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三和陈四向皇甫紫玉表达了结盟的意图,但皇甫紫玉明显已经是意志消沉,根本没想过夺取射日弓的事情。所以,两人也没有再在这里说什么,跟皇甫紫玉道别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将这两人送走,皇甫紫玉便立刻吩咐弟弟和妹妹端来几盆水,她亲自将叶青身上的那层白色粉末全部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这些白色粉末,并不是毒粉,而是刚才周俊寒喂叶青吃的那些迷药。只不过,这些迷药被叶青的内力逼了出来,蒙在体表,所以看上去就是一层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而这迷药的效果非常惊人,就算抹一点在手上,也足以让人有些眩晕的感觉了。这也是为什么,刚才陈三一口咬定这是毒药,因为他当时便感觉到了头晕。

    皇甫紫龙在旁边看着皇甫紫玉为叶青擦拭身体,犹如温柔的妻子对自己的丈夫一般,将叶青全身都擦拭一遍,一点都没有落下,这却让他看得目瞪口呆了。要知道,皇甫紫玉在这里这么长时间,对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假颜色,如今却对叶青如此,竟然不避男女之嫌,这简直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皇甫紫玉把叶青安置好,他忍不住道:“姐,你……你这样做,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好?”皇甫紫玉问道。

    皇甫紫龙支支吾吾地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男女有别,你这样给他擦拭身体,连……连**的地方都擦了,这要是传出去,对姐姐你的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?”皇甫紫玉面容平静,道:“我说过,他是我的丈夫,难道妻子为丈夫擦拭身体,也不允许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只是你们……你们还没结婚呢……”皇甫紫龙道:“姐,你……你不为你以后考虑考虑吗?一旦你们两个走不到一起的话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皇甫紫玉瞪了皇甫紫龙一眼,道:“我和他早已定了终身,这一辈子,我非他不嫁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皇甫紫龙顿时目瞪口呆,过了好一会儿,方才低声道:“姐,我……我再说一句,我也是为你好,我才这么说的。说实话,这个……这个叶青现在的情况,以后要是治不好,就是一个废人。而且,赫连叔叔也说了,他这经脉尽断,根本不可能治得好。也就是说,他以后必然是一个废人。姐,你这么漂亮,实力又这么强,嫁给一个废人,你甘心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嫁给他,不管他能君临天下,还是遗臭万年,我都会跟他站在一起!”皇甫紫玉面容平静,道:“哪怕被千夫所指,哪怕不被这天下容纳,我都不会后悔,也没有甘心不甘心的说法!”

    皇甫紫龙盯着皇甫紫玉看了好一会儿,道:“姐,这个叶青上辈子,也不知道修到了什么福分,竟然能娶到你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轻轻笑了笑,转头看着床上的叶青,她并没有说什么。她的心,始终都在叶青这里,一分一毫都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发生了之前的事情,皇甫紫玉却也不敢再离开叶青半步,这一天时间,都在房间里招呼着叶青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半,天色逐渐开始变暗,庄园里面七家的成员也早就准备妥当,随时都准备上山了。

    七家家主都聚集在主楼当中,都在讨论着射日弓出现的事情。白文浩周俊寒三人也都坐在这里,三人面上都带着一丝得意。给叶青下了迷药的事情,三人心里都有数,还以为已经彻底制住了叶青,所以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格外的舒爽。只是,他们却不知道,那些迷药不仅对叶青没有丝毫作用,反而让皇甫紫玉看出了他们的狼子野心了呢!

    “大将军来了!”轰然当中,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转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没多久,会议室大门推开,赫连铁华带了几个手下大步走了进来。这几人当中,还有一人,正是赫连铁华的大徒弟李千秋。而在李千秋后面,则有一人,是被人用担架抬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不是大将军的徒弟黄世勇吗?”一个人突然奇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就是他啊!”又一人道:“他怎么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黄世勇的实力,就在李千秋之下,能够打伤他的,肯定是一个高手啊!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看他的伤口,有些奇怪,好像是被野兽抓伤的。你看那几个爪子的深度,这是野兽留下来的伤口啊!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哪个野兽能够伤得了他?”

