赫连铁华说的这件事,叶青和皇甫紫玉倒是知道,西杭沈家庄外面的石头阵,便是利用奇门遁法堆积起来的。这石头阵,威力极强,若是不懂奇门遁法,不小心陷进去,纵然是顶级高手,也休想走得出来呢!

    “奇门遁法,便是道门对于天地规则的领悟。而将这些东西融入到武功里面之后,威力自然是倍增了!”赫连铁华道:“道门在这方面的领悟极多,诸如天罡北斗的步法,这奇门遁甲,这些都不简单,融入武功,威力极强。两个绝顶高手对决,若是其中一个更了解这些东西,那必然是占据优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丁连顺和阴仙子,这两个人,应该是没学这些东西吧。”叶青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没学,只是他们学到的太少了,跟这招咫尺天涯比起来,实在相差太远。”赫连铁华道:“这招咫尺天涯,乃是佛门达摩祖师留下来的绝技,岂是寻常?丁连顺和阴仙子,只不过是跟着天师林玄月而已,天师林玄月,跟达摩祖师又怎么能比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叶青恍然大悟,不是丁连顺和阴仙子实力弱,而是达摩祖师实在太强。他留下的这一招,自然不是天师林玄月所能比拟的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对于绝顶高手,也算是有点认识了吧!”赫连铁华道:“现在,我就给你们说说教廷的情况。他们那边,绝顶高手极多,当然,这只是内力达到境界,其实你看到他们出手,这些人基本是没有什么招式的。他们不懂招式,所以,也就把所有时间花费在锻炼速度上面,再加上他们能够改造自己的身体,所以,这些人的实力也是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华夏国的绝顶高手虽然不如他们那么多,但大部分绝顶高手,对天地规则的感悟都很强。单对单打的话,他们肯定不是咱们的对手。可是,他们仗着人多,这打起来就比较麻烦了!”赫连铁华顿了一下,道:“还好,后来射日弓出世,终于改变了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射日弓怎么改变局面的?”叶青奇道:“这不就等于是多了一个绝顶高手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!”赫连铁华摇了摇头,道:“射日弓不需要用实体箭,随时可发,威力非常。射日弓的气箭速度极快,再加上射日弓本身可以感受四周力量的波动,所以,射日弓几乎可以说是这些人的克星。那一次射日弓出现,击杀七大绝顶高手,彻底挽救了华夏国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叶青看了看皇甫紫玉手里的射日弓,心里却有种不妙的感觉。按照赫连铁华这说法,射日弓是教廷那些人的克星,而现在教廷的人竟然又来如此。这么说来,皇甫紫玉岂不是还要出手对付教廷的人了?

    事实上,叶青是想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之后,就再也不管任何事情,带着皇甫紫玉归隐算了。这天下的恩恩怨怨,他看得清清楚楚,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利益而已,他真的不想深陷其中。可是,现在看来,这些事情,他已经越陷越深,无法自拔了!

    “那次的事情之后,教廷的人休养生息了一段时间,再没有进入华夏国了。”赫连铁华道:“不过,教廷的人,也知道了射日弓的威力,我们料想他们肯定会来抢夺射日弓的。所以,为了防备这些人来抢夺射日弓,洪盟七舵的先辈,特意在这里呼蒙市周围的草原上,引进了很多丛林狼,饲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养狼?这能防备教廷的人?”皇甫紫玉奇道,叶青也是满脸的诧异。其实,他刚到这草原上的时候,就对这里的狼群很是奇怪,因为他看得出这些狼是饲养的,而那些教廷的人,也刻意在击杀这些狼呢。

    “教廷的人练功的方法,和南洋降头师有些相似,其中也有一些改造人体的方法。而其中最主要的一批人,他们改造之后的人体,不知道为何,能被狼群发觉,而且还会激发狼群去围攻他们。所以,在呼蒙市外面的草原上养狼,其实也是一种防御措施,专门用来防备教廷这些人的!”赫连铁华顿了一下,道:“没想到,这么长时间,他们都未曾进入过华夏国。这一次,竟然来了。而且,他们还是有备而来,先派人过来剿灭狼群,看样子他们是真的准备拼命抢夺这射日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来了这两个绝顶高手,还敢抢夺射日弓?”皇甫紫玉皱眉,道:“上一次他们进来十三个绝顶高手,不还是饮恨而归。教廷的这些人,难道忘记射日弓的威力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他们是忘不了的,不过,我怀疑,这些人的目的,恐怕不是在射日弓上面这么简单。”赫连铁华道:“他们在射日弓上面吃过大亏,自然知道这射日弓,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。否则的话,他们不会隐忍这么多年,再也不敢进入华夏国了。而这一次进入华夏国,我怀疑,他们还有别的什么阴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赫连铁华看了叶青一眼,道:“对了,教廷那些人,到底拿了一个什么东西过来?”

