在咱们这里的眼线?”白文浩看了看两人,低声道:“血衣和尚做事阴险狡诈,这小子要真的是他安排过来的眼线,那咱们的一举一动,血衣和尚岂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了!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周俊生一拍大腿,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这件事呢。皇甫紫玉那个贱人,看样子跟这小子关系很好呢,这小子要是找她问什么,她肯定老老实实回答了啊。说不定,血衣和尚就是故意安排他,想从皇甫紫玉那里,套走咱们这边的信息。三哥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周俊寒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点了点头,道:“真有这个可能,看来,咱们得把这件事跟族长汇报一下了!”

    “汇报给族长有什么用!”白文浩撇嘴道:“几位族长,全都在照顾赫连铁华的颜面,谁都不愿意跟赫连铁华撕破脸。赫连铁华说了让咱们照顾好那个姓叶的,几位族长肯定会全力帮忙的。咱们把这件事告诉族长,族长肯定会说咱们多事了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难不成咱们就眼睁睁看着那小子留在这里,套走咱们的消息?”周俊生不服地道。

    白文浩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压低声音道;“或者,咱们可以先把这小子解决了!”

    “解决了他?”周俊寒兄弟俩互视一眼,同时摇了摇头,周俊寒沉声道:“这可不行。赫连铁华的性格,你也知道的。他既然答应照顾这小子,如果这小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,他肯定不会放过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这个人可不能碰啊。不然的话,几位族长也不会放过咱们的!”周俊生同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呢?难不成咱们就这样看着他把咱们的消息泄露出去?”白文浩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周俊寒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“我倒是有一个方法,或者咱们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白文浩和周俊生同时看向周俊寒。

    周俊寒看了看两人,道:“如果,咱们有办法让这小子一直昏迷不醒,那他岂不是没办法往外传消息了?”

    周俊生道:“这小子现在的昏迷估计都是假装的,咱们怎么让他一直昏迷不醒?赫连铁华不是说了吗,让咱们照顾好他,难不成咱们去打晕他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非要打晕他啊!”周俊寒笑了笑,道:“让他昏迷不醒,其实很简单。喂他一些迷药,让他一睡不醒,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周俊生和白文浩同时大喜,道:“这方法好,这方法好。这小子一睡不醒,就没法把咱们的消息传出去。哼,等今天晚上的事情结束,他到时候就算醒过来,想往外传消息,也传不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这么定了!”周俊寒道:“我这里还有一些迷药,一会儿我拿出来,咱们想办法喂那小子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迷药,不会把他吃死吧?”白文浩低声道:“这小子要是死了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不死,跟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周俊寒道:“悄悄喂他吃下去,连皇甫紫玉都别想知道。他要真死了,那也是皇甫紫玉照顾不够好,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到时候,赫连铁华想要找麻烦,让他去找皇甫紫玉去,又找不到咱们的头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俊生稍微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“这是不是有点残忍了啊?皇甫家就剩那几个人了,让她来承担这件事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个人啊,就是妇人之仁!”周俊寒瞪了他一眼,道:“皇甫紫玉那个贱人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咱们看得起她,让承天娶她,她又是什么态度?这种女人,就得让她吃点大亏,不然以后根本收拾不了她!”

    “周三哥说得对!”白文浩点头,道:“皇甫家,早年退出洪盟七舵的时候,对咱们可没有多少留恋。这种人,根本不值得同情,就应该让他们吃点大亏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8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