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叶青的情况,皇甫紫玉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只能认同陈三的说法。毕竟,赫连铁华可是天下五绝之一,以他的实力,肯定不会有误啊。更何况,血衣和尚也这么说了,两个绝顶高手,难道能同时出错吗?

    “咦,他身上这些东西是什么?”突然,站在旁边的陈四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皇甫紫玉顺着陈四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只看到了叶青露在外面的脖子,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看出来吗?”陈四道:“叶青身上,好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色粉末。”

    听陈四这么一说,陈三和皇甫紫玉都是一愣。其实,仔细看去,叶青体表的确覆盖了这么一层薄薄的粉末,甚至连脸部都有这些粉末。只不过,这层白色粉末实在太淡薄了,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,是根本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对呀!”陈三伸手在叶青的手臂上擦了一下,还真的擦出来了一些白色粉末,不由奇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他这是从面粉堆里爬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皇甫紫玉伸手在叶青脸上擦了擦,看着自己手沾上的那些粉末,眉头猛地皱了起来,沉声道:“他……他来的时候,身上并没有这些粉末。而且,刚才我还给他擦了把脸,当时什么都没有擦下来。而且,就算是身上有粉末,刚才也应该擦掉了啊,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听皇甫紫玉这么说,陈三陈四的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,两人都觉得情况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什么粉末?”陈四便要伸手去擦拭,却被陈三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!”陈三往后退了一步,连忙用一块布将自己手上的那些白色粉末擦掉,沉声道:“这白色粉末有问题!”

    这边皇甫紫玉也明显感觉手指头有些麻木,她吓了一跳,连忙用毛巾将自己手上的白色粉末全部擦掉,沉声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……”陈三盯着叶青,沉声道:“这些东西,肯定有毒!”

    “有毒!?”皇甫紫玉面色再次一变,立马抓起旁边的毛巾,急忙过去擦拭叶青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之前不是没有这些毒粉的吗?这一会儿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了?”陈四奇道。

    陈三耸了耸肩,转头看着皇甫紫玉,道:“皇甫小姐,这期间,有没有人见过叶兄弟?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都在这里,根本没有人进来过。”皇甫紫玉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陈三也是诧异,按照皇甫紫玉的说法,她之前给叶青擦拭过脸,按道理来说,就算叶青当时身上有这些毒粉,也该被擦掉了啊。可是,为什么这一会儿叶青身上却到处都是这些毒粉呢?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!”正在给叶青擦拭身体的皇甫紫玉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,沉声道:“刚才白文浩和周俊生过来,把我叫到客厅,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。当时我还在奇怪,这两个人没事往我这里跑,到底是想干什么。这么看来,这件事,是不是他们动的手脚?”

    陈三和陈四互视一眼,两人也感觉到情况的不对。白文浩和周俊生,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了皇甫紫玉这里,这件事,跟他们肯定是脱不了关系的啊!

    “你这窗户,从外面打开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陈三走到窗户边,仔细看了看外面,突然皱眉道:“不对,你这里刚有人进来过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皇甫紫玉面色更冷,跑到窗户边,道: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陈三道:“窗户外面这些草坪,明显有人踩过的痕迹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顺着陈三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果然发现那草丛上面,有一些草的确是趴在地上的。虽然已经是冬天,这些草都枯黄了。但是,被人踩过的草坪,和普通的草坪,的确还是有着些许的差别。只要仔细观察,就一眼都能够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皇甫紫玉咬紧牙关,沉声道:“肯定是白文浩和周俊生,故意把我引到了外面,然后再让第三个人,翻窗户进来,在叶青身上涂抹了那些毒粉。太可恶了,我去找他们去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便要转身离开,却被陈三连忙拦住。

    “皇甫小姐,你现在去找他们干什么?”陈三道。

    “报仇啊!”皇甫紫玉咬牙道:“叶青都成这样了,他们还不放过他,这还算是人吗?我要去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皇甫小姐,以白文浩和周俊生的实力,你杀得了他们吗?”陈三摇了摇头,道:“你这样过去,只是自讨没趣而已。杀不了人,反而引起他们的警惕,让他们先开始防备你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皇甫紫玉沉声道:“难道他们这样对叶青****招,我还不能去找他们报仇吗?”

