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做得很好!”大门主满意地点头,道:“王胖子这个人就是这样,抓住他,也拿不到龙血木。不如等他拿出龙血木,那一切就都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得到大门主的称赞,三门主原本紧张的情绪终于舒缓了一些。他看了看大门主,低声道:“大哥,这次过去,事情……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大门主面色顿时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三门主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“不是说,咱们凑齐这一百零八件名器,他们就会放人吗?现在东西凑齐了,他们还不放人,那是什么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群狗贼,你不用指望他们会讲信誉!”大门主愤然道:“我这次过去,跟他们说了这件事。结果他们说,要咱们把龙血木也找到,拿到地图之后,才会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道理?”三门主顿时火了,道:“之前说的好好的,咱们只需要拿到这一百零八件名器就可以了,为什么还要让咱们弄地图?这些人不讲信誉,就算咱们拿了地图,他们难道真的会放人吗?”

    大门主沉默了一会儿,叹气道:“事已至此,先稳住他们再说吧。对了,那些人研究名器,研究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!”三门主撇嘴道:“这些人,已经把十几把名器都弄废了,还是什么成果都没有。我看啊,他们估计也是白搭。咱华夏国老祖宗锻造武器的能力,岂是这些小鬼子随随便便就能研究出来的?真要是让他们研究出来了,那岂不是人手一把名器了,名器还能那么珍贵吗?”

    若是让叶青听到这话,必然会震撼不已。竟然有人想要研究名器的锻造方法,要知道,纵然在整个华夏国,名器也是非常罕见的。随便一把名器,都能卖到几千万上亿,可见名器价值之高。而且,所有的名器,都是古人流传下来的,现代根本没有人锻造过名器,可见名器之珍贵。

    要是让人研究出名器的锻造方法,那还得了。名器能够批量定制,那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有价值了。而且,这种东西要是泛滥了,天下必将混乱啊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折腾吧,小鬼子就是这个德行,觉得咱们华夏国的人不如他们,什么东西他们都能研究明白。哼,几年时间了,一点收获都没有,这些人还不死心。”大门主愤愤回了一句,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对了,他们还在秘密仓库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跟二哥在一起。这些小鬼子也真有耐心,在里面这几年的时间,就出来了两三趟。这种事,换了我,我是受不了啊!”三门主嚷嚷道。

    大门主点了点头,沉思了良久,突然道:“一会儿收拾一下,晚上我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三门主愣了一下,道:“大哥,你要去秘密仓库?”

    “我亲自去找他们谈谈,看看地图拿到之后,人到底能不能放回来!”大门主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我回来的时候,专门找了一个南洋降头师,求了一些毒药。如果这些人想给我耍花样,那我就先控制住这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几个人舒服了!”三门主嘿嘿笑道:“大哥,要不是有所顾忌啊,我早他妈整死这几个王八蛋了。什么狗屁东西,真他娘的,看着都生气!”

    大门主点了点头,突然道:“对了,老三,一会儿你找人去劝一下雯儿,让她不要太伤心了。这孩子,等了这么多年,这次本来说得好好的,能把人带回来呢,结果,哎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知道了。”三门主点头,顿了一下,低声道:“对了大哥,昨天晚上那个人,跟雯儿交过手。雯儿的屠龙匕都被他轻而易举地破解了,这个人的实力,可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“实力不简单又怎么样!”大门主目露凶芒,沉声道:“不管是谁,敢碰我女儿一根头发,我一定亲手杀了他!哼,能破解屠龙匕,那又怎样?只要他不是天下五绝,我都不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见大门主这气势汹汹的样子,三门主识趣地没有再说什么,他很清楚大门主的性格。女儿是他唯一的软肋,如果谁招惹了他女儿,那他绝对会拼命报仇的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,叶青又给猴子等人吃了解药,这才驱车赶到了胖帅王那里。当然,他不是直接去胖帅王藏身的那个院子,而是去了胖帅王那几个同伴居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胖帅王的院子已经被人盯死了,胖帅王肯定不可能从那个院子里走出来。所以,叶青估摸着,他绝对是顺着地洞,爬到那几个人居住的地方,从这个地方离开。这么一来,就算他出来,南岭派的人都还不知情呢,谁能想到,他们已经去偷窃南岭派的秘密仓库了呢。

