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现在的内力很强大,经脉的强度却不够,这就是他最大的限制。

    叶青的内力,完全已经达到了五绝的地步。虽然北拳王李长青二十年前就中毒了,但是,北拳王李长青,二十年前就达到了绝顶高手的地步。也就是说,就算李长青这二十年没有中毒,一直在练武,他的内力也不会有丝毫增长的。

    因为,赫连铁华曾经说过,判断绝顶高手的标准,就是看一个人的内力是否达到了巅峰。绝顶绝顶,就是再无其上了,没有能够超越绝顶的了,所以才叫做绝顶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内力到达绝顶的地步,那么,无论他再怎么练,内力始终都只是这么多,永远无法再有寸进了。剩下的,就是对于天地规则的感悟了。

    叶青现在这样的,经脉都不稳,内力还无法达到绝顶,就先不提天地规则的感悟了。他最关键的还是得先把自己的经脉补全,能够彻底动用全身的力量,再说感悟天地规则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当然,叶青也没敢想那么多,他只是想先将自己的实力提起来。这样,下次遇到绝顶高手,就算打不过,也有机会逃得掉,这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找了个单独的房间,叶青盘膝坐下,开始慢慢调节自己的内息。这几天时间,他一直都在忙碌,都没有仔细感受自己体内的内力情况。

    现在微微调节内力,叶青便感觉到全身上下充满着一种澎湃的力量,这才是绝对的实力啊。叶青毫不怀疑,自己随便一掌出去,便能够将完颜王北武禅那样的顶级高手打成重伤了。

    叶青慢慢调动内力在自己的经脉当中流转,逐渐增加内力,来测试自己经脉的承受能力。当他把体内的内力调动了很小一部分的时候,他便开始感觉经脉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。而他再提升力量的时候,经脉疼痛的感觉就逐渐增加。到了最后,疼得他全身都将要痉挛,强大的内力在他经脉当中奔涌,就如同江河一般,几乎快将他的经脉都撑爆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在叶青经脉疼痛欲裂的同时,还有一股温润的力量,在慢慢滋养着叶青的经脉。但凡经脉有破损的地方,这股温润的力量就会过去,修补叶青的经脉。修补的速度也是极快,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感受着体内那温润的力量,叶青一点一点地增加力量,想要增加自己的承受能力。不过,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,随着力量的增加,他右肩处的经脉首先承受不住,竟然被这力量给撑断了。

    经脉断裂的疼痛,那可是钻心的啊。纵然是叶青,这一下也让他身体一个哆嗦,原本还能控制的内力,这一下顿时失去了控制。狂暴的力量在体内奔走,接连崩断他好几处经脉,到最后,叶青几乎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,只能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经脉崩断,就算是个寻常人,也是非常恐怖的。好一点的,以后还能运动,差一点的,那就有可能致命了。就算运气好的,没有死掉,但也会因此而瘫痪。

    不过,叶青的情况不一样。他体内有那药力维持,经脉刚崩断,药力便立刻传遍他全身,开始修补那断裂的经脉。过了没多久,叶青刚才断裂的经脉就修补好了,而他的体力也逐渐开始恢复,慢慢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长舒了一口气,叶青全身都还在疼痛着。刚才那经脉崩断的痛苦,实在让人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这疼痛消除一些,叶青再次运转内力,却惊喜地发觉,自己的经脉竟然变得比以前强大了一些,比以前能够容纳的内力更多了一些,这却是一个进步,比他慢慢锻炼可要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看样子,慢慢锻炼,是远不如这崩断经脉的。经脉在崩断和修补的过程当中,增强的速度最快。当然,这个过程也是最痛苦的,也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叶青还好,他体内有药力,能够支撑他经脉修补。换了其他人,根本没法这么玩。毕竟,经脉崩断,正常情况下都是无法修补的啊。