    听赫连铁华说了教廷的事情,叶青也感觉事情严重,当下再没有隐瞒,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给赫连铁华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地图?”赫连铁华紧皱眉头,叶青说的话,让他感觉这件事更加不简单了。究竟是什么地图,可以让这些人如此拼命呢?为了这地图,甚至用崩断经脉的这种方法来对付叶青,可见教廷的人对这地图有多重视,这地图究竟是什么地图呢?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儿,赫连铁华突然转头问叶青:“那地图画的是什么地方?里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标注吗?”

    那张地图,叶青看了好几遍,大致内容都记在心里。他沉思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那张地图上面,根本没有标注什么地方,也没有特殊的标记。我看,那张地图,画的更好些是一个室内的路线图。或者,只有找到那个密室,那张地图才能起效果。否则的话,找不到密室,就算拿着地图,也没有用的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个内室的路线图?”赫连铁华更是诧异,皱眉道:“只是一个路线图

    ,充满了太多为止的不可能,而引得这些人进入华夏国。可见,这个路线图里面,肯定隐藏了什么天大的秘密,一个足以让他们不畏惧射日弓的秘密!”

    叶青和皇甫紫玉也都皱起了眉头,赫连铁华这分析,让他们心中对这件事也格外重视起来。尽管叶青不想掺合这些事情,但他知道一个很简单的道理。华夏国内部的纷争,不管谁胜谁负,都与他无关。可是,如果让国外的人渗透进来,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。若是让教廷的人击垮了华夏国的武术界,到时候,他们都将被教廷的人所控制,谁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倾巢之下,岂有完卵!

    而且,身为一个退伍的军人,他本身就对这些国外的势力没有什么好感。牵扯到国家的事情,那就没得谈。胆敢犯我华夏者,必诛之!

    赫连铁华的那些手下,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将那片灌木丛全部搜完,却还是找不到叶青藏在这里的那张地图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正常啊。宁千术早就来把地图拿走了,他们要是再能找到,那才奇怪了呢。

    “这张地图我明明就是藏在这里的,该不会是被教廷的人拿走了吧?”叶青面色难看,他为了这地图,差点把命都丢了。现在地图也没了,那他这一趟折腾的是什么啊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好说。”赫连铁华沉默了一下,道:“算了,先不去操心这件事了,以后注意防备教廷一些就可以了。叶青,皇甫侄女,你们先跟我回庄园里面。皇甫侄女,你拿了射日弓,就是七家的共同家主,也是洪盟七舵的右使了!”

    “洪盟右使?”叶青愣了一下,看了看皇甫紫玉,又看了看赫连铁华。

    他以前就听说过,赫连铁华在洪盟七舵的地位虽然高,但也有一个能与他平起平坐的人。赫连铁华是左使,而在洪盟七舵,还有一个神秘的右使,与赫连铁华平起平坐。只不过,这个右使很少出现,所以,很多人都怀疑,右使是不是早已经死了呢。

    现在听赫连铁华这么说,叶青突然惊觉。所谓的洪盟右使,好像不是固定的人啊!

    “拿了射日弓,就是洪盟右使?”皇甫紫玉诧异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赫连铁华点头,道:“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,拿了射日弓的人,就有资格拥有洪盟七舵的掌控权。当然,前提是,你必须是洪盟七舵的人!”

    皇甫紫玉顿时皱起眉头,道:“这么说来,如果我不是洪盟七舵的成员,那我就没资格当洪盟右使,没资格拥有洪盟七舵的掌控权了?哼,我皇甫家,早在二十多年前,就与洪盟七舵没有牵扯了,现在早已不是洪盟七舵的成员了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60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