    赶到这院子外面,叶青他们将车熄火,躲在外面悄悄等待着。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,一个肥硕的黑影从院子里溜了出来,赫然正是胖帅王。

    胖帅王穿了一身黑衣,贼眉鼠眼地四处看了看,确定四周没人,这才悄悄走进了对面的一个巷子。叶青在外面看着,胖帅王在那巷子里面开了一辆卡车出来,然后直接驱车往大萧山的方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青他们悄悄跟在后面,胖帅王也算是机警,不过,他又怎么是叶青的对手呢?叶青可是特种兵出身,跟踪本事非同一般,跟在胖帅王的身后,他根本不知道,一直带着叶青他们赶到了大萧山这边。

    胖帅王将车停在山脚下一个僻静的地方,而后下车,背了一个背包便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不是王胖子吗?”坐在车里的猴子突然惊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他了!”叶青笑了笑,转身直接在猴子的昏睡穴上按了一下,猴子顿时躺下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其他几人吓了一跳,不

    知道叶青这究竟要做什么。叶青也不解释,一人一下,这几个人全都陷入了昏睡当中。

    叶青将车开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藏起来,而后转向皇甫紫玉,笑道:“好了,上山搬名器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抢了这些名器,王胖子肯定恨死你了!”皇甫紫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死胖子,坑我的次数更多呢!”叶青撇了撇嘴,当先走下了车,与皇甫紫玉一起,沿着山路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胖帅王速度远不及叶青和皇甫紫玉,两人跟在后面,一路上山,走到了那悬崖上面。赶到这里,胖帅王那几个朋友早就在这里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怎么才来啊?”看到胖帅王过来,其中一人立刻走过来,道:“我们这边九点多都挖通了,你丫怎么不等天亮再过来呢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南岭派的人盯我盯得那么死,我敢这么早行动吗?”胖帅王摆了摆手,道:“别废话,赶紧下去搬东西是正事!”

    “老九他们都下去了,就等你呢。”那人拎了一捆绳子过来,道:“里面东西很多,全部搬出来的话,估计得个半个小时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胖帅王兴奋地道:“那就被废话了,赶紧弄。车我都备好了,东西拿出来,咱们立刻开车离开这儿。等南岭派的人发觉,咱们估计都已经到公海了呢!”

    叶青和皇甫紫玉远远看着,胖帅王等人挨个下去,最后只留了一个人在上面,估计是在这边接收东西的。

    叶青也懒得下去,反正他要的是名器,这些人把名器搬上来,那他直接拿走,还省事呢。

    胖帅王等人下去没多久,便有一个大黑袋子慢慢运了上来。顶上这人费力地将那袋子抬到一边,然后又开始接手第二个袋子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叶青一喜,与皇甫紫玉一起,悄悄溜到了那个人的背后。

    这个人还在努力地搬着袋子,根本不知道背后有人过来了。叶青随手点在他的昏睡穴上,这人顿时睡倒在地,叶青接过他的位置,一袋一袋地开始将那些名器往上运来。

    “我先往下搬,免得一会儿多了,不好搬。”皇甫紫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叶青点头,这些名器,对胖帅王等人来说不轻,但对于他和皇甫紫玉来说,却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皇甫紫玉拎起两个袋子,一路疾行下山,将这袋子装到了胖帅王开过来的那辆大卡车里。这一次,他们不仅准备将胖帅王他们的名器抢了,还准备把胖帅王的车也顺走呢。

    而在山洞里面忙碌的胖帅王等人,根本不知道顶上究竟是什么情况,还以为是自己的人在那边接收呢。他们卖力地在下面搜集名器,一袋又一袋地往上运,足足运了二十多袋上来,可见下面名器之多。

    皇甫紫玉速度极快,这一会儿的时间,这一会儿的时间,也将大部分的袋子全部送到了山下车上。

    第二十七袋运上来之后,下面胖帅王拉了拉绳子,算是示意这是最后一袋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叶青大喜,这一次,二十七袋名器,每一袋里面都装得满满当当的,这得有多少名器啊。现在的他,拥有的名器,估计比洪盟七舵的存货还要多呢!

    ...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aiwx.com。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9aiwx.com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9aiwx.com/wenxue/1864/1656076.html