    所以,这种方法,也只有叶青能用,其他人都用不了。不过,纵然是叶青,他也不敢多用,毕竟这种痛苦,实在是难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休整了一下,等那疼痛全部消失了,叶青才开始再次运转内力。如此往复了三次,天色便黑了下来,已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练完,叶青收拾了一下,走出房间,却发现皇甫紫玉早已经在外面了。桌上摆了一桌子菜,见他出来,皇甫紫玉笑道:“你在房间里一天了,肯定饿了吧,我做了点吃的,你先吃点。”

    看到桌上那些菜,叶青肚子里顿时开始敲鼓了,嘿嘿笑了笑,过去和皇甫紫玉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射日弓怎么样了?”叶青一边吃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皇甫紫玉微微沉默了一下,道:“就是弓体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奇怪了?”叶青奇道。

    “这射日弓的弓体,有个地方好像是之前破损了,而后修补上的。”皇甫紫玉将射日弓递过来,指着上面那一块,道:“喏,就是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叶青仔细看了看,那个地方,的确有隐隐的缝隙在。这让他也有些疑惑,奇道:“这射日弓真的是破损过?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应该是的吧。”皇甫紫玉看着射日弓,道:“我现在就是好奇,究竟是什么东西,能够在射日弓上留下这样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东西,以后见到,你都千万要小心!”叶青沉声说道,不知为何,他隐隐觉得,能够击伤射日弓的东西,对射日弓来说,可是一个很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南岭派的庄园里,那个男装女子带了几十个手下,整齐地站在庄园门口,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<b

    r/>远处,八辆黑色轿车一字排开,径直驶了上来。直到庄园门口,这八辆车方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八辆车过来,男装女子满脸的喜悦,立刻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前面的车门打开,一个青年从车上下来,连忙走到后面,将后面车门打开。车里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,看上去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,但模样狠辣,眼神当中,尽是阴寒的光芒。不说别的,单他这幅模样,已经足以让人不寒而栗了。

    看到男装女子,这男子面上方才有了些许的温柔,他轻笑道:“雯儿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呢?”男装女子根本没有理会他,径直走到车门口,往车里看了看,转头急道:“妈妈呢?她……她没跟你一起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男子面色有些尴尬,低声道:“你妈她那边比较忙,所以……所以这次没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骗子!”男装女子大怒,道:“你给我说妈妈会回来的!你给我说过的!”

    “雯儿,你听我说……”男子想过去解释,男装女子却捂着耳朵转身便往庄园跑去,边跑边喊:“我不听!我不听!我不听!你就是个骗子!你就是个大骗子!我不听!”

    “雯儿!”看着女儿回到庄园里面,男子面色也有些难堪,站在原地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便在此时,三门主带着其他几个门主走了过来,低声道:“你一路辛苦了!”

    三门主如此称呼,那中年男子,岂不正是南岭派的大门主了?他竟然已经到了北吴市了?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门主,大门主面上神色终于恢复正常。他缓缓点了点头,道:“昨天晚上潜进来的那个小贼找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三门主几人大为尴尬,互视一眼,低声道:“还……还没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没找到!”大门主面色一寒,猛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们几个干什么吃的?人家在你的地盘上出现,还跑进这里闹事,你们竟然找不到他。传出去,以后谁还怕咱们南岭派?”

    三门主几人吓了个哆嗦,三门主连忙道:“大哥,您放心,我们这就安排人手过去,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人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大门主冷哼一声,并没有说话,带着一群手下直接进了庄园。

    三门主等人面色尴尬,但还是在后面跟着进了庄园,直接去了庄园里面的大会议室。

    一群门主在这大会议室坐下,大门主脱下外套,露出精悍的身材。他看了看下面众人,沉声道:“名器的事情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三门主立刻回道:“一百零八件名器,全按照大哥您要求的,都已经备齐了。而且,还有一百多件剩余的,跟大哥您要求的有些出入,现在正在交给那批人研究呢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大门主缓缓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下,道:“王胖子到北吴市了?”

    三门主连忙回道:“我们的人已经盯上他了,不过,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。王胖子这个人,软硬不吃的,我们准备盯着他,等他把龙血木拿出来之后再动手。不然,动手过早,我怕会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60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