    “报仇有什么意义啊?”陈四道:“现在当务之急,是先保住叶青的性命。其他的事情,以后再说算了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转头看了看叶青,面上闪过一丝迟疑,愤然道:“这些人一直想置叶青于死地,想保他的性命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他们要真有胆子朝叶青出手,就不用使这么卑鄙的方法了。”陈三道:“师尊说过,让咱们无论如何保住叶青的性命。就算是白文浩这些人,他们想杀叶青,也不敢公然出手。所以,咱们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把叶兄弟看好,不要给这些人可趁之机。再说了,他们已经对叶兄弟下了一次毒了,肯定不会第二次出手了。而且,我肯定,他们就算再次出手,最多还是用毒药什么的对付叶兄弟。不过,

    叶兄弟身上有解毒的圣药,就算他们用什么毒药,对叶兄弟也不会有丝毫的危害。只要度过今天晚上,等师尊有时间了,再请师尊出手救叶兄弟,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啊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点了点头,其实她的心思比陈三还要缜密一些,所以陈三说的这些事情,她都能够迅速想出这里面的利弊来。只不过,她因为牵挂叶青,所以心里太过紧张,导致刚才情绪激动,差点做了错误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哎!”皇甫紫玉怅然叹了口气,看着躺在床上的叶青,沉声道:“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被谁伤成这样的?这个情况,我就算是想护住他,恐怕也不容易啊。今天晚上,咱们就要上葬龙山了。到时候,他还在昏迷着,如果真有人朝他出手的话,那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要实在放心不下,带他一起上葬龙山也可以啊!”陈三道:“只要他在你身边,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过来杀他啊!”

    “带他上山?”皇甫紫玉愣了一下,她可没有想过这件事。现在听陈三这么一说,心里倒还真有些打算了,带叶青上山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,至少能够保住叶青的性命呢。

    “反正咱们又不是进入大墓的内层,没有那么多顾忌。再说了,叶兄弟经脉尽断,一点内力都没有,根本对咱们造不成丝毫威胁。而且,他还在昏迷着,就算带进大墓里面,也不会影响什么的。”陈三道:“所以,就算把他带到葬龙山,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的!”

    “只怕那些老家伙们又要嘟囔了!”皇甫紫玉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啰嗦去吧。”陈三道:“那些老家伙,见咱们家族衰落,就一直想办法欺负咱们。就算咱们不带叶青上去,难道他们不会用别的借口来指责咱们了?哼,我也懒得跟他们争执什么,一切就看今晚,拿到射日弓再说话吧!”

    “对,拿到射日弓再说话!”陈四看了皇甫紫玉一眼,道:“不管是你皇甫家,还是我们陈家拿到射日弓,都比其他那几个家族拿到射日弓要好得多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看了看陈三和陈四,她知道,这两人说出这样的话来,其实就是想跟她结盟。毕竟,洪盟七舵当中,现在实力最弱的就是他们两个家族了。二十年前的剧变,让他们两个家族损失惨重,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了。虽然也有两个家族在那场剧变当中遭受了重创,但他们还有不少高手保留下来。所以,实力最弱的,就是皇甫家和陈家,而他们也是最受欺负的两个家族了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情况,肯定没人会把皇甫家和陈家放在眼里。所以,陈家也只能来找皇甫家结盟了。只不过,他们这结盟,又有什么效果呢?他们两个家族加一起,比起最弱的那个家族,还要差上很多,今晚葬龙山一行,他们估计也就是过去走走过场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想,只想让他好起来!”皇甫紫玉温柔地看着叶青,这一刻,她眼中仿佛只有这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陈三和陈四互视一眼,两人均是轻轻叹了口气,陈四拍了拍皇甫紫玉的肩膀,低声道:“叶青他吉人天相,肯定不会有事的,你也不要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