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道气劲出现得太过突然了,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,更没有防备。根本没人看清楚这道气劲究竟是什么,那四个人便已经缓缓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那个太上长老,被洞穿了胸口,这一会儿,胸口处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,心脏都被带出来了,犹如水晶一般支离破碎。他大睁着眼睛,但双眼却已经没有半点神采,已经死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后面被洞穿的那三个人,那个太上长老和七家的成员,属于运气比较好的。虽然也是被气劲洞穿,但受伤的位置并不在致命处,所以两人都还勉强活着,只是受了重伤而已。最惨的是第四个北武禅这边的人,他虽然是最后一个承担这气劲的,气劲的威力已经远不如以前了。但是,他被击中的位置却是心脏的位置,虽然气劲没能洞穿他的身体,但也将他的胸腔打得塌陷下去,心脏崩碎,吐血而亡。

    看着现场这一切,所有人都惊呆了,包括正在对决的那四大绝顶高手,这一会儿都不由自主地朝着气劲飞来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道气劲的威力,竟然比之前大将军赫连铁华踢出去那一道长剑的威力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一击四人,两死两伤。问天下,谁能有如此实力!

    气劲是从山洞口飞出来的,也就是说,是山洞里有人击出了这样一道气劲。只是,山洞里面,还有哪个高手,能有如此逆天的实力?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因为山洞口传来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,明显是有人缓缓走了出来。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,包括四个绝顶高手,他们都想看看,到底是哪个绝世高手!

    终于,随着那脚步声逐渐走出来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,从山洞口缓缓走了出来。她手中握着一把耀着光芒的长弓,这光芒将她周身都照的雪亮,再配上女子绝美的容颜,就如同临世的仙子一般,让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滞了!

    绝代佳人,倾国倾城,好像就是专门为了形容她而存在的词汇啊!

    “皇甫紫玉!”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,很快,所有人的面容也都变了,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正是皇甫紫玉,而她手里的长弓,正是射日弓。刚才那道气劲,正是她射出来的,在最关键的时刻,救了崔玉龙一命!

    “真的是皇甫紫玉!”七家所有人也都是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进了内墓,已经困在里面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进入内墓的人,就算是绝顶高手,也必然要死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她手里的,是不是射日弓?”

    七家众人议论纷纷,所有人的头绪都乱了,这一切让他们根本没法接受。皇甫紫玉进入内墓之后,所有人都断定她死了,事实上,连叶青也没抱什么希望,因为内墓里面的机关,真的很恐怖啊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皇甫紫玉没有死在内墓里面,她现在活着走出来,也完全出乎众人的预料。内墓的大门,足有两尺来厚,纯钢板制成,就算是用**也无法炸开的,只有从外面用钥匙打开,别无出路。内墓四周,全都是巨大岩石堆积而成,最薄的地方,也是几米后的石板,困在里面,除非从外面打开大门,否则根本是不可能走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,皇甫紫玉怎么出来了?里面机关开启,她为什么没死?而且,她为什么还是拿着射日弓出来的?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都是同样的疑惑,不过,其中还是有一些人比较喜悦,比如杀门的人,比如赫连铁华。见到皇甫紫玉活着出来,而且拿着射日弓出来,拥有无敌于天下的威势,他们的心情也跟着振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人心里是嫉妒,甚至是愤恨。尤其是那些七家的成员,他们都想争夺射日弓,为了射日弓,不惜围攻皇甫家的人。而现在,皇甫紫玉拿着射日弓出来了,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皇甫紫玉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周家家主第一个开口,沉声道:“你是七家的成员,一出来,就击杀七家的人,难道你是想反出七家不成?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没有理会他,目光扫过现场所有人,却是在寻找叶青和皇甫紫龙兄妹。但是,没有找到人,这让她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“皇甫侄女,你没事就好!”赫连铁华远远大声道:“你拿了射日弓,就有资格号令七家,掌控洪盟七舵的势力。现在先击退这些外敌,其他的事情,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“赫连铁华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周家家主不忿地道:“皇甫紫玉身为七家的成员,出来不帮助七家的人不说,第一次出手还击杀了七家的成员,这摆明就是想背叛洪盟七舵。你竟然还要让她号令七家,她一介女流,有什么资格号令七家?而且,皇甫家已经叛出了七家,皇甫家的人,根本没资格拿射日弓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对,说得对!”

