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刚才听到赫连铁华的传音,趁着没人注意,便悄悄带着皇甫紫龙兄妹,沿着枯草丛,慢慢离开了那山洞口。那边人实在太多,人员也极其复杂,大部分人对皇甫紫龙兄妹虎视眈眈,叶青可不敢让他们在那边逗留。

    这边叶青刚走出没多远,那边现场便有人发觉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最先发觉这件事的,还是周家的家主,他一直是想杀了叶青报仇的,所以出来之后,注意力更多是放在叶青的身上。只不过,刚才赫连铁华和那老者对决,他多看了两眼,结果转过头来,叶青与皇甫紫龙兄妹就不见了,这让他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“姓叶的跑了!”周家家主立刻大声喊道,他自己很清楚,单凭他们周家的实力,是根本斗不过叶青的。所以这么喊一句,就是想让其他人也跟他一起去追击叶青,这样他就有机会报仇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转了过来,完颜王第一个皱紧眉头,沉声道:“追!”

    完颜王刚才在叶青手底下吃了大亏,这一会儿早就心里不爽至极,只恨不得立刻追上叶青杀了他。所以,他第一个带着身边那些太上长老要去追击叶青。

    “七家所有成员听令!”便在此时,赫连铁华突然大喊出声:“拦住完颜家的人,不让任何人去追击叶青!”

    七家的人原本也准备去追击叶青呢,听到赫连铁华这话,顿时愣了一下,大部分人都是不满地看着赫连铁华。

    “赫连铁华,你这算什么意思?”周家家主沉声道:“姓叶的杀了我周家好几个人,还拐走了皇甫紫龙兄妹,现在当务之急自然是抓住他们。你还让我们保护他们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”

    赫连铁华眉头一皱,他虽然不知道山洞里面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知道以前周家的人欺负皇甫家的事情。所以,他不用去猜,便知道这究竟是谁对谁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,你们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!”赫连铁华沉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赫连铁华,你真把自己当成洪盟七舵的主人了?”白家家主不忿地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吩咐我们?以前我们对你客气,那是因为你为洪盟七舵的人着想,为七家的人着想。但是现在呢,姓叶的杀了咱们七家的成员,你不仅不击杀他,还要保护他,这种吃里扒外的命令,我们凭什么听你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远处纳兰王爷突然大笑起来,道: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赫连铁华,你为外人说话,连七家的成员都不能容你了,真是有意思啊。看来,你在洪盟七舵的地位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我还以为,你已经高高凌驾于七家家主之上了呢,现在看来,洪盟七舵真正的主人是谁,还有待商榷呢!”

    “纳兰经纬,我们七家家主,与赫连铁华地位均等,谁也不会凌驾在谁的头上!”七家这边一个家主沉声回道。

    纳兰王爷冷笑道:“是吗?呵呵,以前我看你们的情况,怎么感觉,七家只不过是赫连铁华的附庸呢?”

    七家成员原本心里都对赫连铁华极其不满了,现在听到这话,自然是火上浇油,每个人心里都恼怒至极。

    “纳兰经纬,你听清楚了,我们七家想做什么事,就做什么事,谁也命令不了我们!”周家家主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纳兰王爷冷笑不断,也不说话,笑声当中尽是讥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七家成员皆是大怒,他们听得出来,纳兰王爷其实还是对他们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纳兰经纬,今天我们就让你见识见识,七家在洪盟七舵的地位!”白家家主怒喝一声,朗声道:“走,把姓叶的给我抓回来!”

    七家少许成员还有些迟疑,大部分成员却都是义愤填膺地追赶下去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情况,赫连铁华心中大急,道:“叶青与我洪盟七舵是朋友,皇甫紫龙兄妹又是七家成员,都是咱们洪盟七舵的人。你们这个时候应该保护他们离开,而不是去追击他们,这不是自家人内斗吗?”