    众人的讨论当中,赫连铁华已经走到了主座,他招了招手,几个手下立刻将黄世勇抬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各位,出事了!”赫连铁华紧皱眉头,沉声道:“一百年前,老舵主说过的那些人,恐怕是出现了!”

    “老舵主说过的那些人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诧异,唯独几个家主面色猛变,其中一人沉声道:“赫连将军,你……你说的该不会……该不会是那些外国人吧?”

    赫连铁华缓缓点头,沉声道:“没错,就是那些外国人!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竟然真的存在!”那个家主倒抽了一口凉气,其他几个家主也是面色剧变,好像是知道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哪些外国人啊?”

    其他不知情的人还在低声讨论,他们并不知道家主说的是什么人,所以也没有几个家主那么震惊。

    “当年,老舵主严令咱们,在这草原外面养了这么多狼,不就是防备这些人的吗?”一个家

    主沉声道:“为什么没有收到一点警报呢?”

    “咱们……咱们养的那些狼,已经……已经被人打死了大半了……”受伤的黄世勇虚弱地道:“我发现狼尸,追着过去看了,结果被三个黑衣人偷袭,所以受了伤。要不是咱们的人就在附近,只怕……只怕我都没法活着回来了!”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是一惊,黄世勇的实力他们可很清楚。黄世勇都受伤这么重,可见对方实力也是不低啊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三个人,只是那些人派来清理这些野狼的!”赫连铁华沉声道:“他们真正的高手,恐怕已经到这里了,就是在密谋今天晚上抢夺射日弓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这三个人还不是真正的高手?”白文浩惊呼道,这三个人能够打伤黄世勇,实力肯定比他侄子白清明都要高强呢。而这样三个人,还只是派来清理野狼的,那真正的高手,实力得强横到什么地步啊?

    赫连铁华看了他一眼,缓缓点头,道:“根据老舵主的记载,这些人里面最强大的高手,绝对拥有五绝的实力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想,现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。五绝是什么概念,是在这大乱当中,唯一能够掌控命运的人物。而拥有五绝的实力,便拥有绝对的话语权,就像杀门一样。而这批外国人,竟然也拥有五绝的高手,这才真的让人震撼呢!

    “赫连将军,那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一个家主沉声问道,他们都感觉到情况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根据老舵主的记载,射日弓是这些人最大的克星。只要咱们掌握了射日弓,就不用怕他们了!”赫连铁华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所以,他们这次过来,肯定也是为了争夺射日弓而来的。所以,咱们必须守好射日弓,千万不能被这群外国人抢到。否则,这将成为华夏国练武者的灾难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的实力真的这么强的话,咱们未必能够拦得住他们啊!”一个家主忧心忡忡地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今晚的局势,我觉得有必要更改一下!”赫连铁华看了看在场众人,沉声道:“这一次,我不再进入大墓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皆是一愣,诧异地看着赫连铁华,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大墓外面,和血衣和尚一起,拖住纳兰王爷宁千术这些绝顶高手,同时,利用他们的实力,阻住那些外国人!”赫连铁华道:“这么一来,就可以给你们争取时间,你们进入大墓去抢夺射日弓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在外面的话,那纳兰王爷和宁千术的手下,十有**也会进入大墓。”一个家主急道:“这么一来,他们岂不是也要参与到抢夺射日弓的事情里面来了?”

    “事情急迫,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赫连铁华沉声道:“不管是纳兰王爷的人,还是宁千术的人,亦或者是杀门的人,他们抢到射日弓,也好过射日弓被那些外国人拿到。不管咱们怎么争斗,最后进入天地人三门的人是谁,始终是华夏国的人。而那些外国人却不一样,若是被他们掌控了咱们的东西,对华夏国武者而言,恐怕是一个灭顶之灾!”

    听赫连铁华说的这么严重,现场众人都互视了一眼,明显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赫连将军,你这说的有些夸大了吧?”一个家主皱眉道:“那些外国人实力虽然强大,但是,也不至于强大到这个地步吧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599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