    “让她交出射日弓!”

    “这是洪盟七舵的东西,是洪盟七舵的人才能拿。皇甫家早就叛出了洪盟七舵,她没资格拿射日弓!”

    七家众人哄叫连连,却都是想逼迫皇甫紫玉交出射日弓。这些人也是心里嫉妒,总觉得可以将皇甫家踩在脚下,所以才会如此出言逼迫皇甫紫玉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纯粹是放屁!”赫连铁华终于怒了,咆哮道:“拿到射日弓,就能号令七家,这是洪盟七舵祖先留下来的规矩。周俊良,你是不是想背叛祖宗规矩?”

    面对赫连铁华的气势,周家家主周俊良也有些惊慌。但是,周家被杀了好几个人,他心里也是怒极,咬牙怒道:“祖宗的规矩,那是给洪盟

    七舵的人定的,不是给外人的。皇甫家已经叛出了洪盟七舵,她还有资格号令七家吗?赫连铁华,照你这么说,如果十二青堂的人拿到射日弓,岂不是也可以号令七家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皇甫家叛出了洪盟七舵?皇甫家始终是我洪盟七舵的成员!”赫连铁华沉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赫连铁华,你一厢情愿,人家可未必这么认为!”周俊良咬紧牙关,沉声道:“皇甫家当年叛出洪盟七舵,早就有了异心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不管他们现在是不是七家的成员,我们都不能让一个有异心的人来号令七家。所以,皇甫紫玉,你必须交出射日弓。否则,今天你休想走出这里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没有看到叶青和皇甫紫龙兄妹,心情本来就很不好了。现在听到周俊良这话,她顿时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想要射日弓?”皇甫紫玉举起手里的射日弓,朝着周俊良递了过去,道:“自己过来拿啊!”

    看了看那还在耀着光芒的射日弓,又看了看皇甫紫玉,周俊良不由咽了口唾沫。他倒是想去拿,但是,皇甫紫玉的气势,让他根本不敢往前半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敢来拿吗?”皇甫紫玉往前走了一步,道:“要不我给你送过去?”

    周俊良咬了咬牙,愤然道:“皇甫紫玉,你别以为,拿了射日弓,就真的能天下无敌了,有本事你把我七家的人全部杀了啊。哼,你们皇甫家背叛七家,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说得很对!”皇甫紫玉突然将射日弓收了回来,猛地拉弓对准周俊良,道:“到了现在,还有什么事,是我做不出来的!”

    被射日弓对准,周俊良只吓得一个趔趄,连忙往旁边躲闪。但是,任凭他如何躲闪,皇甫紫玉的射日弓始终都是对准他,他根本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“皇甫紫玉,你想干什么?”站在旁边的白家家主佯装严肃地道:“周大哥跟你父亲还是旧识,早年也是兄弟相称。你身为晚辈,见到长辈,没有礼貌也就算了,你现在这是想干什么?难道,你准备手弑长辈,大逆不道吗?哼,你现在做的事情,要是你父亲还在活着,你觉得他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皇甫侄女,你千万别冲动!”赫连铁华也在远处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父亲现在已经不在了。你们与他是不是旧识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我皇甫家落难的时候,到底谁帮助过我皇甫家,谁欺辱过我皇甫家!”皇甫紫玉面容冷寒,道:“现在,我皇甫紫玉是皇甫家的家主,那我做什么事,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。周俊良,我要杀你,谁敢拦我!”

    “皇甫紫玉,你……”一个家主还想开口说话,皇甫紫玉突然调转射日弓的方向,直接瞄准了他。这个人后面的话顿时咽回了肚里,一句话也不敢说了。皇甫紫玉现在满脸的杀气,众人毫不怀疑,这个时候谁招惹她的话,她绝对会一箭射过来!

    射日弓一箭之威,刚才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谁都清楚,皇甫紫玉一旦松开手,那将是什么后果。别说这个家主扛不住这一击,恐怕,就连绝顶高手,也不得不避其锋芒了啊!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60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