    “赫连铁华,你给我闭嘴!”周家家主怒声道:“我们不是你的手下,你也没资格命令我们。我们想做什么,自己心里有数,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“别跟他废话,快点追!”白家家主大声喝道,他已经带着手下抢先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!”便在此时,正与纳兰王爷鏖战的血衣和尚突然大声道:“杀门成员听令,谁敢追击叶青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杀门众人早就蓄势待发,原本都准备出手了。现在听到血衣和尚的命令,更是士气高涨,同时冲了出来,将七家的成员拦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杀门的小贼,你们竟然敢拦我们!”周家家主面目森寒,咬牙道:“谁敢拦我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敢杀我杀门一个成员,我就杀你周家一百人!”血衣和尚朗声吼道:“活着的人不够,我就扒了你的祖坟,用你祖宗来凑!”

    血衣和尚强势至极,同时又极其护短,虽然身为绝顶高手,但却和赫连铁华完全不一样。赫连铁华自持身份,一般不会对实力不如自己的人出手。但是,血衣和尚却不一样,他要是发起怒来,是人都杀,根本不会讲什么道义准则,这也是为什么,血衣和尚的名声远不如赫连铁华。

    但是,杀门众人对血衣和尚,那也是绝对的死心塌地。血衣和尚这个人,就属于是那种,谁是他自己人,他会拼命对你好。但是,谁是他的敌人,那他也会不择手段地对付你,亦正亦邪,正邪参半。所以,这么多年,尽管他灭了小林寺,屠尽小林寺的人,但释迦只是想度化他,却从没想过要抹杀他!

    纳兰王爷

    冷笑出声:“血衣和尚,今天你我谁能活着还不好说呢,你还有心思去吓唬人?”

    原本有不少人是被血衣和尚给吓住了,但是听到纳兰王爷这话,这些人顿时又恢复平静。是啊,血衣和尚跟纳兰王爷对决,今天谁能活着离开都难说,血衣和尚这威胁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周家家主面色大寒,死死盯着杀门众人,沉声道:“谁敢阻拦我们追杀叶青,也是杀无赦!”

    崔玉龙拔出墨纹黑金刀,遥指周家家主,沉声道:“今天,你们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杀了你!”周家家主一声大喝,疾步朝着崔玉龙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崔玉龙握紧墨纹黑金刀,便准备迎击,这时,一个白衣人突然蹿了过来,一把便抓住了那周家家主,将他猛地甩了回去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正是白发丁三,他接连杀了那几个外国的顶级高手之后,实力更涨了一层,出手更是强势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!”周家家主看到白发丁三,也是心里暗惊,急道:“这个人很危险,不要与他硬拼,几位家主,咱们合力拦住他,让其他人先解决了杀门那些废物,再去追杀叶青!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几个家主同时应道,冲了出来,与周家家主一起,冲上去开始围攻白发丁三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不算是围攻,他们只是围着白发丁三攻击,谁都不敢靠近白发丁三。不过,白发丁三也没法从他们的包围圈当中冲出去,自然就被他们困住了。

    七家其他成员见到白发丁三被困住,立刻大吼着冲向杀门其他人。而杀门这些人也不犹豫,杀门七隐直接摆出七杀阵,崔玉龙和左护法也及时冲了出来,与七家众人混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远处,赫连铁华看到七家成员与杀门众人拼在一起,不由大急:“你们不要打,快点回来!”

    可是,这个时候,七家的成员,谁会听他的话呢?

    眼见如此情况,完颜王这边众人也都愣住了。他们原本是想去追击叶青的,但这个时候,杀门和七家的人先拼起来了,他们反倒成了围观群众了啊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一个太上长老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完颜王迟疑了一下,刚要说话,耳边却突然传来纳兰王爷的声音:“完颜宗,你们先别急着出手。等杀门和七家的人拼个两败俱伤,再与我的人联手出击,绝对能将他们一网打尽。这么一来,你完颜家的实力,也能凌驾于洪盟七舵之上了,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!”

    纳兰王爷这是用的传音的方法,所以,只有完颜王一个人听得到。他微微皱起眉头,看了看那边正在与血衣和尚对拼的纳兰王爷,心中却泛起了波浪。

    正如纳兰王爷所说的那样,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若是抓住这个机会,借机击杀了杀门和七家的人,必然对这两大势力造成重创。到时候,他完颜家的实力,必然就能出头,甚至可以和洪盟七舵平起平坐了,这也是他做梦都想实现的事情啊!

    只是,完颜王心里还有一些担忧。因为,纳兰王爷这个人,根本不值得相信啊。跟他合作,无异于是与虎谋皮!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60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